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203章 干女儿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方小雅犹犹豫豫的答应了徐靖宇的邀约。本来只是想打个电话通知一下,现在倒好鬼使神猜的答应了见面。

    看看时间才三点半,离自己的节目还有四个小时。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出门打车来到了约好的蓝山语茶咖啡厅。

    蓝山语茶在全市来说,也是数一数二的高雅去处。方小雅一进门,吓坏了门口的迎宾。

    “你,你是方姐?我的妈呀,经理,经理、、、、、、”

    方小雅略一皱眉,看着跑到大厅里的小迎宾,暗自懊恼。方小雅平时也不怎么逛街。衣服都是台里定做的。

    发型什么的都是指定美发美容、化妆师们精心打理的。她上下班也是台里车接车送。还真没想到自己在y市这么有名气。

    因为自己被包围了,身前围了一大圈人。有服务员,有迎宾,还有闲情逸致的客人。

    一个打扮的时尚而新潮的少妇,急急忙忙的从后台小跑了出来。

    “大家让一让,不好意思,让一让。哎呀,真是方姐。快请进,快请进。你的到来简直让小店蓬荜生辉呀。

    方姐这边请,大家都回到座位上去吧。非常感谢大家对蓝山语茶的支持。大家现在的消费全部免单。

    我们一起鼓掌欢迎,我们市电视台芳姐的到来。好了好了谢谢大家,方姐这边请。”

    方小雅进退两难,却又不能不进。她对经理笑了笑,向在场的客人们打了个招呼。随意的说了几句话。

    跟着时尚的少妇,走到了三楼的贵宾包间。

    “哎呀方姐,真没想到你能来。我可崇拜你了,你知道吗?方姐您坐,喝点什么,我和你说呀,我这里有最好的咖啡、、、、、、

    方小雅一个头有两个大,她实在没办法拒绝时尚少妇对她的热情。找了个机会来到了洗手间,赶紧给徐靖宇拨了个电话。

    把情况说了一下,徐靖宇说一会让司机来接她,换个地方。方小雅这才放下心,回到包厢后又陪时尚经理说了会话。

    两人合了个影,经理又赠送了一张贵宾卡。才看见有服务员走了过来。

    “经理,外面有个人说,是电视台的司机。来接方姐上节目,看样子很急。”

    方小雅赶紧站起来,和时尚少妇道了声谢。

    “哎呀!妹子,有空长来呀!我就喜欢和你这样有文化有素质的人交往。我一个人也没几个朋友,自己支持个小店不容易呀。”

    方小雅顿了一下身形,一个人?开这么大的店,还真不容易。她和时尚少妇握了握手,刚转身要走。

    “妹子,你相信姐,从后门走吧。我让你司机过去等你,姐知道了。你今天来不是喝咖啡的,你是有事。

    我看出来了,都怪姐对这些服务员,没好好教育,弄得大惊小怪的。姐对不起你,我看来也没什么福份再见到你了。

    你这一走,就不会再来了。你心里想的,姐看出来了。你要是相信姐,你在这等着。我让你司机把人从后门给你领上来。

    你放心,三楼我不让他们上来一个人。这整个楼层今天都归你。姐就想和你交往一下,你和我交往的熟了,你就了解我了。”

    话说到这个地步,方小雅真的无法拒绝。拒绝只能说自己有事借故走人,但是这不是方小雅的个性。

    方小雅本就是个张扬、活力四射的美女,她小皮鞋一跺。

    “好的,玲玲姐。你去告诉司机吧,我就赌一把,反正又没什么事。我决定了,不走了。”

    方小雅做梦都不会想到,自己一个任性地决定。直接让她步出了七点半,专栏的主持宝座。

    一会的功夫徐靖宇,匆匆忙忙的走了上来。在经理玲玲的亲自带领下,来到了这个典雅的小桥流水的房间。

    “方小雅看到徐靖宇站起身来,请坐徐叔叔。徐靖宇也不说话,在方小雅对面坐好。玲玲倒是精明,赶紧关好门离开了。”

    “对不起方小姐,都是我的错。我没想到会给你带来这么多的麻烦,是我考虑不周。”

    “徐局长,也没什么。我就怕被有心人发现我们在一起,那就麻烦了。我的职责是揭漏社会丑恶现象。

    是表扬社会上的新风尚,对好人好事大力宣传。如果别有用心的人,发现了我们在一起,那就坏了。

    你知道吗?我没能劝服得了董斌,那是一头狼。不但是一头色狼,对我打主意,还幻想着靠,揭漏你们物资局一举成名。

    徐局长,你要小心了。依我看他现在已经写好稿子了,绝对不会轻易地罢手。他亲口告诉过我。

    他不怕你,他市里面有人。要不也不会年纪轻轻的就是正科。好了徐局长就这样吧,我先走了,你等会再走行吗?”

    徐靖宇紧皱着眉头,看了看漂亮的方小雅。长叹一声,叹息声悠远而浑厚。方小雅突然明白了。

    他明白了自己为什么,对徐靖宇有了一丝好感。这声长叹好熟悉,好熟悉好熟悉。这是父亲的叹息。

    那年方小雅刚刚18岁,还在上大学。可是接到了母亲的电话,方小雅连夜坐火车从省城回来了。

    父亲查出了是胃癌晚期,只剩下最后几天了。一直都瞒着方小雅,方小雅抱着自己的爸爸大声的哭泣。

    爸爸愁绪万丈,一个明知道要死,并且活不了一个星期的男人。就那么无力的躺在床上叹息。

    他放不下,真得放不下。自己看病花了不少钱,虽然没有外债。但是积蓄已经不多了,看着床前的女儿。

    他哪能安心的撒手,女儿学业未成。一年的学费需要自己大半的工资。这娇娘俩以后怎么过呀,方小雅的父亲只能叹息。

    他现在什么也干不了,只能躺在床上等死。方小雅千想不到,万想不到。自己陪了父亲仅仅三天。

    连连听了三天的叹息,父亲一撒手走了。这成了方小雅心中永远的痛,这个快乐的女孩,在以后的一年里都没有笑过。

    徐靖宇疑惑的看着泪流满面的方小雅。心里格外的不解,这怎么回事呀。好好地你哭什么,这孩子,心还真软。

    知道我是被人陷害,被人诬陷,就难过成这个样子。好孩子呀,好孩子。现在的好孩子真不多了,不多了。

    徐靖宇愤怒了,什么魑魅魍魉自己还真不怕。

    “小雅,不哭了。哭什么,来坐会。外面风大,擦擦脸,你哭什么呀。不用担心我,你徐叔叔还不怕。”

    方小雅被徐靖宇一劝,更加伤心,这孩子太苦了。父亲走了不到两个月,自己的母亲不堪痛苦喝了药了。

    留下一封长长的信,还有这三室一厅的老宅,撒手西去了。还好剩了五万多块的现金,够了方小雅大学后续的费用。

    后来方小雅才知道,那五万块里,有一万多是自己的妈妈,在黑市卖血换来的。本来不想上学了的方小雅。

    拿着邻居阿姨给的卖血单据失声痛哭。在阿姨的百般劝说下,才又走进了学校。妈妈为了自己把身上的血都抽干了。

    就是死也死在了海边,拿着药坐在沙滩上睡着了。她要留一个干净的家,好给女儿栖身。

    徐靖宇听了方小雅凄苦的身世,老泪纵横。一把抱住了方小雅,刚想长叹一声。生生的压抑住了。

    “孩子,不怕。有徐叔叔,不,叫爸爸。以后我就当你的爸爸,你跟我回家。认下你干妈。

    孩子,你放心,谁也打不垮我。我身后有赵书记帮忙,我明着告诉你。我明年就要提副厅了,清者自清。

    水只是在摸鱼的时候发浑,不摸鱼的时候那就是清澈见底的。走,我们回家。你跟我去见你干妈。”

    徐靖宇给方小雅擦了擦眼泪,拉着方小雅就往外走。两个人都疏忽了,就这么直直的走出了大门。

    出了大门才意识到车停在了后门,徐靖宇豪兴万丈,一时意气风发。不管不顾的拉着方小雅又走到了后门。

    两个人乘车直接到了徐靖宇的家,老伴一听也是泪水纷纷。更加欣喜这孩子是自己市,电视台的美女主持人。

    拉着闺女的手就不松了,一个劲的夸好。方小雅也看出了徐靖宇夫妇的真诚,真拜做了干爹干妈。

    其实徐靖宇还有一儿一女,儿子一直在部队当兵。女儿嫁给了本市开发区一位老友的儿子,日子过的很不错。

    三个人唏嘘了一阵,已经是五点多了。徐靖宇的老伴,想起了方小雅一会还要上节目,赶紧动身去做饭。

    徐靖宇也没劝,按自己的意思是出去好好吃一顿。把自己的女儿叫回来陪陪小雅,但是现在风头正盛,也就放下了这个打算。

    方小雅看着愁眉不展的徐靖宇。

    “干爹,我和我们台长不错。要不你和我一起去台里,我帮你求求我们台长。你看行吗?我相信台长和报社打声招呼就行。”

    徐靖宇一下午都在琢磨美女记者,都在琢磨自己认识个记者。一听方小雅说出‘报社’两个字恍然大悟。

    “你等等,你等等。这是大事,怎么能轻易求别人。我还在想,实在不行我晚上就去找赵书记,现在我想起来了。

    我想起来了,这个女孩要是肯帮我。他比赵书记都厉害,谁也不敢胡乱刊登什么虚假报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