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204章 夜是如此沉寂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董斌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稿子没能等到明天。就是现在,就是在现在,董斌手里拿着一份y市晚报兴奋、而又气愤地看着。

    晚报是市大众报社,近几年才上的一份报纸。当然归147市大众报社管理,但是也不能夺我的稿子呀。

    原来董斌把稿件交给排版责编以后,就离开了报社。日报社的总编王强,今天中午喝多了,有些难受。

    他睡了一会感觉口干的厉害,从小休息室出来喝了点水。

    揉了揉晕乎乎的脑袋,不知不觉溜达到了编辑室。他在编辑胡丽丽的身后站了好久了。

    刚想离开,胡丽丽随手拿过几份稿件。那巨大的标题,三个醒目的感叹号,把王强震的一愣一愣的。

    y市油荒的真相报道——我们的权钱干部。

    局长死亡的真相——物资局联合黑市不发油耗子坑蒙百姓,分赃不均的下场。

    魑魅魍魉——著名美女节目支持人与局长大人的钱色交易。

    王强的眼色发亮,一把夺过胡丽丽手中的稿件。华丽丽娇声惊呼,故意扑倒在王强的怀中。

    “王总编,您什么时候来的。您吓坏我了,呜啊!你好坏呀。”

    王强看着一个劲,拍着自己胸的胡丽丽。吞了吞口水,不耐烦的说。

    “你知道吗,现在整个s省都盯着我们y市。知道为什么吗?这个稿子为什么不直接送给我。

    快不用审核了,马上安排上晚报。把没用的全撤下来。快,你亲自去。这是什么?哈哈哈,这就是价值,是一个神话。”

    王强哪有心思顾及胡丽丽卖骚,这可是独家报道。是揭开真相的最有力的武器。王强抓住胡丽丽的小手,一片拍着,一边顺势摸着。

    “小胡呀,这事办的好呀。”

    胡丽丽故意扭捏的说。

    “总编大人,我还想改一下呢。你看都有错别字,改一下吗。”

    “不用了,这样已经很好了。谁能没有疏漏,有堵才有通,有疏才有漏吗。丽丽呀,快去,回来直接到我办公室和我说一下啊!”

    胡丽丽‘哼’了一声,颤音十足。把王强差一点没颤晕了,急忙抽身回了自己的总编室。

    胡丽丽看着离开的王强,兴奋不已。这功劳可是算到了自己的头上,涮涮的在董斌的名字后加上自己的名字。

    注上——胡丽丽(编辑)。

    此时的方小雅已经来到了电视台,她所有的兴奋与欣慰一闪而过。被台长叫到了办公室,一边接受着询问,一边被痛苦地摧残着。

    “这上面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解释一下。你以为你干的那些事,我不清楚?我还真看走眼了,你还真是个烂货,我干死你。”

    “呜呜呜,我、我、我没有,我没有。你相信我,喔!不要呀,我真的没有,台台长,马上要上节目了。喔!不、不要喔。”

    五十多岁的老台长,一边抓着方小雅的肩膀使劲的耸动着,一边淫笑的说。

    “小雅呀,不是我不帮你。既然我叫你来,就是我有证据。你放心,节目会有你的。你先休息一段时间吧。

    要不,要不我没法交代呀。你和我说说,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和那个徐靖宇是什么关系?难道他敢动我的菜?”

    方小雅一愣,什么?你个老东西,竟然不让我上节目。但是方小雅在台长的身下,依然扭动着身子配合着。

    “你说什么?我告诉你,你给我听好了。我方小雅还没有那么垃圾,人尽可夫。你是明白我的,台长!

    难道你真的会放弃我?我和徐靖宇有关系,和他老婆也有关系。那是我的亲爹亲妈?

    你不要侮辱我,难道我会和自己的亲爹搞乱论?我在你眼里就这么不值钱,好,你起来。我走,我让你永远都后悔。”

    台长笑了笑,咬着牙快速的耸动了两下。然后像个死猪似得趴在方小雅的身上。他还真喜欢这个女孩。

    怎么说方小雅是自己手中最听话的,也是最配合自己的。说实话他不舍得方小雅,但是现在正是风口浪尖。

    方小雅卷进去了,正在浪里滚着身子。他很无奈,没有选择。只能先停职等候调查,这件事很严重,太严重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无冕之王的断章取义。使群情激奋,人人骂而后醒。晚饭后的市民们,像夏天一样聚成了堆。

    这在数九寒天的y市是让人震惊的,让人不可理解的。y市的冬季是寒冷的,寒冷到你前面撒泡尿,往前走两步。

    再回头一看——结冰了。

    这么多人都聚集在外面,还不是一处。每个居民小区都有,都是这种情况。人民拿着报纸在骂,在宣泄。

    赵誉刚看着醒目的标题,看着图文并茂的y市晚报。眉头紧皱,一巴掌拍翻了桌子上的水杯。

    笔筒、书籍、文件散落一地。

    “徐靖宇,你是干什么吃的。啊!这是怎么回事,你就是这么解决的。你给我过来,马上。”

    打完电话的赵誉刚,焦急的在办公室踱着脚步。而此时作为原市委副书记,现任市宗教局副局长的吕忠静,

    内心狂喜而又担忧着,他兴奋。他不能不兴奋,作为曾经的市委副书记。有可能升为一把手的他,是悲哀的。

    但同时他又是担心的,他已经低调的不能再低调了。自己都被安排到宗教局,还是个副局长。

    吕忠静死的心都有了,但是他扛过来了。现在的吕忠静除了写书,再就是和山里的老道士下下棋,钓钓鱼。

    他谢绝一切拜访,宗教局自己根本就没去报过到。但是工资还是每个月都打在自己卡里的。

    这是必须的,福利待遇还是有的。他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是赵誉刚的对手,因为赵誉刚有一个神奇百变的秘书。

    那个秘书的名字叫——王浩

    他不想惹事,他收了心。并不代表他没有仇恨,没有妒忌。这人只要还有仇恨,只要还会妒忌。

    那就是可怕而不可饶恕的。仇恨使人丧失理智,妒忌使人中烧。吕忠静由隐居的世界里,悟出了很多做人的道理。

    加上还有不少被打压,被处罚过的人,时常来探望自己。吕忠静的心又活了,因为他又找到了方向。

    他的书大卖,大火。他的名气与日剧增,找他的人就越来越多。其中就有赵连江的侄子赵鹤亭。

    我们前书都知道赵鹤亭,是个什么样的人。赵鹤亭一直都认为自己叔叔的被抓,是王浩鼓动赵誉刚的结果。

    加上自己和王浩是y市同期录取的公务员。王浩已经坐到了市委副秘书长,而自己只是个监察室的小副科长。

    他经常去监狱探望自己的叔叔,在百般的要求下,求得了叔叔后台大佬的情况。可是自己势单力薄,想要推到王浩与赵誉刚,比登天还要难啊。

    这时他想到了吕忠静,想到了这个原来的市宣传部的部长,想到了这个做了几个月的市委副书记。

    刚见到吕忠静时赵鹤亭吓了一跳,半长的胡须,衰老的脸。吕忠静在明白了赵鹤亭的来意后哈哈大笑。

    无知小儿,螳臂挡车自不量力。这就是吕忠静给赵鹤亭下的结论。赵鹤亭知道,吕忠静没有死心。

    这个人双眼中精光四射,眼神深邃而奸诈。赵鹤亭本就是奸诈之徒,又怎么看不出吕忠静的担心。

    赵鹤亭离开后哈哈大笑,感觉吕忠静完全可以利用。只是自己还没有拿出,让吕忠静感到有力量的东西罢了。

    我们不能不说,吃一堑长一智。吃亏多了的赵鹤亭,变得越发聪明与低调。他在监察局学会了奉承与忍耐。

    他经常告诉自己,勾践尚且卧薪藏胆,难道我还不如个腐朽古人?赵鹤亭的低调博取了很多人的认同。

    其中就包括默默的注视着他的,赵连江后的大佬。这位大佬还没有死心,一直都在注视着y市的风风雨雨。

    他就是任家的任海涛,一位自己的亲兄弟和侄子,都被王浩送进了监狱的任家长子。一位自己也差点被王浩抓起来的原s省,省经贸委员会主任。

    任海涛虽然现在不在,政府部门担任任何职务。但他毕竟是任家的老大,也是任家实际上的继承人。

    任家世代为宦,门徒弟子遍及天下。任海涛无官反而更能很好的理顺,与掌握好门徒们的动态。

    当然任老爷子不会让,任海涛就这么等下去的。他在等一个机会,也在等合适的位置。

    赵鹤亭隐藏了小半年,终于和任海涛联系上了。两人同仇敌忾,一拍即合。但是任海涛还是对赵鹤亭不放心。

    说实话,赵鹤亭太年轻。仅仅二十四岁,他不太看好赵鹤亭。时间一长赵鹤亭多少琢磨出了一点意思。

    原来你任海涛不相信我,轻视我,认为我年轻。既然这样,我就给你找个年纪大的。于是他为任海涛介绍了吕忠静。

    对于吕忠静任海涛更加不屑,一个只干了几个月的市委副书记。一个完全没脑子,没主见的蠢驴、一个蒋家的弃徒。

    但是实在无奈之下,他接受了赵鹤亭的安排,还是与吕忠静见面了。因为他想从吕忠静嘴里了解一下,侧面认识一下王浩。

    他的了解让他坚定了自己的信心,开始实施自己的计划。于是他开始等待一切可以利用的机会,等待所有的契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