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217章 Z石油成立(8)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宴会厅不大,也就一百来平米。是annie的私人小聚会厅。不过装饰很讲究,靠东的一侧摆放着一张长形餐桌。

    annie赶紧招呼长老上座,几个人随后次第做好。侍者赶紧端上了精美丰盛的菜肴。

    要说真正的y国料理是非常讲究的。是西餐中最知名的菜系。讲究凭借对材料的认知及灵活运用。

    创造出许多脍炙人口的佳肴美食,这就是y国菜引以自豪的地方。 y国菜精益求精

    将以往的古典菜肴推向新菜烹调法,并相互借鉴运用,调制的方式讲究风味、天然性、技巧性、装饰和颜色的配合。

    y国菜在材料的选用较偏好牛肉、羊肉、家禽、海鲜、蔬菜、口螺、松露、鹅肝及鱼籽酱。

    而在配料方面采用大量的酒、牛油、鲜奶油及各式香料。y国是世界上盛产葡萄酒、香槟和白兰地的国家之一。

    y国人对于酒在餐饮上的搭配使用非常讲究。如在饭前应饮用较淡的开胃酒,食用沙拉、汤及海鲜时,饮用白葡萄酒。

    食用肉类时饮用红酒,而在饭后饮用少许白兰地或甜酒等。据说y国人动脉硬化和心血管病的患病率在欧洲国家中最低,就归功于葡萄酒。

    所以这次宴会的主流还是品酒为主,这也是王浩与自己的妈妈精心策划的。

    几个讲究吃喝的y国大佬们,看着这一桌子的丰盛酒宴,赞叹不绝。戴高帽最先发话,连声称好。

    “annie,你是越来也讲究美食了。让我这个天天粗茶淡饭的人都不敢动手了呀。哈哈哈,哈哈哈,长老,来呀,尝尝。”

    长老也不说话,叉了一小块切好的羊排,细细的咀嚼着。慢慢的回味着,突然一声大叫。

    站起身来,走到王浩身前。一把拍在王浩肩头,深思了半天又没说话。吓得一屋子大佬们胆颤心惊,纷纷侧目。

    王浩纹丝未动,依然安坐如山。annie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一看自己孩子的表情,也就不以为然。

    戴高帽可是吓坏了,长老未必知道王浩的真实身份。这难道是刚才在大厅中,王浩出言不羁冲撞了长老?

    他老人家现在反应了过来,想找后账?亨瑞焦急的注视长老,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说话。

    按理说自己是没有话语权的,长老的权威是不容涉渎的。但是亨瑞依然站了起来,紧接着是路易公爵与戴高帽。

    站起来不代表什么,可以理解为帮长老。也可以理解为准备劝阻。但是annie与王浩心里是清楚的,这些人是要帮自己。

    长老的感觉却不是这样的,长老还以为这些人要起来帮自己打王浩。心里颇为欣慰,哎!看来我的威信还是相当高的吗。

    长老其实现在通身舒泰,自己多年的腰身不舒爽也变得轻快多了。刚才起身的一刻,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

    拍王浩的这一掌相当的劲爆,很是辢爽。他很疑惑,已经疑惑了十多分钟了。怎么会这样,难道仅仅一杯葡萄酒。

    就把我变成了这个摸样?长老感觉自己小腹处开始有一团火热般的感觉。这种感觉慢慢的向自己周身放射。

    最后连脚底手心都感受到竟然略微的出汗了。他不相信的拿开拍在王浩肩头的手,对站起来的几人挥了挥手。

    “都坐下,坐下。”

    然后把自己的一双手,反过来复过去的看了个够。长老不是个傻瓜,他马上明白了。是王浩在酒里放了什么东西。

    明白过来了的长老,兴奋地看了看这个稳坐如山的小子。

    “王浩先生,你先起来。跟我来,你们先吃,我向我们的伟大荣誉市民征询点问题,马上回来。哈哈哈哈,马上。”

    王浩也不矫情,跟着长老走向了旁边的小屋。他真诚地看着迷惑的长老开口说。

    “长老阁下,我对不起您。没有经过您的允许,我在您的酒里放了点东西,但是您放心,这只会对您的身体有好处。

    绝对不会有不好的东西在里面,不会有什么副作用。我刚才看到你的脸色不太好,我冒昧的说一声,您的老年斑太多了。

    所以,所以。长老阁下,您过来看看。”

    长老早就激动不已,自己的猜测得到了证实。真的是这小子给自己吃了什么东西了。

    随着王浩走到前面的正装境一看,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自己面色红晕,精神焕发,本来鲜明的褐色老人斑。

    早已有些黯然,小的竟然隐隐不见了。不仔细看,一时还真看不出来。长老激动地抓住王浩的胳膊。

    感觉自己的手劲又加大了不少,隐隐有自己中年时的风采。他又是一愣,略一沉思。

    “王浩先生,不,王浩,不,我的子侄。对,我的孙侄,你快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这难道是你们z国,古老传说中的仙丹妙药?”

    哈哈哈,哈哈哈哈。

    “爷爷,您说错了。不过也差不了多少,怎么说呢,你也别把它当做仙丹妙药。这是我的家乡里。

    一位隐居多年的老中医留给我的。这东西不好寻觅呀,千金难求,万金不卖呀。你放心,我没别的意思。

    好吧,就这么多了,全给你了。”

    王浩看着长老拿as着,自己给他的巴掌大的白玉小药瓶心疼不已。这是一整只尖角兽的剖干粉呀。

    除了自己留下了一半,剩下的分成了三份。给了路易公爵一份,给了自己妈妈一份。这份可是便宜了这个老家伙。

    我怎么就这么大方呢,哎!这个老东西,你拿的可是三分之一的量呀。长老看了又看,甚至打开小药瓶塞闻了闻。

    除了一股稍微的香味什么也没有,灰不拉几的药面。但是对于他的药效,长老丝毫不加怀疑。

    “就是这个东西?会这么神奇?说实话,我怎么感觉稍微有点,那什么,就是你们叫做龙抬头的感觉?

    这难道是?是夫妻之间的药品?”

    王浩哈哈大笑,对长老讲了个故事。但凡大补之物都是对xg方面有所刺激的。很早以前帝王们到处寻觅的仙丹良药。

    多是方士们在夫妻药的基础上加以研究而成的。

    “爷爷,你可不能多用呀,一次仅仅这么三分之一瓶盖。我敢保您能多活五十年。”

    “什么?你说什么?”

    七十多岁的长老不相信的再次抓住王浩的胳膊。摇晃了数下,突然把药瓶装入自己的内衣兜,严厉的说。

    “说吧,你是干什么的,你这个高明的间谍。你是不是想获取我们y国s66的最新科研数据?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