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225章 风光凯旋(3)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她就是那个徐沫沫?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索马利呀,你让我怎么救?我有什么办法?哥哥,为什么,为什么这个世界如此不堪。”

    王浩紧紧地抱住许薇,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都是兄弟姐妹,都是z国人。和自己的弟弟妹妹打架转头就好,但是被外国人欺负,那就要操他们祖宗!”

    ‘噗通、噗通’

    在一旁站了许久的两名空乘小姐,终于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这就是前段时间公司里传的沸沸扬扬的徐沫沫事件!

    这个人就是大名鼎鼎的王浩,就是那个民族引资英雄?就是电视上报纸上天天播报宣传的人物?

    好有型呀!好有个性呀!好真挚的心,好感人的话语!两个人双双跪地,直愣愣的哀求着。

    “我们都是z国人,我们都是姐妹。我们替徐沫沫求您了?您是大人物,您帮忙想想办法吧,即使不成,也是没办法了。”

    王浩咬牙答应了,问清楚了那名z国后裔的联系方式,与许薇一起哀叹的走回了商务舱。

    “哥哥,能救得了吗?那里可是海盗的老巢呀。我道是听爸爸说,我们的军舰在那里护航,我们是否?”

    王浩摇了摇头,为了徐沫沫,动用祖国的军舰。王浩不想那么做,索马里——海盗。靠近中东地区,可以说是那里吧。

    “薇儿,来你先休息一会,不要想了。一会就要到了,薇儿你都买了些什么东西呀?给姚爷爷买了吗?”

    许薇微啧的撇了撇嘴,嘴角微翘、完美的弧线恰是一弯小小的月牙儿,让王浩一时心动不已。

    可惜机舱内人有些多,一时被徐沫沫血书求救的情绪使然,王浩放弃了想一吻下去的冲动。

    两个人不再说话,都微眯着眼睛假憩着。王浩五味杂陈,心里感到一阵阵的不舒服。

    遂转头看向机舱外,再有几个小时就到 bj市了,应该正好将近中午时分。新一轮的太阳正冉冉的升起。

    外面是多层次的云海,仿若仙境一般。王浩赶紧摇晃了一下许薇。

    “薇儿,快看。”

    “哇!凌霄宝殿~!”

    飞机好像在云层上低低的飞行,由于向东飞,迎向初升的太阳。太阳只有一个弹力球那么大,像极了一个耀眼的火红玉珠。

    玉珠燃着徐徐的光彩,跳动着亮丽的光芒。慢慢的、慢慢的脱离云海,渐渐地变成一个小玉碟,而后成为玉盘、、、、、、

    “哥哥,好美呀!我们会变成神仙的。哇!太震惊了!你看看,我们在云上飞啊,如果能出去走走,在上面散散步该多好呀。”

    “神经病,土老帽,没坐过飞机吗?瞎叫唤什么?一看就是个小市民!真搞不懂,这商务舱现在竟然和普通舱没什么区别。”

    前方座位上一位美女,一头拉得直直的披肩长发。身着一身小貂皮夹克,带着一副墨色的名牌眼睛的性感红唇,明星范十足的出言讥讽着。

    她转头瞟了一眼依靠在王浩怀里的许薇。轻甩秀发,又是一句。

    “钓凯子,都钓到飞机上了。真没素质,也不怕有伤风化。”

    我靠,王浩邪火乱窜。轻轻拍了拍许薇的后背,把许薇紧紧地抱了抱。

    “你要是旅途寂寞,那后面座位上有的是男人。你可不能羡慕妒忌恨呀美眉,看人家长得比你漂亮你就起了妒忌心。

    这样很不好,嘴上又不积德,我真替你担心。小美眉以后说话可不要太随意呀!”

    这貂皮小妞也不知道犯了哪门子邪性,真是看王浩与许薇不顺眼了。

    “不会说话闭上你的嘴,你也配和我说话,你知道我是谁吗?真不是个东西。”

    王浩哈哈大笑,这真是莫名其妙。

    “哎!现在东西也会大放厥词!还放的这么臭,真不知道航空公司是怎么搞的。天天飞f国,竟引进些不成东西的东西进来。”

    王浩看得明白,这个貂皮小妞也就是个二三流的小演员。甚至三流以下,说白了,二流以上的没这素质。

    要不就是个妒忌心极强的自认为属于小资的女性。现在的这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本来出身不怎么高贵。

    在外面小有了一点成就,就感觉自己超人一等。好像脱离了低级趣味,脱离了人民群众。

    殊不知越是这样越可怕,你一个刚出道的小演员。你脱离了群众的支持你还有什么?

    不要忘记了你是被谁捧起来的,是谁在一个劲的支持着你。再就是小有成就的一部分人,人生突变的太快。

    就像一夜之间中了彩票,马上成为了富有阶层。可惜的是根本没有时间,没有足够的底蕴让自己吸收与容纳。

    所以变得目中无人,狂妄自大。话也不会说了,甚至路都不会走了。更有甚147者中了五百万,卖了两辆高级轿车。

    和自己老婆一打架,开着自己的奔驰撞老婆的宝马。呜呼哀哉!转回头一看彩票钱不够修车的,婚也离了,车也卖了,重又回到次时代。

    “莉莉!不要和这种没有文化的人吵架。你会降了身份的,你现在是名人,凡事有干爹呢。”

    一个四十多岁,手里掐着棒槌般大号雪茄的光头男子,慢悠悠的转头看向王浩。

    脸色轻蔑嘲讽的带着一抹横肉,这么大岁数了,好不好的王浩才看清。那脑袋是故意刮光的,只在前额稍微留了撮寸许黑毛。

    “你也配和我的莉莉说话,你信不信老子把你从窗户丢下去。真是没修养,现在z国的小青年就是欠修理。”

    王浩直接摇了摇头,很随意的看着光头一撮毛。

    “我不信,懒得理你,你给我滚一边去。”

    王浩有些烦,他生气了。本来心情不是太好,自己还真怪了,每次走到哪里都会碰到点事。

    记得前天乌拉大活佛的弟子亲善,亲自赶到了y国。宝相的拿出乌拉活佛火化后的舍利三颗。

    “annie女居士,师傅老人家有言在先。这个最大的舍利要您随身携带,为期最少十年。

    王浩小友,这两颗师傅吩咐要你身不离舍利,舍利不离身。要一生都要戴在身上。我现在为你们做个小手术,请不要介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