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231章 风光凯旋(9)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那位前几天在市委广场上,早已见识到了y市人民请愿时,让他遇到也令他震惊的风采书记赵誉刚的粗布中年人。

    被锣鼓喧天的场面惊动了,急忙吩咐司机开车紧随其后。当停车下来后与自己的司机也呆了,从事了这么多年的新闻行业。

    他见过不少感人的画面,但是今天这种场面,他没见过,千年不遇,闻所未闻。起先他非常生气。

    好大的阵势呀,好奢侈的迎娶呀。又是哪位干部这么有势力?竟然不顾上级一再要求的节俭与公车私用的命令。

    娶个媳妇结个婚这么大的排场,好吗,赵誉刚这个市委书记不错嘛,没想到下面的干部却阳奉阴违。

    他拿着数码相机拍了个仔细,心里想的是,我怎么也要把当事人全给拍下来。我让你们奢侈,我好好给你们曝曝光。

    当看到自己的同行,y市电视台的现场采访车也赶到了的时间。他生气了,助纣为虐呀。

    现在有钱的大户人家,早就流行结婚时请电视台的人。来现场亲自给拍摄精美的婚礼录像。

    不光录像,连化妆,主持人也一并征用了。有钱吗,什么事办不了,什么人我请不到,我就是不想往大了讲究。

    认真点我把那叫欢欢、华华的国际大牌请几个回来。给我在门口摆个舞台唱大戏,唱他三天三夜,爷也乐呵乐呵。

    说实话,这位粗布中年人很生气。他让自己的司机找好位置,一定要选好角度。他要精确再精确,他准备直接把自己拍下来的东西,通过网络传回电视台。

    他电话都打了,要求晚七点半后取消那个《聚焦访谈》准备好的节目,一切都延后,给我狠狠的评击一下这种大办婚宴、盲目跟风、严重铺张浪费得现象。

    他把数码相机连在了自己的笔记本上,一边拍摄,一边通过无线传输发回了台里的制作室。

    现实中,这位粗布中年人,一边拍摄,一边抹着眼泪。他在前面小心的拍着,司机端着笔记本,更加小心的紧随着他的身形慢慢地移动着。

    液晶屏幕里万人潮动,五彩的锦旗迎风招展。市民的脸上洋溢着只有重大节日或是见到自己多年不遇的亲人老友时才会有的激动与欢笑。

    在人群的中央,在这高速的出口,三顶巨大的杏黄色万民伞被高高的撑起。伞下是泪落前襟的赵誉刚、牛建晨还有王浩。

    市民们喊声如潮,振臂高呼!锣鼓军乐再次响起,竟然是《运动员进行曲》,粗布中年人仿佛看到了一副精彩绝伦的画面。

    画面上双鬓微白的赵书记、牛建晨与神采奕奕的王浩,正聚精会神的观看着y市的新格局。

    他们眼前是一幅巨大的《y市新规划图》;他们面前是刚刚破土他们亲手奠基的合资企业施工现场;他们面前是崭新的大楼,崭新的市政工程,崭新的y市。

    “丁台长,台、台长,台里电话。”

    “嗷,好、好的。”

    粗布中年人拉回了自己长长的思绪,顺手拿起司机递过来的手机。

    “你好,我是!嗯,上今晚新闻联播,对,马上进行剪辑。另外今晚的《聚焦访谈》也要上,对,马上换下来,我这还有资料,我马上给你们发过去。

    什么?还请示?我说话不算吗?不用请示了,直接上,我用我的生命与我一生的名誉作保,这是我的亲身经历,并得到证实的。

    我以一位共产党员的身份向台里承诺,我事先做过调查,并详细的核证过。我还给s省的钱书记打过电话,我说你这个政治部主任很认真吗。

    好的,就这样。一切等我回台里再说,今晚必须播出。”

    放下电话的z国中央电视台新闻政治部审核主任还是不敢做主。他想了一会亲自开车来到了国家新闻总署。

    国家新闻总署的最高负责任人薛岑,站在自己的办公桌前仔细的看着电脑中的画面。

    长嘘一口气,飞快的拿起桌子上的红色保密电话。

    “首长好,我是薛岑。事情是这样的,请首长指示。是!是!是!我马上安排,亲自安排,请首长放心,好的!首长再见!”

    薛岑放下电话,擦了一把脑门上的汗。看着严肃拘谨的站立在自己面前的央台的政治部主任。

    “小马呀,这事很好,很好呀!你们丁台长要求怎么做就怎么做,老丁可是立了大功了,另外播放的时候,那个叫王浩的年轻人给他五分钟的镜头。”

    薛岑阻止了疑惑想要说话的马主任。

    “就这样,啊,就这样,你看着办吧,啊,赶紧回去吧,要不来不及了。

    对了,马上电话通知y市电视台,让他们把现场的采访资料直接发过来。两厢取舍,我们要最精彩的。”

    马主任站直了身形,严肃的答应着。

    “领导,y市已经把资料发过来了。”

    薛岑点了点头。

    “是吗?y市电视台谁当家呀?还挺有头脑的,那他们省台一定也收到了。我知道了,啊。”

    马主任没有回答薛岑的问题,他哪知道一个小小的y市电视台的负责人叫什么呀。他小心翼翼的向这位z国的新闻老大告辞,急急忙忙的赶回了台里。

    以他多年来敏锐的政治目光,他知道,这三个人要火了,这是要崛起三位政治新星呀。

    马主任毫不犹豫的执行着丁台长的命令,剪辑、编辑、校正。晚上七点十分正式播出。

    姚老爷子吃完晚饭,按照惯例坐在了沙发前。魏长仪赶紧沏好茶水,为姚老端到茶几上。

    姚老端起来微品一口,点了点头。

    “长仪呀,快开春了,那黄山云雾今年可要多弄一斤呀。我的给浩儿留一斤,这小家伙,你说他知道什么叫云雾吗?”

    “首长,您还别说,他哪知道什么是云雾呀。昨天你给他喝龙井,他硬说是铁观音。”

    姚老刚喝了一口茶,‘扑哧’一声喷了出来。哈哈大笑,鼻涕眼泪一起流。

    “长仪呀,你说我给他喝龙井,他说是铁观音。哈哈哈,这小子,铁观音那么大的叶片他不知道?

    他那是故意的,这小子嘴叼着呢,龙井小丫小叶,他是故意的,你呀你,看不出来?走时他把我那点铁观音全装走了,你以为我不知道?

    你坐呀,你老站着干什么。你说这小子,拿着我的铁观音,是要自己喝呢,还是要去送人呢?”

    魏长义讪笑着,刚想回答,马上站起身,把电视的声音稍微的放大了一点。

    “党的好儿女,人民的好干部,全心全意为人民,出国26天,引来资金3000亿元。全国震惊,全民欢笑。

    数万市民高速路迎接自己的亲人回家——赵誉刚、牛建晨、王浩。看我台丁台长亲自发回的现场报告。”

    、、、、、、

    姚为民惊奇的睁大了双眼,魏长仪笑呵呵的观看着屏幕画面。画面上三朵巨大的黄伞,鲜艳夺目,晃人眼球。

    赵誉刚和引资团的干部们泪水纷纷,市民们欢声笑语。他们争先恐后的呐喊着,高呼着。

    群情激奋的人民瞎喊着,王浩急中生智,急忙引导人民高呼“z国共产党万岁!祖国万岁!”

    这个年轻稍显稚嫩的面孔,在画面上硬生生的停留了五六分钟之久。随后是赵誉刚、牛建晨,y市的招商引资团成员们。

    姚为民颤抖着双手,欣喜激动地站了起来。在客厅里来回的跺着脚步,慢慢的平复着自己的情绪。

    “长仪呀!这个央视的丁台长是谁呀?”

    魏长义琢磨了半天,没想起来,赶紧拿出手机拨了出去。

    “首长,这是原来新闻总署的老丁,就是丁茂山!现在是央视的二当家的,一直有老胃病,y市人,刚才他们回复说。

    是老丁提前回家省亲,正好遇上了。首长,您说?”

    姚为民点了点头。

    “好呀,不错,回家养病还想着工作。这样的好干部不多了。不多了!”

    这丁茂山做梦都没想到,自己的一次正常的回家过年之举。竟然让他从此好运不断,连连升级。

    人呀,还得时常做好准备。机会就在眼前,还是垂涎有准备的人。如果不是丁茂山时常准备着,如果他不是酷爱摄影。

    那会有这段精彩绝伦的电视画面,哪能被姚为民看到与惦记。

    “长仪呀,你打电话给这个丁茂山。让他搞些好点的电视节目。我记得我前天看了个什么最美的女人?

    还有什么最美的女演员。乱弹琴,这都是什么乱七八遭的。你让他搞点宣传点好东西。

    比如党的好儿女,或是最好的乡村干部,好医生,好教师什么的。电视节目要宣传重点,要育教育民,要发挥他的重要性,能动性。”

    魏长仪连连点头,掏出自己的记事本认真的做着记录。

    “首长,您说得对,我现在除了看看新闻联播,其他的就不怎么看了。不是广告就是这个选秀,那个选拔比赛的。”

    姚为民严肃的转回头,手指着魏长仪。

    “对,一定要矫正风气,要严肃风纪。娱乐节目也要在娱乐的同时有点宣教意义。好了,就这样吧!”

    姚为民说完,电视也不看了,溜溜达达的出了门。魏长仪连忙指示警卫员紧随其后,自己跑到书房拿起电话打给了丁茂山。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