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232章 党性原则(上)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接到电话的丁茂山以为谁打错电话了,对自己的司机咕咕囔囔的说着。

    “现在的信号越来越差劲,还有人敢冒充总参谋部。人呀,不知道自己姓什么,成天瞎嚷嚷。”

    司机瞪着眼睛,愣了会神,才反应过来。接过丁茂山早已挂断了的电话,大惊失色。

    “台,台长。这是总参谋部参谋长,亲自打来的电话,您,你怎么给挂了?”

    “什么?你说的是真的?这话说得,快,你还愣着,快播回去。这要是领导生气了,还了得吗?”

    魏长义正郁闷着,难道自己打错电话了。不能呀,这号码是刚和电视台要来的。试着又拨了回去。

    “喂,是丁茂山丁台长吗?”

    “您好,您好,我是丁茂山。首长好。”

    “啊,那什么,我还以为自己拨错电话了呢。老丁呀,首长很不满意你们的电视节目呀。

    为了一个收视率,你看看成什么样子。不是这个选秀,就是那个选美。成天瞎胡闹吗,不办正事。

    首长指示,要喻教育民。要有意义,健康向上。”

    丁茂山头上的汗刷的一下就下来了。当听到魏长仪话锋一转,夸奖自己在新闻方面很有建树时方才松了一口气。

    这才意识到是自己拍摄的y市报道,引起了上面的重视。急忙承诺一定改正,过年回去后整顿风纪,严肃台里的娱乐节目。

    丁茂山的承诺,让魏长仪很满意,不由得帮他出了点主意。丁茂山连连点头,至此开始严密的注意王浩的一切动向。

    为王浩以后的新闻宣传上大造声势,很大程度上配合了王浩的一些重大活动,为王浩的大力前进出了不少的力。

    引资考察团们被众星捧月般的迎回市委。市委市政府召开了表彰大会,对大家轮番表扬,上上下下一片赞许之声。

    前面大会上表扬的一泡是劲,后面王浩、牛建晨与赵誉刚愁的唉声叹气。有人说,这么好的事,你愁什么呢?

    原来根据市委市政府颁发的的千分之一的奖惩办法规定,引资3000个亿可以提取数目惊人的奖励资金。

    这是谁也无法决定的事情,开玩笑,引进来就是国家与政府还有合资方的资金。动则几个亿的奖励这无论无何也不敢下决定。

    三个人商量了半天,牛建晨的意思是一人发个几十万意思意思,也不少了。赵誉刚认为几十万也是个天文数字。

    其他同志们怎么看,大家怎么对待这件事情。不是钱多少的问题,而是这件事本身的意义是什么。

    王浩要求严格按照政府条列办事。该多少就多少,要不就上常委会。上常委会未尝不可,因为数额太大了。

    于是y市市委市政府举行了年前最后一次常委会议。迎着z国y市临近放假的钟声,y市的分钱大会开始了。

    常委们个个喜气洋洋,事先都没有接到会议议题。y市有史以来所有的常委们,第一次腰杆挺得直直的。

    人人都觉得有了奔头,有了希望。各个常委在这一天内电话都被打爆了。市里各行局,下面的市县区都打来祝贺电话。

    就连临近的地市、省里也是贺喜电话不断。其实哪是道喜呀,人怕出名猪怕壮。人人都盯着这3000亿的资金,大家都想分一杯羹。

    加上赵誉刚与王浩的遍地开花的战略,其他地区也看到了希望。有钱大家花,不要白不要,要晚了就没了的思想怂恿了一大部分人。

    赵誉刚端着自己的茶杯,久久的没有说话。牛建晨瞪着眼睛看着天花板,王浩作为引资代表团的团长特别准许参加会议。

    由于市委副书记现在省里一直也没有确定下来。那第三号的位子就一直空着,赵誉刚看了看牛建晨。

    “老牛呀,你说说吧!今天也没什么议题。集团为大家准备了不菲的新春礼品。

    我们都是党的干部,不光我们在做的各位常委有份,市委市政府的其他人员人人有份。

    可是我们要讨论的正是这些礼品怎么办,我们该不该收,这对于我们大家来说属于什么性质。

    同志们,党性原则呀。牛市长,你说说吧。”

    牛建晨张了张嘴,这话他不知道怎么开口。一抬头看见了抽着烟正磕烟灰的孙玉修。

    “孙书记,您是纪委书记,还是您先说吧。每人五千多块钱的礼品,也不是小数,五千块钱已经构成立案条件了。”

    孙玉修弹烟灰的手指不受控制的一使劲,好好地香烟顿时断了。他小心的拿起,把断了的香烟沫子往外捻了捻。

    又把前面那截接到过滤嘴上,小心的吸了一口,吐了口烟气。这个动作在座的常委们都没有认为很夸张。

    孙玉修做出来随意正常,要是别人这么做一定就是作秀了。孙书记的147节俭廉政那是众所周知的。

    大家的目光一齐看向这位纪委的老书记,谁不想得到这五千块钱的年礼呀。y市是很富裕,那是相对来说的。

    也不是说拿着五千块钱不当钱花。再说,人家好心好意,人人有份。为什么不拿?原则这东西是不可以违背。

    但也不能寒了投资客商的心不是。拿都拿回来了,还是飞机托运,一色的进口好东西,要说不要,送回去那运费谁出?

    两相一折腾,还不如分了。孙玉修早就想到了这个问题,但是我党的原则是不拿群众一针一线。

    老书记相当为难,不由的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看了看赵誉刚,又看了看牛建晨,回过头来又看了看组织部长冷风。

    赵誉刚和没事人似的慢慢的吹着自己的茶。牛建晨和孙玉修对视了一眼,仿佛在说发吧。

    冷风一看孙玉修看自己,像做错了事的孩子。急忙低下了头,不敢与孙书记对视。其他干部也是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的端坐着。

    这事说大不大,但是说小也不小。怎么划也能划个集体受贿。都不敢随意出声,党性原则呀。

    虽然数目不大,但考验的却是一个干部抵御糖衣炮弹的能力。考验的是一个小小的诱惑力。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