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234章 一个声音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赵誉刚思索了许久,孙玉修沉默了经年。牛建晨不经意的瞥了一眼常务副市长顾兴中。

    牛建晨在轮敦时就已经开始考虑这个问题。他多次想和王浩提一下引资奖励的问题。

    一个直觉告诉他,和王浩商量没用。王浩一定是同意并且支持的。他隐隐约约的感觉到王浩,绝对不仅仅是肖振国的侄女婿这么简单。

    就是一个市委书记秘书的王浩,哪能有这么大的力量。在y市,在轮敦,王浩都是顶峰的人物。

    无论是的总裁或是y国首相戴高帽。对于王浩怎么看,感觉都不同寻常,还是太不寻常。

    牛建晨大学毕业后就开始参加工作,摸趴滚打了二十多年。对于官场,对于仕途,对于怎么上位与人际关系的处理,可以说他早已看得非常透彻了。

    宽大的常委会议室内,烟雾缭绕。仿佛暴风雨来临的前夕,气愤压抑异常。沉闷而沉重的压力,仿佛低低的云层压在每个人的心头。

    每个人的心境都不相同,赵誉刚想着应该奖励。说实话这是市委对于有功人员的奖惩办法。

    只是这次超出了预期太多,谁也想象不到。去随便引个资,竟来引来这么多钱。赵誉刚彷徨了,甚至有些感觉好笑。

    是的,很好笑。不是吗,一个传奇般的笑话,一个天大的成绩。这种成绩在座的人都明白,这个天大的政绩。

    就是加官进爵的资本,这是升迁的最好机会,捞取政治资本的最大积累。可以说,不升也升了,都得升。

    大家不是不懂这个道理,抓住这次机遇好好的表现一番。说不定就是自己人生历程里一次巨大的里程碑。

    顾兴中是牛建晨打算重点培养的一员虎将。他看见牛建晨看自己,顿时心里有些不自然。就像见了猫的耗子,一副做了亏心事的样子。

    “牛市长,奖惩政策的出台,是我市自改革开放以来,对于有功人员进行嘉奖的良好办法。

    这顺应着我国的大环境,也不是仅仅以我市为先例。早在gd省s市的开放大潮下,就有拿过一千万巨额奖金的事例。”

    常务副市长顾兴中抑郁的说完,长叹一口气,赶紧看向赵誉刚。

    赵誉刚点了点头,小吸一口清茶,那‘滋溜’的一声轻嘘,仿佛为众人搬开了压抑在心口一块巨石。

    不能否认,任何人都不必怀疑,赵誉刚在市委常委们,众人心中的地位与绝对份量的存在。

    赵誉刚的威信与绝对的领导地位像一座伟岸的山峰,在大家的心中那只能被仰望。

    这个s省y市的领头人,已经是一个超然的存在。省委早就意识到了这个超然的存在。

    党是不允许个人的英雄主义的存在的,人民需要民主集中制。很现实的一个现象,如果赵誉刚现在一句话,那么在座的常委们绝对不会发出第二种声音。

    牛建晨一看赵誉刚点头了,不禁有些唏嘘。娘哎!你老赵现在真是天不怕地不怕呀。难道你不需要在请示一下省委?

    孙玉修不禁有些悸动,看样子赵誉刚与牛建晨心里都是认同奖励的。现在y市官场上无人不知自己和赵牛是一丘之貉。

    说白了有点像桃园结义的三兄弟。但是这种事情是触犯底线的,是与我党的追求有些不敢细加求证的。

    上千万的奖励,哪怕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原则。那也是说非公人员,指的是民营企业家与个体工商业者。

    “同志们,经我市赵书记与牛市长王浩秘书长,还有我们在座的常委与引资团成员们的一致努力。

    我们的赴y国引资考察是相当成功的,得到了与多家大集团的认同。引得了巨大的资金,签署了多项初步协议。

    这是可喜可贺的,这是不争的事实。也是我市明年需要全力以赴进行落实的具体工作。

    但是至于奖惩办法,至于对于有关人员的具体奖励。我不尽认同,我是一名党的纪委书记。

    我的观点代表我多年的党性原则,也代表着我自己的看法。奖励是允许的,大家有异议吗?”

    孙玉修说完环视了所有的市委常委们一眼。看到大家都没有不同的意见,喝了口茶继续说道。

    “既然你们都这么认为,我也是认同的。那么我们就拿出个方案吧,我认为奖励是应该的,也是不应该的。

    不应该的大家也知道,我们是人民的公仆。要进行的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人民的主心骨。

    我们做点事就要奖励,那么何谈公仆一说。我的意见是每人奖励一百万,这样即说得过去,也不招人显眼。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都盯着我们y市。同志们,我们完全处于风口浪尖呀。拿得少是为了保护大家,是要爱惜他们。

    大家都谈谈吧,我就倚老卖老了。很明显,引资团的成员们都将肩负重任。他们要为引资的落实继续出力,都说说吧。”

    赵誉刚看了看牛建晨,牛建晨看了看赵誉刚。两个人都以为孙玉修的这段话是对方提前商量好的。

    看了看才意识到不是,但都很认同孙玉修的观点。由纪委书记孙玉修的口中说出来这个基本论调,对于赵誉刚或牛建晨来说,都是非常满意的。

    一百万说多不多,说少太少。相对于三千个亿的实际应得奖励来说,这只是牛毛中的绒毛。

    但是对于党政公务人员来说已经不少了。并且很多了,这一百万发下去,也会是波涛阵阵,海浪声声。

    对于不允许经商从事副业的公务人员们来说。这一百万发下去,就像夹河的河水奔流向前。

    引发的震动和社会反响力,不亚于洪水决堤,这会如同狂傲不羁的河流,会如同脱缰的野马。

    会在这红色的官场上显现出一股黑色的脊梁,会搅动一池春水,荡起无数的涟漪。很多人是看不见别人的努力的,他们盯得只是人家获得了什么。

    孙玉修的话无疑是一场洪峰,一段激流。在大家的心里发出惊雷般的吼叫。除了赵誉刚、牛建晨与王浩。

    其他的常委们只感觉心内五味杂陈,仿佛胃里、肠子、肚子里,那许久经年的沉积,都争先恐后的被翻涌了出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