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238章 军牌路虎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也许是枯燥的一路驾驶,军牌路虎的出现,的确引发了这些好奇的国人们的一丝兴趣。

    中年干部摸样的人和几个二三十岁的小伙子们一起向路虎走去。要说这个路虎的确有些嚣张。

    高速休息区停车场,本来地方还是很宽阔的。只是赶上了过节的高峰期,现下显得有些拥挤。

    路虎斜停在停车场上,车里还真如安得利说的有个二十来岁的美眉。正端着小化妆镜不停地端详着自己的眉眼。

    看到几个人围观着自己乘坐的路虎,好像很得意。故意动动腰身,挺了挺自己的脖子。

    当听到众人的谈论,马上不开心了。拉开车门走了下来。

    “说什么呢,谁是套牌车,谁是走私车?真是没眼力。这是我军哥的车,正儿八经的路虎。

    起来起来,我说你别碰我军哥的车。碰坏了你赔得起吗?我可告诉你们,这掉快漆都够你们家一年的饭钱。”

    几个大小伙子,被人当面呵斥,当面羞辱,这哪受得了。有两个火爆子脾气指着小美眉就想恼。

    被中年干部抓住手腕劝住了。

    “你们都是大小伙子了,和一个小闺女较什么真?走了走了,大过年的,赶紧上车,早点回家。”

    “切!一破路虎,有什么了不起的。又不是玛莎拉蒂,真以为我们没见过。哥就是喜欢车,看看而已。”

    “走吧走吧,别发牢骚了。”

    这几个人转身往回走,迎面看见一位三十多岁的小平头。那个靓丽的美眉飞一般的跑向小平头。

    “军哥,他们,就是他们欺负我。他们说你的车是分割走私过来的,说你的牌子是假的。”

    小平头微微一愣,抱了抱纸眉。

    “谁欺负我妹子了,我说你们几个给我站住。这么大人了,怎么欺负小女孩呀。”

    几个人相互看了看,中年干部摸样的人连忙走向前。

    “小伙子,误会了,误会了。这大过年的,算了吧,啊,算了吧。”

    美眉仰起头,对着小平头说。

    “军哥,就这个老东西说我们的车是套牌的。说的很难听呢,还说我们被查了才好。”

    叫军哥的小平头性格很嚣张,但却不是个随便惹事的主。说起来家世还是很惊人的,他的父亲是我海军舰队司令。

    常年驻守在qd市我某海军基地,是共和国的一员猛将。也是海军里现在相对来说,最年轻的一位中将。

    军哥生于1976年,正是国人崇尚军人的时代。中将当时还是个团长,一听说自己老婆给他生了个小子,当时欢天喜地的跳下舰艇。

    一路狂奔,一口气跑到了海军医院。进门的第一句话就是,我儿子将来要当海军,名字就叫海军吧。

    海军就这样出生了,就这样被中将宠着长大了。但是宠归宠,中将家的家风对于海军的教育还是严格的。

    “枭鸟,怎么说话呢。他不对那是他的错,你也不能说他老东西不是。我们走吧,现在感到jn市,超市还不会关门。”

    王浩远远地看着这个海军,不由点了点头。小伙子还行,一表人才,处理事也说得过去。

    只是行为有些不羁,也许是家庭条件比较富裕造成的吧。无端之际养成了这种表面浪荡夸张的形象。

    枭鸟扭着身子,摇摆着两条胳膊。说来也怪,眼泪‘吧嗒、吧嗒’的就落了下来。

    “你敢!海军,我告诉你!你要是不帮我警告他们一顿,我今天就在这里不走了。我在高速路上过年,我看你怎么和我爸妈交代。”

    六七个小伙子都围在车旁,看着叫枭鸟的小美眉。纷纷摇头,这女孩好看是好看。就是性格太~怎么说呢,这是惯坏了?

    “走吧,走吧!大家都上车吧,有什么好看的,小姑娘发脾气。”

    “是呀,走吧!这也太莫名其妙了。”

    “神经有毛病,这小伙子还行,人不错。”

    枭鸟一边哭着,一边听着大家的议论。一听还有人说自己有毛病,直接坐到了旁边的花坛边,两腿乱蹬着大声哭着。

    海军是真愁了,这女孩是自己的爸爸给自己选的媳妇。这什么和什么呀,海军还真不了解这个叫枭鸟的女孩。

    其实女孩也不是被惯得一无所知,连最起码的礼义廉耻都不懂。她毕业于bj市女子学院,还是今年刚毕业。

    要说家世我们先保密吧,试想一下一个海军中将为自己儿子强选的媳妇,家世是否是个秘密呢?

    两人这是刚从qd市回bj市,打算的去女方家过年。海军刚见女孩时是满意的,慢慢的发现了女孩的性格,也越来越感觉头疼。

    女孩也有点喜欢海军,这个小伙子浑身都是力量。一看就是那种摸爬滚打出来的高富帅,性格张扬,但不骄傲。

    她其实不是想就是要海军,对这个骂自己神经病的人要怎么样。她坐在花坛的水泥沿上蹬扒着腿,胡乱的踢着花坛边的雪。

    花坛边的余雪被枭鸟踢得到处乱串,滴溜溜的钻进了几个小青年的脖子里。手一摸,化了,变成水流了进去。

    “我靠!哥我刚换的新衣服,你丫的发疯你别牵扯到我呀,长得倒是很漂亮,真看不出是个疯婆子。”

    海军动了,军体拳直袭向说话的小伙。枭鸟一个高蹦了起来。

    “海军哥,打他,大呀!打死他!”

    说话的小伙子就是个普工市民,哪里打过什么架呀。被海军一拳打在后背上,身子直接往前一扑,就来了个狗吃屎。

    旁边几个小伙一看,哎呀打起来了。有两个摇摇头直接走了,中年干部摸样的人又走了过来高声劝阻着。

    没想到被赶过来的枭鸟,一巴掌扇在了脸上。枭鸟打完了甩了甩手,好像也有些惊诧自己的动作。

    这一愣神就被旁边的一个小伙连扇了好几巴掌,那雪白粉嫩的脸蛋顿时就成了肿包发面大馒头。

    这几巴掌打的响,‘啪、啪’的好不威风。海军正和两个小伙子胡乱的打着,说实话,海军没想打架。

    他就是被枭鸟气的,憋了一肚子邪火而已。如果他真的发起威来,这个在陆战队里当了十来年兵的海军那就是个恶魔。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