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250章 震惊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罢了,罢了!我就说嘛,你要这么多的钱干什么。放在家里都长毛了,五年了,五年里我睡在这些钱铺满的大床上。

    我何时真正地睡着过,我何时心里安生过,放下吧,放下吧。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底现牛羊呀!“

    “现牛羊呀——————!”

    王浩震惊了,安得利斜看了一眼呆呆的王浩。

    “王浩,王浩。”

    王浩猛的回神。

    “啊,啊,什么?安哥,怎么了?”

    安得利指了指傅生石。

    “是gd省的省委书记傅生石,是李家的代言人呀。”

    王浩瞪大了眼睛,睫毛怒赤。

    “你说的是真的?你怎么会知道,安哥,这,这是开玩笑吧。”

    王浩急急忙忙的走回车里,拿出手机拨通了钱沐瑾的电话。钱沐瑾、冯岳泽和陈兵还在酒后畅谈,听到王浩的消息都相当惊讶。

    身为省委书记,如此高位谁会傻到贪污受贿。钱沐瑾愣了好几会神,很是以为自己听错了。

    怎么说傅生石也是老三届出来的人,发生了这样的事也太令人惊诧了,可以说震爆眼球,后来才知道。

    傅生石与前妻李想离婚,娶了这个比自己小十几岁的二夫人桂玲秀。桂玲秀爱财如命,怎么也抵御不住金钱的诱惑。

    好在她还知道不收现金,收的都是些古玩字画,然后套现。收了就要帮人办事,于是gd官场都知道二夫人的能量与癖好。

    久而久之投其所好的与日俱多,有送的慢慢衍发出专门收的。于是送的和收的达成了交易,我前脚送,你后脚去收。

    所以一来二去,古玩的真假不论,都卖了个好价钱,其实也就是变相的行贿。这种事说大也大,说小也小。

    一来送礼的说是这是赝品,不值钱,就是给夫人观赏观赏。充其量一件值个三百五百的,严格说起来还真无法定性。

    二夫人人家天生灵慧,赝品一下能卖个上千上亿,你有什么办法。这些其实在行业内叫做雅贿。

    最早源于古代汉唐时期,在明清时期犹为鼎盛。要说定罪,还真无法定,除非就是想动你,下了决心了,恰巧又没人想保你,那就死定了。

    钱沐瑾看着陈兵,陈兵看了看冯岳泽,一致点头。这是个机会,傅生石一去,gd省的位置就空了出来。

    冯岳泽正好没有去处,按理说gd省是z国的数一数二的大省,不是因为地域的广阔。

    那是在经济和政治甚至军事地位上的突出。人家是改革开放前沿的明珠啊!冯岳泽殷切的看着两人,小声的说。

    “钱书记,陈哥,我恐怕不能胜任,gd省省委书记历来兼任中央政治局委员。这、这、我根本就不敢想象。”

    冯岳泽的话说得没错,他就是一省之省长。s省虽然是个大省,但是作为省长的冯岳泽,假如入主gd省升为省委书记,还是有些高配了。

    就怕政治局那些老家伙不会同意,冯岳泽也没有多大的人脉。目前仅仅是靠上了王浩,他不敢想,更不敢奢求。

    钱沐瑾和陈兵哈哈大笑,都感叹冯岳泽的好命。还好老冯现在和自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蹦跶的越高,对自己和王浩越有利。钱沐瑾不禁挖了下鼻孔,很没形象的说。

    “你不愿意,其实这事还真难办,恐怕会折磨晕了王浩那小家伙。哈哈哈,想不到呀,想不到,我们这些老家伙的最终助力,竟然应到了这小子头上。”

    陈兵和冯岳泽连连点头,陈兵不禁莞尔。冯岳泽上位对于自己来说也是一个助力。

    这样自己要是升任s省的省长,那就完全没有后顾之忧了。可面前的情况是,钱沐瑾实实在在的没了去处。

    钱沐瑾本身就是政治局委员,s省的省委书记。再上往那上?难道升为七人之一?这个怎么说时机也不对,人代会还有一年才开始,不可能,完全不可能。

    2月的bj市,天气已然不是那么寒冷了。bj市离jn市将近500公里,又在jn市的正北向。

    作为实实在在的北方城市,但比jn市的天气热了很多。最近几年,京城越来越有火炉之称了。

    城市越大,温室效应越明显,也是让人无奈的事实。特别是bj市的空气,污染相当严重,那灰蒙蒙的天空,仿佛总有滴不完的泪。

    作为全国的政治文化与经济中心,两千万人集聚在一个城市之中。光是人体散的热量就足够制造无数的热气了。

    更有甚者城市里高楼大厦耸立,造成空气流通不畅,更加剧了炎热和空气的染污,这是不争的事实。

    根据老一辈的人们讲,几十年前的bj城.街道不宽,汽车很少,城市于现在相比比也小多多了。

    但人民的生活得很舒适。现在bj市无限度的扩大,街道宽广。高楼比比皆是,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出门堵车,延绵一堵就是几公里。

    噪音越聚越多,民众不堪其烦。物质生活是丰富as了,人民的钱是赚得多了,生活质量却大大下降了。

    安得利小心地行驶在外环路上,王浩不禁感叹人民的聪明才智。真是车在楼上跑,人在底下行呀。

    立体式交通的利弊一目了然,车辆的激增带来的后患也越来越明显。王浩不由得想起伟人的‘天堑变通途’沉默中哈哈大笑。

    王浩哈哈大笑,不仅是因为伟人的高瞻远瞩,还有傅生石的霉运当头。听完钱沐瑾的分析,那就是赞许自己支持冯岳泽。

    这样一来冯岳泽如果能被重用,升任为gd省的省委书记,那自己就算办了件前无古人、后有没有来者的事他也不敢肯定。

    冯岳泽升任为gd省的省委书记,至于是不是入政治局,那是一定的。只不过程序上还是要后来跟上。

    事情想起来不简单,那么办起来就更费力了。很简单,任家现在一团乱麻,暂时也许顾不上,争抢这个省委书记,还是自己这方更有利。

    李老就不用说了,唯一的李家代言人傅生石的落马,也够他忙乎一阵的。王浩突发奇想,我是不是应该拜访一下李老爷子呢?

    官场上讲究的就是分化、打击、拉拢。如果自己能取得李老爷子的赏识,只要李老爷子稍微的对自己有些好感。

    那以后会怎么样?两相配合,互相得利,和乐而不为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