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255章 云起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任海涛捣鼓着电脑,根本不敢147打开网页。他知道只要自己的鼠标一点,网页上就会出现不利于任家的消息,还是红字封推。

    任康年看了一眼唯唯诺诺的任海涛,愈发的生气。

    “我怎么就生了个你这个不争气的玩意。你倒是给我弄开呀,你以为你不弄,我就真的没办法了。”

    任康年说完使劲扒拉了一把任海涛,任海涛没注意,被任康年一扒拉,一屁股蹲坐在了地板上。

    任海涛心中闪过一丝慌乱,不过多年以来养成的不动如松的威势。还是让他努力保持住平静。

    在心中告诫自己,没什么大不了的,任家还没倒。老爷子中枢里还有不少人脉,他们充其量算是绊脚石,根本就算不上拦路虎!

    但不管如何。卢德华这个蠢货是不能保了。保不准,还能给自己惹一身臊。没办法。谁让他不会办事,被人抓到了把柄。

    老爷子知道了也好,等摸清情况,再和他们一个个算帐!任康年目光凛凛,手拿着鼠标轻轻地朝一网站点去。

    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何况老爷子又不是不认字。任海涛毅然从地板上爬了起来,低头不语,目光根本不敢和老爷子对视。

    老爷子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点击时稍微的闭了一下眼睛。一个大幅的红字标题映入眼中。

    “z石化的真实内幕,任家的私有国企?”

    任老爷子认真地看着,脸上没有一丝变化。然而许久之后老爷子愤愤不平地骂着,心想完事之后。

    一定要好好查查到底是谁在背后使坏,一定要给他一点颜色尝尝,这些人还想翻了天去。绝没可能!

    他强忍心中的恶气,这是完全针对于任家呀。说什么z石化是任家的,说什么国企变私企。

    不管是造谣也好,生事也罢。对手的目的已经达到了,那就是想利用这大篇幅的造势,希望成立z石油的方案能被通过。

    任老爷子哈哈大笑,好一个王浩,好一个平头小子。真以为我老任是泥捏的?他想发火,却发不出来。

    人家说的对,很多事实例证自己根本无法否认。记得z移动和z联通的大仗之时,自己和老李头不也是干的风风火火。

    最后还是成立了z联通,这是个趋势,不容自己不重视。人啊,都是为了名利,名利二字在一生中还是占据着主导地位的。

    既然如此,自己是放下还是一味的干预阻止呢?任老爷子仰坐在躺椅上,手中的小钢球转个不停。

    “你给我打电话,不,让伟东打。我说这个伟东成天在干什么呢。你看看人家的孙子,你们这些不肖子。”

    任康年说着,真火了,想起了自己的孙子任伟东,和王浩根本没法比,手一挥,钢球顺势而出,‘叭’的一下砸在了任海涛的脑袋上。

    任海涛摸了摸脑袋被砸起的大包。

    “给谁打电话呀,你说就是了,你打死我了。”

    任康年看着任海涛那不成器的样子就生气,伸着胳膊指着任海涛,颤歪歪的叫着。

    “给王浩,还能给谁,去打,去打呀,就说请他吃饭,这大过年的,他不来给我拜年?”

    任海涛摸着脑袋,赶紧跑了下去,一路跑着,一路咬着牙,自言自语的说道。

    “小兔崽子,我请你吃饭,我请你吃老鼠药吧,这老爷子是越老越糊涂呀,请他吃饭,我还不如喂猪呢。”

    官场上就是这样,哪怕你是生死仇敌,表面上该怎么样还得怎么样。哪怕当时打得头破血流,骂娘操祖宗。

    过后还得说话,这是政治艺术,是政治和谐。有不同意见是可以相互争辩的,可以互相攻击的。

    但是骂娘和赤胳膊动腿,也只是能在自己心里吼吼,是万万不可当真的。任伟东听爸爸说让他给王浩打电话请王浩来吃饭。

    当时脸就变了?

    “我请他?请他来我们家吃饭?你病了吗?你脑袋发烧吗?我看你是烧糊涂了吧!”

    任海涛本来就很恼火,被儿子一阵乱吼气不打一处来。

    “你个小兔崽子,我还管不了你了。”

    不由分说的对着任伟东就是一大耳巴子。

    “你看看你,啊,成天不学无术。你再看看人家王浩,外面疯传姚李两家联手。我们怎么办,啊,网上到处都是不利于我们的消息。

    这件事必须要平息下来,卢德华那个蠢货给我们带来的影响是严重的。就是中枢里那些人,现在对我们很有意见。

    你想想,你看看。怎么办,这是你爷爷的意思,你打不打我不管,你走吧,我现在不想看到你。”

    任伟东委屈狼狈的走出了爸爸的小会客室,踢着脚,小声地嘟噜着骂着王浩。很无奈的掏出手机,拿着爸爸给自己的号码拨了出去。

    “哎呀,浩哥,我是伟东呀,任伟东。浩哥过年好,弟弟给您拜年了。我爷爷老是在我面前说起你。

    我想请浩哥来家里坐坐,是呀,就是我爷爷。他很喜欢你呀,说你也不来给他拜年。浩哥今晚小弟设宴,还请大驾光临呀。”

    王浩哈哈大笑,看来你们是等不及了。拜年可以,但是我的计划还没完呢。等等吧,着什么急呀。

    “哎呀,伟东老弟,真不好意思。今晚我要去我岳父家,实在不行,改天我给你电话可以吗?

    一定一定,好吧,实在对不起,我一定给你电话,一定会去看老爷子的,怎么说我们两家也是世交不是,放心!”

    王浩挂断电话,看着任老爷子,两个人哈哈大笑。

    “这个老狐狸,这是要和谈呀。浩儿呀,你去也行,记住一定要阐明你的底线。让他知道你心里是什么意思。

    其他的就不用了,关于卢德华的问题你可以提,可以很生气的提。z石油吗,你看他的意思。

    这个老东西,我估计如果他端的起z石化,就一定不会轻易答应你有关z石油的问题。

    至于你是不是需要离开y市,这个你不用谈。如果z石油的问题轻松解决,那么你的去留根本不重要。

    即使你留在y市,我想也会是利益交换的结果。恐怕你说的牛建晨也就书记无望了,其实当不当书记也无所谓。

    关键我们要的是个气势,牛建晨转身成了y市的市委书记,反而不利于你和他的发展,书记主管的是党群!”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