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260章 拒绝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在z国任、姚、李三大家族不相上下,非要说出个子午丑牛,还得说任家。

    任家祖上是水乡一代的大宦,在兵荒马乱的时期更具鼎盛。其实官做得不大,也就二品大员。

    但是实力不小,很有称霸之势。十九世纪时更是设立银行机构,发行货币,与蒋相互勾结,大收其利。

    任家自古就从事资本贸易,身居垄断地位。棉业贸易公司、国货百货公司、兴业纺纱、

    绸缎染印、棉花运输等等。这类公司既有政治特权,又有极大的金融势力,当时完全操纵着整个国民市场。

    z国人民民主了,任家三子任博东,也就是任康年的父亲,毅然参加革命为任家最后的规避风险立下了汗马功劳。

    然而大家族永远都是大家族,虽然很多东西任家都交了出来。但是实际上的金银细软还是偷偷的埋藏了。

    任康年一代,实行的是红色教育,任康年的的确确的感受着,轰轰烈烈的革命弄潮。

    任博东翻过雪山、走过草地,对于任康年的教育是实实在在的。所以也成就了任康年,使他脱颖而出。

    良好的家教,良好的学识,自己拼命地进取。又是红色子弟,任康年成功了。当时的任康年真是一心想着报复,想着励精图治。

    想着怎么样的振兴祖国,报效人民。老一辈的思想是实实在在的,也是非常认真地。

    想到这里王浩明白了,任老爷子告诉自己这些,那是实在的和自己交底。这样的话说给自己的用意是什么呢?

    王浩无话可说,也琢磨不透,如果说任老爷子是拉拢自己,那是绝不可能的。自己一定会拒绝,对于这种事情,王浩非常痛恨。

    不能说他有多么的清高,只能说这不是王浩所谓。如果不是拉拢,那就只有一个意思,我没告诉别人,告诉你了,你自己想吧。

    王浩左思右想,不得其果,沉默经久,又不能不说话。

    “任爷爷,我觉得办实事,做实事,是我们身为党员干部的本分。宏观决策当然领导定,我只做具体工作。

    不过,您的观点我不尽赞同,绝不能把那些腐败干部们的钱拿来这样用,如此一来您这里岂不成了转移基地?

    这就加速了腐败,加速了他们的贪污受贿的脚步。任爷爷,我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也许是我太幼稚了吧。”

    任康年看了看王浩,竟然点了一根烟。

    “你说得对,我知道我走偏了。你的招商引资工作,那是因为你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你们接触人多,信息灵。

    这和你本身的优秀有很大的关系,又与我们国家部委有着相关的的联系,你努力进取确实拉到了大资金。

    但是我要问,为了招商引资而引资的做法,为了吸引投资而喊出口号。这些年以来的依据是什么?

    不管不问,什么也不顾忌。有没有什么影响,需不需要做做调查研究?明明是污染环境的项目,为了完成外资额照签不误?

    更有的地市还要求硬性指标,定额完备,这是招商引资还是硬性摊派。国家市场经济搞了这么多年了。

    我们有些党员干部的头脑中一点科学发展观也没有,靠一时的酒后拍大腿做决策,迟早是要出大事的。

    其实在招商引资的历程中,有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你以为外国人的资金那么好弄,间谍、经济占领都夹扎在其中呀。

    端的是要看清形势,睁大双眼。很多项目在其他国家已经不允许生产了,才被你们引进了国内。

    我老了,实实在在的做不动了。我只能采取这个办法做点什么,我的心何尝不在滴血,何尝不在负累。

    这种办法是不对,但是我的报复如何实现。王浩呀,假如你可以给我一个承诺,那么你任爷爷我坚决支147持z石油。”

    任康年侃侃而谈,王浩不禁动容。我的承诺,是什么?什么样的承诺会让这个任老爷子放弃人家甘心送来的大礼?

    任康年摇了摇头看了看王浩。

    “不要想了,费那个脑子。我的要求就是你成立z石油的话,必须和z石化达成合作意向,要互利共赢,共同谋的发展。

    不可肆意的降价,不可随意的实施什么策略。z石油要归z石化领导,当然,你们有自主经营权,独立核算,不过要交取管理费。”

    说实话王浩笑了,是震惊的笑了。如此一来还成立什么z石油,这样说白了z石油就是z石化的子公司,完全听命与z石化。

    “不可能,完全不可能!”

    任老爷子没想到自己这么真诚的面对王浩,还是碰了一鼻子灰,尽管王浩拒绝的不是很粗暴,任老爷子仍然觉得自己像吃了个苍蝇似的。

    他久居上位,时间久了,所有的人都是随着他的意思、顺着他的思想说话。什么时间被拒绝过,什么时间被否认过。

    任老爷子刚想发火,一看王浩那愁苦的摸样心里有些乐。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这么小气的人,男人就应该大方一点,有担待有气量才能成就大事。

    难道你希望钱沐瑾被调走?你希望冯岳泽还在那里不动?你的岳父陈兵回家养老?

    钱沐瑾目前是有个好去处,那就看你的决定了。或许去干一届gd省的省委书记,这个老钱也到头了。”

    王浩心里猛的一震,把钱沐瑾调到gd省任省委书记,那就是接的傅生石的班,完全是平调呀。

    好你个任老不死的,你真狠呀。王浩正想着,任康年又说。

    “你是市委副秘书长,按理说笔杆子不错。但是据说你是医学院毕业的,还是研究生,对于我们党的理论方针一定不是太熟悉吧。我看、、、、、、”

    “哈哈哈,哈哈哈哈!”王浩哈哈大笑,一展身严肃的看着,自己面前的这个消瘦的老家伙。

    任老爷子一脸云淡风轻,仿佛刚才的话不是他说的,不是出自他的口中。

    “您难道就没感觉到难度,只凭任家的力量,这么多的位置您都可以拿下?那么李爷爷那呢?还有姚爷爷是不会答应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