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261章 为官之道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很明显,任老爷子是想威胁王浩,让他接受自己是一个强势存在的事实。这一招对于王浩来说完全是无效的。

    王浩最讨厌的就是强势,最讨厌以势压人。好言好语、好说好劝怎么都行,以势压人,呵呵!你用错了地方。

    但是作为一个孙子小辈,作为世家深交。王浩怎么也不能转身离去,王浩知道,任老爷子说归说,做起来也是不容易的。

    没有谁敢承诺什么事都办得了,更何况是在官场之上。

    王浩现在深谐为官之道,他从医院一名创伤外科大夫到行政处处长,一步一步地走上来,可以说每一步都历经艰难。

    他记得某人曾经说过,国人是丑陋的,做人是不可原谅的。他感觉面前的任康年有些李莲英的做派。

    这个老家伙不断对自己软硬兼施,他不但像个太监,还喜欢给自己穿小鞋,讲话四六句抓小辫子,勾心斗角。

    王浩心里悱恻着,这个任康年完全是个政治家,根本就不是一个政客。他有的全是政147治眼光,没有一点人性化的存在。

    这和李老爷子不一样,李老爷子讲道理,讲人情世故。但是也正是因为有李老爷子这样的人存在,才出现了很多权大于法的事例。

    常言道,二虎相争,必有一伤,王浩不希望自己和任康年翻脸,那样将会为自己树下巨大的政敌。

    但是感觉现在已经是生死交锋,双方已经亮出兵刃。如此一来就需要想个办法,如何玩一手空手夺白刃。

    “任爷爷,我知道您在说笑。我的拒绝让您生气,您是领导,又是我的长辈,我说个笑话给您听。

    有人说现在的官场,现在的为官之道就是尊重领导,想领导之所想,急领导之所急,为官之道贵在坚持。

    您看现在满大街都流行一个顺口溜,我说给您听听

    开会没有不隆重的,闭幕没有不胜利的,讲话没有不重要的,鼓掌没有不热烈的,领导没有不重视的;

    看望没有不亲切的,接见没有不亲自的,进展没有不顺利的,完成没有不圆满的,成就没有不巨大的,工作没有不扎实的;

    效率没有不显著的,决议没有不通过的,人心没有不振奋的,班子没有不团结的,路线没有不正确的,决策没有不英明的。

    任爷爷,您听过这段顺口溜吗?”

    任康年心里微微的笑了,好小子,你这是说我听不得坏话,变相讥讽我。有一套,还真有一套,我刚撸起脸,你就给我抹蹬开了。

    我老了老了,和你一般见识传出去也会贻笑大方。但是这口气任老爷子是喘不出来了。

    自己被这个王浩压得死死的,假如说真的和他硬抗。自己还真没什么好办法,以姚老和许向东的支持。

    老李头应该是两不相帮,他自己的事还忙不过来了。傅生石一出事,gd省的空缺怎么的李家也不会轻易让出来。

    这就有了交换条件,如此一来那就只有总理和中枢的那些家伙了。总理那也只能端碗平水,至于其他的委员任老还是有信心的。

    现在任老爷子对王浩的脾气秉性,基本上摸清了一点门道。心里有了点数,王浩有才气,却不张扬。

    在自己面前,谦虚谨慎,不过还得历练,这小子不白给,说话行事滴水不漏,自己和他的谈话不轻松。

    这小子的心计绝对在自己之上,具体揣的什么心思,任康年还真琢磨不透。自己软硬兼施,一时还是看不出来。

    任老爷子不禁感叹,看来自己身边还真缺一个《雍正王朝》里的邬思道啊!

    “说吧,说说你的想法,说来我听听。”任老爷子有些无奈,但是还装作严肃地对王浩说。

    王浩直视着任老爷子,规规矩矩的站好。诚恳的看着老爷子,认真的说。

    “我要建好y市,把她建的富丽堂皇。我要对得起投资商,对得起y市的黎民百姓。

    我希望z石油的理想能够通过,而不是被z石化一直垄断。这是个趋势,即使我不提,也会有人提。

    现在人民多数都过上了好日子,买得起车,却加不起油,任爷爷,难道你希望继续看到这种情况的出现吗?

    至于你想插手其中的事物,我相信您一定有办法,但是我相信我也会有应对的策略。

    我不希望您阻止我,实话说,我可以听从你的一些建议,比如z石油与z石化协商解决一些问题,共同合作。

    但是z石油的价格我是必须要比z石化低的。这是我成立的初宗,也是我的实际想法。

    实话说,我与中东很多石油巨商已经达成合作协议,z石化的立项问题,我只需要把协议递交上去,审不审批一目了然。”

    任老心中大阂,手中有剑,方能主宰乾坤。正如伟人说的好,枪杆子里出政权。这小子处事有理有据,又深藏不漏呀。

    他说的没错,他手中有国际巨商的低价协议。往上移交,无论是什么部门完全没有理由不批。

    人家掌控着发改委,自己的人主管着石油部。任老爷子对于姚老爷子掌握的各行委部门还是很清楚的。

    虽然不尽详细,还有很多隐性的埋在底下,但是自己也何尝不是有很多暗地的布局呢。

    自己打算让任海涛下去,其实最大的阻力还是在姚老那里。也就是说姚老同意了,自己的棋也就活了一半,至于以后那只有慢慢经营了。

    对于z石油,这是自己的心病,关乎的不仅仅是自己的利益。但是如此说来,也实在没什么好阻拦的,难道说自己一败涂地?

    细观此子,浓眉大眼,双目如炬,炯炯有神。地阔方圆,天庭饱满,耳廓圆润。一身正气刚正不阿,心怀百姓,体恤黎民。

    做官先做人,万事民为先。做官的学问其实就是做人的学问。要想做个好官,首先得学会做一个好人。

    任康年深深的感叹,王浩的心态、王浩的思维、王浩的行为原则、王浩的左右逢源,一切的一切都令他感叹。

    “我还是不能答应你,但是我现在暂时不发表意见。你不要以为我会这么轻松的放弃,先进屋吃饭,来了总是要吃饭的吗!”

    任康年说完看着王浩,哈哈大笑,王浩皱着眉头摸了摸脑袋,不禁更加疑惑。

    “难道任爷爷你一定要阻止我不成?”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