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262章 交锋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任老爷子看着王浩,严肃的眼神彷如南山之巅灯塔上的明灯。王浩立刻感觉自己像被一束光完全的笼罩,竟不能有一丝活动的余地。

    任老爷子身上散发出一种无端的势,犹如一统江山的帝王,恩泽天下的百姓之主。正是久居高位之人的一种官威气势。

    “如若不然,你将如何?”

    任老爷子声调不高,但语气不凡,语速低缓as,却异常严厉。

    王浩知道,自己无力改变什么,但他既然选择了,又有着自己的关系优势,他知道他应该做些什么,应该怎么去做。

    把这个老家伙推到,那是不可能的。既然这样,那么假如自己能把这个老家伙拿下,也就是说适当的满足一下任老爷子的要求,岂不是两全其美。

    最高的境界,就是夹缝中求得平衡,如此一来各取所需;但是如何才能获得共利互惠,寻得一处桥梁,让自己能在以后的斗争中处于不败之地呢?

    既然自己决定了,选择了仕途,既然自己努力了,也付出了。那么是坦途也好,是荆棘遍野也罢。

    反正自己需要一步步地向前迈进,z石油既然触动了你的利益,那么交锋迟早要开始。

    王浩迎着任老爷子不屑的目光,心中定了定神,也一字一句的说道。

    “我就是一个医生,一个医学院出身的大夫。但是既然做了一名党员干部,我就要具备一颗公正之心,就应该让社会长治久安。

    所有的贪污腐败,所有的违法犯罪,那都是需要剔除的社会隐患。权贵与资本、霸占与垄断势必会颠覆我们的国家,会毁了我们的形象。

    我喜欢待人真诚,凡事多替别人考虑,我不会追求片面的利益,更不想依靠什么势力。

    我就是我,利益和钱财,势力与关系是能让我升官发财,当然可以使我依靠捷径顺利地上位。

    但我想说的是,我做人有自己的底线,我有我的原则和思维!”

    王浩说的掷地有声,他暂时不知道怎么样才能互利共赢,不知道如何寻求平衡。因为自己和任家根本没有支点,也没有任何桥梁。

    任康年更加不屑,他轻蔑地看着面前的王皓。

    “原则?底线?在我的面前你的原则和底线不堪一击!”

    王浩不禁一惊,老家伙有些沉不住气了,看样子要怒。现在无论如何也不能和他闹翻了,他急忙呵呵一笑,低声说。

    “其实爷爷你说得对,原则和底线都是在利益共赢,互利互惠的基础之上的。

    但是我也分析了一下s省的局势,简单地说,任叔叔如果想去s省那是不可能的,或者说你们根本去不了。”

    王浩想起来了,想起了一个关键的问题。自己不仅仅是触动了任家的垄断利益,其实何尝不是断了任家s省之路的那把剪刀!

    此话一出,任康年倒吸一口凉气,感觉一阵冷风占据了自己的口腔,那后面的槽牙又开始隐隐作痛。

    任康年忍着牙痛,冷哼一声。

    “黄口小儿,信口开河!你鸹噪的太唯心了!”

    老头子生气了,实话说,任康年怒气一发,瞬间给王浩带来了孤冷的压力,他感觉周身烦躁,一种惊恐的情绪,几乎使他想夺路而逃。

    但是王浩不能走,今天一走,那就注定一世的宿敌,将会不死不休啊!这就好比两军对垒,需要解决的就是一个关卡。

    今天过去或过不去,都必需面对,决不能退缩。自己一旦退缩,就有可能再也鼓不起勇气和任康年面对面地过招了。

    人就是这样,两虎相争一招制敌,下次让他见了你绕道而行。

    但是任康年不同,自己不可能和他硬拼,只能智取。他是老人长者,又是老干部老首长。

    “任爷爷,人的原则和底线那是多年的性格与生活习惯的积累。同样,世界上阴阳平衡是不可打破的。

    有人为了爱情,有人为了名誉,爱情被毁,名誉被毁都可导致他的跳楼轻生。这就是平衡,心里的平衡。

    我们可以说他傻,但是他求得是对于自己的尊重。他的平衡被打乱,对他来说,生命已经完全失去了意义。

    任家在bj市也好,在下面省区也罢。试想一下,你们任家的势力已经超过了预期。

    这样一来,想要再拿下s省的有利位置,即使是一个副省长,那也会激起众怒吧。恐怕到时不仅仅是姚爷爷会反对。

    我想李爷爷和上面的高层一样会阻止。您打算的太好了,但是您忘记了一件事。那就是你久居高位——目空一切。”

    王浩的这番话,说的声音缓和,但却字字如刀,刀刀入骨。任老爷子不禁有些愣神,他何曾听过如此的教诲。

    任老爷子一生大权在握,什么时候被如此警醒过。一生自命清高,感觉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

    更何况他曾执掌天下,受万人敬仰。自己又有雄厚的基础,他从没感觉到办事会有多难,只要自己想到就能做到。

    这样一来任康年那会将王浩的话放在心上。小小的王浩只不过是一介市委书记秘书。

    有什么道理对自己指手画脚,还在这里妄议国政。竟然凭空设想高层领导的安排,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哈哈哈,王浩呀,不要怪我,不要怪你任爷爷。你的话没道理呀,我不能认同,根本就子虚乌有吗。

    那个李老不死的老东西告诉你什么了我不知道,你们有什么交易我也不想管,但是请你相信。

    我一定会拿下s省的一个位置。如果在运作的过程中不小心连累了你的前程,你可千不要怪我呀。”

    任老爷子还不想和这个王浩撕破脸皮,即使这个小家伙自己现在很反感。但是他现在是老姚的孙子,人家是来给自己拜年。

    如果自己一生气,把他撵出去了,那可就贻笑大方了。再就是现在正是新年,前来拜访的络绎不绝,自己往外撵人,怎么的也说不过去。

    出于这两方面的考虑,再有z石化这个难题,现在还不知道这个小子的真实意图。即使他表面上说必须要成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