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263章 不欢而散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没有也不需要依靠自己,但是任老爷子知道,王浩的话还没有说完。自己完全掌控着石油部,你即使有低价协议。

    但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我不相信我审核个你一年半载的,我看你的合约还会不会生效。

    只是自己一直隐忍,王浩不但不给自己面子,还一味的教育说服自己,任康年火了,实话说,老家伙面上过不去了。

    “桥归桥,路归路,z石化是z石化,z石油是z石油。我言已至此,已经仁至义尽!你请吧!好自为之!”

    王147浩暗暗摇头,好凌厉的做派!你是有过人之处,也有傲人的资本,但是太自傲了。

    “既然任爷爷您坚持自己的看法,那我也实在没办法。只是我认为,这一次,您可能真的看错了形势。”

    王浩说完不再言语,是该让这个老家伙碰碰壁了,否则他还真以为自己,完全可以左右的了一切。

    你是势大根深,但是不要忘了这是和谐社会。你们代表的终究只是少数人的利益,可以允许存在,但绝对不允许为所欲为。

    王浩站了许久,见任康年实在是不想和自己说话了。他一时也没什么好想法,想起这个任老爷子自傲的性格,还是不忍心说了一句。

    “任爷爷,我走了,但是我为的是人民,是大众。哪怕身份低微,但是我会时刻的提醒自己。

    我希望为任一方,就能造福一方百姓。既然上位,就要纵观天下疾苦、百姓民生。正所谓登高望远,登得越高。

    得不到民心,失去了人民的爱戴,那么就有可能摔的粉身碎骨。任爷爷,告辞!”

    任康年哪能不知道王浩在指什么,脸上瞬间青红一片,大手一挥。

    “请便。”

    王浩哈哈大笑,转身迈步走出了任家的大门。看着面前的松涛小路,不禁心内暗想。

    任康年其实不傻,他言谈举止锋芒毕露。在真正的利益面前,谁能做到拱手相让。可惜呀!

    是什么导致这个老人家如此的失衡?权力利益、名利声望!王浩不敢苟同,正是这些世俗的负累,人才会真正的迷失方向。

    他低头默默的沉思着,随意的往前走着。身后传来了一阵汽车的喇叭声,王浩不禁回头。

    一辆非常好看的小甲壳虫,悄无声息的跟着自己。发动机竟然没有一点声音,要不是喇叭响,王浩在这种思考的状态下,是绝对不会感觉到的。

    “喂!高富帅!上车呀!你来我们家拜年,还没对我说过年好呢!你快说一句给本大小姐听听,告诉你,说得好听有奖呀!”

    ‘噗’王浩只感觉自己要血喷!这妞虽然坐在车里,但犹可看清她的气质,有一股子分外独特的韵味。

    小巧而圆润的鼻翼,白晰的脖颈在敞开的淡粉色旗袍领子下惹隐惹现,胸前双峰给人一种膨胀的感觉,愈发的神秘。

    仅此一眼,江淮女子的委婉在这一刻彰显得淋漓尽致,令人耳目一新。

    还别说任彩蝶的流波似水,却又热情似火,王浩受不了她含义复杂的注视,忙咳嗽一声。

    “不,不用了,我惹你爷爷生气了。这不赶我出来了,我就住前面,走走就倒,就当散步了。”

    “切!胆小鬼!”

    任彩蝶一把推开右向的车门。

    “上不上来,爷爷让我给你带话,还有,带你去看些东西。”

    王浩看了看任彩蝶精致的美丽、精雕细刻的妆伴。这个女人画完妆和原来在大厅之时,像完全换了一个人似的。

    但怎么看任彩蝶也不像在骗自己。

    “那什么,你现在告诉我不行吗?我真的还有事,改天陪你去看好吗?”

    王浩说的吞吞吐吐,没想拒绝这个女人。实话说,他想和任彩蝶聊一会,他想侧面的打听一下任老爷子究竟有什么打算。

    “好呀,不上是吧,那拜拜!高富帅,别后悔呀。”

    任彩蝶斜着身子要关车门,王浩心急眼快的走上前替她把车门关好。

    “别误会,我真的有事。这样改天我请你吃饭,怎么样。”

    任彩蝶一踩油门小甲虫轻巧的向前冲去,留下呆愣的王浩傻傻的站了半天。

    “我肋了个去的,不说话拉倒,你差点压了我的脚。”

    话声刚落小甲壳虫又倒回来了。

    “你肋什么去?很累就上车呀,你究竟上不上来。”

    任彩蝶的声音很严肃,好像有些生气。女人的思维无法琢磨,我不上你车你生什么气呀。

    “上不上,不上我回家了,我也没必要出去了。”

    王浩疑惑的看了一眼这个江南小女子。

    “你真是要带我去看什么东西?”

    “废话,去不去,爷爷让带你去的。”

    王浩不再迟疑,自己毕竟是个男的,人家才是女孩。端的扭扭捏捏的架势,实在不是王浩的性格。

    他一矮身进人了车内,甲壳虫看起来小,坐进去还是很舒适的。王浩伸直了腿,深吸一口气。

    “还真香,女人的车就是不一样,不知道用不用买票。”

    这句话王浩存心想说,说实话,王浩进车之时突然有一种感觉,自己上当了。因为从任彩蝶的嘴角,王浩看出了一抹坏笑。

    “还真有你的,怎么,想贫嘴,别做梦了。我不是随便的女人,不要瞎想。”

    “是呀,随便起来不是女人。”

    “你!”

    任彩蝶说了一句,轻轻的摇了摇头,右脚使劲的踩了一下油门。王浩不注意,被猛地晃到了椅背上。

    “哎!没办法,女人开车就是麻烦。再说你开车的时间是不允许穿高跟鞋的,你没学过理论?”

    任彩蝶也不说话,径自的开着车。故意专注着路面,车子稳稳的拐了个弯,驶离了象山。

    到了大路却不进城,而是向郊区开去。二月的天黑得早,夜色慢慢的变浓,公路两侧的路灯已经开始履行自己的职责。

    王浩盘算着方向,心里腹诽了一会,想问问任彩蝶要带自己去哪里。看着她故作冷艳的样子,也懒得问。

    既来之则安之!王浩也不罗嗦,权当有人开车带自己兜风了。连续两晚上都没好好睡一觉了,他干脆放躺了座椅开始假寝。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