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267章 怒火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尽管王浩口头上,不承认任老爷子对自己的算计 使他很被动,实际上王浩的内心中早已恨恨不已。

    身为秘书长的一年来,自己经历了太多。看得太明白了,任老爷子完全是陷自己于不义的死地。

    倒不是说王浩害怕这个卢德华,他是怕自己的名声受损。他不想落个不择手段,阴人不讲低线的坏名声。

    政治,从来都是讲究利益的最大化,王浩必然会为了自己的政治名声而不得不做出选择。

    这就是任老爷子的算计,也是任老爷子吃定了王浩的一个唯一的办法。王浩恨呀,都是女人惹的祸,他真不愿再搭理任彩蝶。

    想想自己也没打任彩蝶什么注意呀,凭心而论,王浩答应任彩蝶出来的目的,还是为了能有个缓和的余地。

    王浩站起身,伸手拉起了as任彩蝶。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

    “走吧,戏都演完了,你们的目的也达到了。既然这样,我就配合一下。”

    任彩蝶有些羞愧,不好意思的随着王浩走出了包间,两个人刚出门口,就被急匆匆迎上来的警察叫住了。

    “站住,你们是干什么的,请出示证件。”

    王浩没说话,任彩蝶有些生气。怎么这么不长眼,本大小姐都不认识。还是爷爷安排的人,怎么回事呀。

    见王浩依然往前走,任彩蝶瞪了几位警察一眼,也跟着往前走。

    “哎!说你呢,听不见吗?妈了个巴子的!”

    骂人,王浩憋了一肚子火。但是今天说什么也得忍忍,自己正被算计着呢。王浩装作面不改色的看了一眼任彩蝶。

    “美女,他骂你。”

    任彩蝶不满地瞪了王浩一眼,一转身面对着走上来的警察。

    “你敢骂我?你找死,我没心情搭理你们,给我滚一边去。”

    任彩蝶话音刚落,不聊这个胖胖的警察很没形象的抖出了手铐。伸手就要抓任彩蝶的手,想把他铐起来,嘴里还歪歪唧唧的说。

    “小姑娘哪都好,长得还真不错。干嘛在这里卖身呢,走吧,跟我们回警察局,好好交代问题,大过年的有关系赶紧找吧。”

    任彩蝶被说愣了,这胖警察说自己卖身,那就是说自己是妓女呀,她呆愣愣的看了王浩一眼,不料手就被铐上了。

    王浩不得不出面了,现在的任彩蝶就差掉眼泪了。调皮任性的样子全都没有了,还在眼巴巴的看着自己。

    这一眼一下触动了王浩心底处的那抹柔软,他看着胖警察。伸手指了指这个胖胖的家伙,晃了晃。

    “审查市民,或者说你们想请嫌疑人回去协助调查,就没个章程?”

    胖警察眼一瞪,一脸不快。

    “我还没抓你呢,你还真有意思,弟兄们,把他铐起来。乱吵吵什么?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儿?

    一嫖客还敢跟我讲道理,抓不抓你还不是我一句话的事?”

    王浩严肃的瞪了一眼要给他戴手铐的民警,却不料任彩蝶一下扑到了自己的怀里呜呜的哭了,王浩生气了。

    “你的意思是,卖不卖淫是不是嫖客,全在于你个人喜好,根本不需要调查?也没有一个例行程序?”

    “还要程序?我一眼就能看出来你们是干什么的。孤男寡女,一起开房,不是卖淫嫖娼是什么?

    我说什么就是什么,我的判断就是正确的,就是程序。我不管你是谁?今天碰到我算你倒霉,人家过年走红运,你是有霉运,我看你也就是个衰命!”

    ‘噗’这句话差点把王浩气喷了,自己不是走衰运能被任老头算计。丫丫个呸的,还真是邪。

    这家伙口气真够大的!不过王浩也不怎么的吃惊,基层的干部能说出这样的话的不在少数。

    也是有时对待实际工作方式的需要,遇事之后粗暴处理的更是大有人在。而且很多基层干部在考虑问题时往往比较简单直接。

    就像这位民警,长时间与犯罪份子打交道,造成了他们处理起问题,只好使用连骂带打再加恐吓的低劣方式。

    有过jn市经历的王浩深有体会, 王浩打定了主意,不想和胖子发生冲突。

    “你叫什么名字?你们今天谁负责指挥,把他给我叫过来,对于你的粗鲁执法行为我可以不加追究。”

    没想到这个胖警察吃了昏药了,根本不理王浩的语气,不加思索的说。

    “我叫什么也是你能问的?嗨!我就奇了怪了,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还叫我们局长,我们局长也是你叫的。”

    话没说完,几个警察拿着铐子就要拷王浩,反应过来了的任彩蝶大叫一声“我去你的”一脚踢了出去。

    这一脚真狠,还踢得正是地方。靓丽的粉红色高跟皮鞋正中胖子的下体,胖子‘嗷’的一声,抱着自己的蛋蛋直接蹲下了身子。

    随着胖子的叫喊,疼的脸上的冷汗刷刷直流。他呲牙咧嘴的呼呼乱叫,暴跳如雷,伸手一指任彩蝶。

    “给我打呀,打呀,我草他母的,干死她!”

    几个弟兄们一看,这还了得,抡起拳头就朝王浩打来。

    任彩蝶被拷着,王浩一把抓住任彩蝶拖到了身后。没想到‘出溜’一下任彩蝶从王浩的胳膊下钻了出来,对着冲到最前面的高个警察就是一个飞腿。

    这个高个一心想揍王浩,哪料到任彩蝶会突然冲出来。一个不留神被一脚踢在腰上,咧歪了一下没站稳也被踢趴下了。

    王浩很无奈地看了看,心里暗叹又是一年了,自己怎么的也不能再打架了,要以德服人。

    以拳头压人,动不动就打架,可是会降低了自己的身份。

    任彩蝶哈哈大笑,看着王浩。

    “怎么样,我厉害吧!告诉你说,你别看他是警察,他真打不过我。”

    王浩摇头笑了笑。

    “想不到你还挺暴力!”

    任彩蝶冷哼一声,謓怒道。

    “我暴力,切!你是没看到我那帮哥们,我们那帮哥们姐妹在一起才叫暴力,我呀!现在已经收敛多了。你少指责我,小心我连你一块打。”

    王浩哪还顾得聊天,胳膊往前猛的一抄,抓过期间一位民警轮过来的拳头,顺势往怀里一拉,连胳膊带人直接摔到自己的身后。

    可怜的民警只感觉自己像个小燕子似的飞向了墙壁。‘嘭’的一声闷响,和雪白的墙壁来了个亲密大熊抱。

    任彩蝶瞪大了眼睛看着王浩。

    “哇!太厉害了,难不成你练过?”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