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269章 队长干仗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刑警队长也是个聪明人,见王浩仍旧不肯表明自己的身份,只当他是真来这里和任彩蝶私会,怕被传出去名声不好。

    很多身兼要职,这样的事被传出去,多多少少的会影响形象。更何况被警察抓,还发生冲突,这就太丢人了。

    as  不好意思说不要紧,我就假装不知道。要的就是秉公执法,所以他索性假作公事公办的样子为任彩蝶打开了手铐。

    王浩也没阻止,现在只想早些离开。自己在这个是非之地呆的越久,麻烦越多。大队长严厉的呵斥着自己身边的部下。

    责令队员们向王浩和任彩蝶道歉,地上的两个人早就被自己的同事们扶了起来,队长让道歉,才意识到惹不起人家。

    没办法赶紧道歉,王浩摆了摆手,表示即使是误会,那就算了。心想反正也没吃什么亏,还是赶紧走吧。

    王浩拉着任彩蝶和大队长道了声别,正要离开,不料随大队长一起上来的,一位戴着金丝眼镜的干警不愿意了。

    金丝眼镜名叫蒋大庆,三十八九来岁。长的还有一点文质彬彬的意思,脸色白得吓人,也不知是天生如此,还是有什么皮肤病。

    他跨前一步挡在王浩身前,没有好脸色的说。

    “误会?真要是误会的话,我的这些弟兄们白挨你一顿打了。”

    说完看向刑警大队长穆双林,脸上露出一股轻蔑之色。

    “穆队长,这是我们局里多个分队联合执行任务,你的处理方式可不对呀。这两个人就不是嫖娼,也有袭警的行为。

    按道理应该带回局里接受处理,难道说警察执行公务,被打了就白打了?”

    这话说得够重,穆双林知道蒋大庆对他心中有气,本来刑警队长的位置应该是这个蒋大庆的。

    蒋大庆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辛辛苦苦熬了几十年,到最后还是一场空,现在只能干个治安大队大队长。

    他感觉穆双林狗屁不是,只是因为干部身份,从野战部队一转业,正好赶上刑警队大队长要退二线。

    这人就是个命,所以说命里没福就该得遭罪。转业时穆双林由部队首长,亲自打电话到市委组织部正好顶了他的上位。

    这就成了一个底火,再加上部队转业的穆双林自从来到了刑警队,还没办一件像样的案子,于是更成了他轻视穆双林的理由。

    蒋大庆为人高傲自负,是警校毕业的专业人员。自诩是大局长姜海洋的人,因为他和姜海洋走得比较近。

    刑警队长是局党委会常务委员,这就更让蒋大庆眼馋不已。常委就有决定权,而自己只是个委员,差了一大截。

    他一直都在等待机会,今天他遇上了。他根本就没有听到,那个附到穆双林耳旁的队员对穆双林说了什么。

    人有时候钻了牛角尖还真没办法,他处处盯着穆双林,今天找了这么个机会那肯轻易放过,再说自己的要求名正言顺。

    要是让他知道任彩蝶是谁,试想给他一千个胆子他今天也不冒这个险。人有时候失算了,还真不能怨天尤人。

    穆双林知道这个蒋大庆是故意找事,不过这下自己真不怕了,人家任彩蝶是谁,他立刻意识到自己的机会来了。

    自己是市局常委,按道理来说比蒋大庆高一级。但是平时穆双林都躲着蒋大庆,原因自己刚来,再就是他不想惹事。

    今天可不一样了,我不杀杀你的威风。老虎不发威,你还真以为我是病猫了。

    “照你这么说,今天这事你要处理了?”

    穆双林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蒋大庆冷冷地说道。

    心想就算你是大头姜海洋的人,今天不长眼,我也得治你一治,还能总躲着你一个的治安大队的大队长?那我以后的工作怎么开展?

    王浩是谁,心想这奶奶的怎么了。点背不能怨社会,喝口凉水都塞牙。一看自己成了双方利益斗争的导火索。

    他干脆摆了摆手,不满地说。

    “既然你们意见不一致,那好,我和我女朋友就在这里等你们的处理结果吧。”

    蒋大庆狠狠地瞪了一眼王浩,张嘴说道。

    “你算个什么东西,你他妈的给我闭嘴。”

    他心中气不少,心想你一个犯罪分子牛什么牛,在这里,还真没有你说话的份儿!

    王浩的气喘出来都是粗的,真上火了。任彩蝶看着王浩生气的摸样不禁有些心疼,心想不要说你一个小小的警务人员,他连我爷爷都敢教育,还会怕你这个小警察?

    到现在这些人还不知道自己是谁,任彩蝶打定了主意,她要闹一闹,闹他个天翻地覆,让以后听说了自己名字的人都要俱怕三分。

    蒋大庆这一开骂,穆双林知道好戏要上演了,正等着机会,一看任彩蝶要发作。连忙伸手阻止了任彩蝶。

    上前一步,对着蒋大庆‘啪、啪、啪’的狠狠打了几个耳光。一边打心里还在想,看你身后的人是不是舍得下力气保护你!

    “蒋大庆,你放肆!我警告你,你给我立刻离开这里。在这里我是领导,我说了算。”

    穆双林打完了,又踢了蒋大庆一脚,还假装对他是了个眼色。人呀人呀,正是这个眼色的应用。

    让事后仔细回忆起来的蒋大庆明白了过来,他连滚带爬的求到了穆双林的家门,好歹为自己保了个饭碗,被一撸到底发配拘留所当了名管教。

    蒋大庆哪吃过这种亏,还是在犯罪人员(他从心里把王浩和任彩蝶看成是罪犯)与一帮干警的注视下自己被打。

    他不管不顾的像个山村莽夫似的一头冲向了穆双林,和穆双林动了手了。可是自己那小身板哪是穆双林的对手。

    被穆双林连摔带打折磨了个半死,差点当成了个沙袋子。穆双林实实在在的野战兵出身,练了多少年了。

    旁边的干警一看不好,想拉架又不敢。有几个着急的急忙通过喊话器报给了局长姜海洋。

    因为两个人是真打,打得蒋大庆看样子都吐了血了。穆双林也没讨到好,鼻子不知道什么时间被捣了一拳,也是鼻血直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