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282章 衣锦还乡老鸦屯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那个在大学期间半工半读,从地摊上淘衣服穿的莘莘学子回家了。那个从不用化妆品素面朝天的大学生回家了。

    那个连吃的饭菜都是省之又省,是打工赚钱,维持着生活费、杂费,从不跟班级的任何女生攀比的晴雪回家了。

    那个上了大学还找不到工作的晴雪回家了,那个读书无用,猪狗不如,不记的父母的晴雪回家了。

    十里八乡唯一的大学生名医回家了。十里八乡唯一的开轿车的晴雪回家了,十里八乡,不——整个hz市也没听说有老外做司机的女医生的回家了。

    哭泣的晴雪激动万分,被爸爸一把抱起来拥入了怀中。多少心酸,多少苦辣汇集成四行滚滚的激流奔淌不息。

    那已经烂掉了几块木头,吱吱呀呀响的木门拉开处,一个佝偻着直不起腰身的五十多岁的病态村妇,颤颤歪歪的叫唤着走了出来。

    “妈——妈妈——妈!我是雪儿呀,妈——!”

    “雪儿?——晴——雪——!”

    晴雪挣开爸爸的怀抱,飞身扑向了妈妈。七年了——整整七年多的时间,自己没有见到过妈妈。

    七年呀!——人生有几个七年!

    爸爸转回身,一把抱住了母女二人,一家三口跌坐在自家门口,那破乱的门阶石上嚎啕大哭。

    看的村民们伤心不已,都是老鸦屯的村民,都知道是怎么回事。现在看起来人家的孩子是出人头地了。

    “这是当了官了?”

    “发了财了吧?”

    “应该是专家学者吧。”

    “嗯,我看也像,电视上有学问的人,都和外国人在一起研究问题。”

    “不简单呀,不容易呀。”

    “这孩子出息了,前些年是不敢回家呀。”

    “是呀,可不是吗!欠了一屁股债,谁说不是呢。听说最后不还信用社的钱,那是要被抓去坐牢的。”

    王浩依然坐在车中没动,仔细的听着村民们的议论。安得利下车后走到了王浩的车门边,耐心的等待着王浩。

    许薇和寒雨蝶急忙走向了晴雪,拉起这坐在地上哭泣的一家三口。

    村民们都议论着不动手,他们有怨气呀。晴雪上学时,高中的时候就是家家户户凑的钱。

    这么多年了,知道他们家没能力,也都不要了。不要了,晴雪的父母出门哪能抬得起头呀。

    见了大家伙都躲着走,大家也明白,也不和他的父母打招呼。久而久之关系便淡漠了,变得极其陌生。

    七年的时光,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人的交往是相互的,你用的上我,我用的上你,对等才有依赖,才有感情的进步与加深。

    久而久之你对大家也没用,还故意的与大家疏远。和你交往不交往的都没什么多大的意义,当然就淡了那份最初的情怀。

    更何况一接触你就是听你说些很伤心的话,自己过得这个愁那个苦的。大家闲暇时是为了聊聊天,开心一下,谁愿意听谁天天哭鼻子抹泪呀。

    不过村民毕竟是朴实的,更何况人家孩子现在看起来是出息了。怎么看车里又下来两个天仙般的漂亮女孩。

    还对晴雪一口一个姐姐的叫着,不住的劝着老晴家的一家三口。天仙般的两位女孩绝对不简单,看那姿态与气势。

    绝对不是小家里出来的孩子,这样的打扮只能在电视里见过。在整个hz地区根本看不到,就是整个s省也挑不出来几个这样的女孩。

    村民们也加入到了劝解当众,有年长的大伯大婶不住的呵斥着晴雪的爸爸。

    “老晴呀,这是干什么呢,孩子都回了来,该高兴呀,看看孩子还带了客人,快进屋吧,家里去,家里去。

    外面凉,风又大。你看看我们小雪带的朋友都不一般呀。快让到家里去吧,也暖和暖和。”

    晴雪的爸爸这才缓过神,赶紧对许薇和寒雨蝶招呼着往屋里让。几个大妈大婶提前进了屋,赶紧的帮着收拾着。

    还别说外面看着是破破烂烂的老屋,里面收拾得却干干净净。王浩对安德里点了点头,安得利在众多村民的注视下。

    一手扶着车顶,一手打开车门,绝对标准的礼迎出了王浩。王浩恨恨的瞪了安得利一眼,安得利咧着嘴笑了笑。

    “我的意思是让你把东西拿下来,你这是干什么呀,摆什么谱呀。”

    安得利摸了摸脑袋,和王浩一起打开大沃尔沃商务的后门往下拿着东西。这时过来一群小伙子,他们一看就是经常干活的棒小伙。

    各各膀大腰圆,胳膊粗得像大腿。

    “我们来,我们来。这么多东西呀,我们帮你们拿,您们远来是客呀。”

    王浩也没阻止,他也是农村出来的孩子。自己小时候就被爷爷带到了革命老区隐匿了身份,当然知道村里来客了的习惯。

    他打开一条烟,拆开几盒对着看热闹的村民们分发着。都经常出门打工,大家没抽过,也听自己的老板吹嘘过。

    当一个在南方最开放的城市做泥土小工的小伙子接过烟时就愣了。我的天呀,传说中的‘至尊’呀。

    这一盒恐怕也得几千块吧,他拿着烟的手不住的抖着。记得自己帮公司的老总洗过一次车,当时老总车里就一条。

    珍惜的和宝石似的,说是晚上请客要送给大官的。给他讲了半天这烟的好处与价格。

    就连自己的老总都没抽过呀,听老总说买都买不到,有价没市呀。那是因为自己的老总有147个大伯在省委当官,才弄了一条。

    第二天就听说了,老总签了个大买卖,拿下了一座楼的整个工程。一条烟就能换座大楼的买卖干干,人家这个人,竟然随意发。

    还是发给我们这些农民抽,这人是干什么的呀。小伙子手不住的颤抖着,脸就变了色,一把推开身边给自己点烟的好兄弟兔子。

    “点毛呀点,拿过来,你也不睁开眼看看,这烟也是你能抽的。给我,快去叫你爹去,就说不知道哪个省的大官来了,快去呀。”

    “切,荆棘哥,你少唬我。你看他那样,顶多是城里哪家有钱人家的大公子。整的那么白净,怎么能是当官的。”

    “你还敢反嘴,你看人家那架势,你再看看人家那摸样。绝对不是个经商的,你还不给我赶紧的?”

    兔子也不敢和荆棘犟嘴,兔子对荆棘老佩服了。跟着荆棘出门打工从没短过钱,自己村里他就佩服荆棘一个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