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284章 就是罚站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赵老六急急忙忙的赶到老晴家的时候,吓了一跳。老晴家被好事的村民门围的水泄不通,里里外外墙上墙下都是人。

    很多看不见的,有那着急的竟然爬上了墙头、屋顶看热闹。赵老六一愣神,暗叹一声,不好,里面可是大官呀。

    怎么说别惊了驾,要是引得大官不满意,自己可得挨批评。他赶紧扯开那破锣嗓子,大声的吆喝起来。

    “都下来,都下来,不成体统,像什么话,没个样子,你看看你们,看看,都给我下来,下来。”

    村民们一看见是村长赵老六来了,赶紧从房顶院墙上爬了下来。赵老六可是惹不起,在老鸦屯,那就是土皇帝。

    “老六叔,您也来了?”

    “废话,兴你们来,不许我来呀,你说说你们这德行,一个个和个猴子似的,真给我丢人。

    我说二成子,你去看着那车,我可跟你说,把那些孩子给我弄一边去,那可是省委领导的车,不要说我没和你打过招呼。

    看见了吧,要是出了什么问题,我收你家一亩地,我让你喝西北风去。”

    二成子刚从房头下来,跌了个屁股蹲,爬起来冲着赵老六不住的哈腰点头。

    “什、什么?真是省委领导的车?”

    赵老六点了点头,自己来时可是围着车看了一大圈,那s省省委几个字可是清清楚楚的。

    二成子吐了吐舌头,老刘一瞪眼,吓得他赶紧缩回舌头,挺直了腰身,还对赵老六敬了个礼。

    “您瞧好吧,老六叔,俺这治保主任可不是白给的。坚决完成任务,绝不给您丢脸。”

    赵老六没理二成子,迈步向老晴的小院走去。一边走,一边摇头。

    “哎!这都什么事呀,你看看这房子破的。”

    老晴买的这个老屋,可是有了年代了,少说也有七八十年了。乡里的土屋,四面墙都是在下面几层砖的基础上用泥巴夯的。

    院墙早就被雨雪侵袭没了,晴雪她爸没办法自己又活了点泥巴,加了点草垒起了半人高的泥巴院。

    这样才能挡住些狗呀羊的,不至于让那些畜生到门前来糟蹋。至于说安不安全,防不防盗,压根就无需考虑。

    成天开着门,贼也不带光顾的,人家怕沾了那一份穷气。赵老六走进院门,看了看被土填的平坦的院子,点了点头。

    还别说老晴真是个仔细人,到处收拾的蛮干净的,利利索索的。院子里的村民不住的向他打着招呼,他点头应付着。

    堂屋前站着一位金发碧眼的老外,还真是威武不凡。整洁的衣装一尘不染,那鹰钩鼻子像极了撸井吊绳上的挂钩。

    “哎呀,您好您好。这么大老远的来了快进屋坐坐,站在这干什么,快进屋快进屋。”

    赵老六打着招呼就要去拉鹰钩鼻子的手,不想手腕刚送过去,就被鹰钩鼻子拧了个麻花,连胳膊带人的把他推到了一边。

    “你,是干什么的,首长在里面,请不要打扰。”

    安得利就是想给这个村长来个下马威,看着赵老六走进来,就听村民们小声地议论村长来了。

    安得利心里有气,什么村干部,村民的死活都不管。你管是管了,你倒是管到底呀,害得人家住窝棚,差点没死了。

    看看晴雪他妈,要不是因为住窝棚潮的,那腰能成那样。虽然有累的原因,不是前期治好了点吗,这下坏得更厉害,直都直不起来了。

    赵老六打了个趔趄,脸上的汗就下来了。看样子这个外国鸟还真是保镖一级的,身手不错呀。

    自己这二百来斤人家和玩似的就把自己弄一边去。说什么首长在里面,我那个妈呀,到底是多大的官呀。

    记得以前在乡里有部队驻防时,自己看到的被称为首长的。人家那官可大了去了,手下的兵都是一万多人。

    什么机枪大炮,汽车战车的什么都管。难道里面的大官是个军队首长,军队首长和老晴的闺女是什么关系呀。

    话说老晴家这闺女长得可真水灵,自己还想着和老晴说说,找不到工作,回来给自己做个儿媳妇呢。

    有文化,有摸样,在村里干个会计什么的那不是自己一句话。他也不敢计较,舔着脸笑呵呵的对安得利说。

    “那什么,外宾同志,我是赵老六,这个老鸦屯的村长。听说领导来了,我想进去打个招呼啊,您看,怎么样?”

    找老六说的结结巴巴,他就没接触过多大的官。更没和当官的说过话,自己和最大的官说过话的就是自己的乡长。

    “村长?你说你是村长?嗯!好吧,赵老六,你在这里等着。”

    安得利普通话说得很标准,赵老六倒是听懂了。但是安得利说完依然不动,笔直的站在门口,眼睛看着院中,没了下文。

    赵老六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也不敢走,更不敢乱动。只能陪安得利站在屋前干候着。

    猛然间他才想起,对呀,这叫听宣!就是古时候等皇帝召见呢,大官哪那么容易见呀。赵老六一边心思着,汗就不由自主的下来了。

    足足站了二十多分钟,赵老六的腿都站麻了。才听见外面传来了沸沸扬扬的声音,还有汽车的喇叭声。

    一定是乡党委书记来了,赵老六看了一眼鹰钩鼻子,见鹰钩鼻子依然不动,只好小声的说了句。

    “领、领导。可能是我们乡党委书记来了,我去瞅瞅去,我马上就回,马上就回。”

    安得利看了一眼自己面前的赵老六,严肃的说。

    “你给我老实站好,立正,抬头,挺胸。就这样,站好了,站不好我抽你。”

    这下院子里的村民们可傻眼了,村长被罚站,看样子弄不好还的挨打。外面听说乡党委书记来了,还不让去接。

    俺那个娘呀,乡党委书记几年都不来一次。长什么样大家都不太记得了,还是刚当乡长时来老鸦屯,在村口外远远的走了一圈。

    这个老外也太大条了吧,竟然说我们的村长,但是村民们想是这么想,也只能想想。骨子里他们都是惧怕老外的,特别是像这样一个如此魁梧并且给大官做司机的老外。

    乡党委书记莫向年被一伙村民领进了院子,刚想往前走。安得利一抬头,做了个止步的动作,然后迎着乡长走了过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