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285章 下马威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安得利最欣赏的就是有社会责任心,一心想着百姓的领导,最痛恨的就是虚伪做作与沽名钓誉的官员。

    作为一村之长,还是贫困山区,你能力有限,我不予追究。怎么说前期你也努力了,好坏也办了点事,也算解决了晴雨上学的问题。

    但是作为一乡的党委书记,乡里出了个大学生。还是如此贫寒的学子,你们乡唯一的一位大学生。

    安得利无法想象,无法对自己解释。你这个乡长做过什么,办过什么。不要说这件事,说白了,国家早就提倡的村村通公路,家家用上电。

    可是现在呢,现在的老鸦屯,是安得利在思想中不敢想象的。自己想要给手机冲个电,竟然发现这屋里连电线都没有。

    安得利生气了,这个老外真的很生气,他耸了耸肩膀,对王浩无奈的摇了摇头。

    “今天我要发火,你不要阻止我。我很生气,我亲爱的浩,这是我不可以原谅的。”

    王浩想过现实会很惨,但是实在没想到会有这么惨。他想过晴雨家很穷,但是没想到现实比想象得更加不堪。

    王浩无法阻止安得利,也根本不想阻止。路桥建设是公共服务的一部分,是一个地方政府应作的实事。

    大型公路是国家的责任,但是乡村公路完全就得地方政府来负责,还需要有良知有责任的企业承担一部分。

    现下的情况,完全反映出了一个重大的问题,那就是不作为与得过且过。可见有多少人尸位素餐,不干实事。

    政府每年都要收取大量的税收,要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不能都用在挥霍和吃喝上面。

    hz市再穷也不可能连乡里的公路也不修,要想富先修路,这是恒古不变的原则。这倒好,自己一伙三肠六肚差点没被颠出来。

    再说连村民用电的基本投资也负担不起。一时之间由点及面,想了许多,王浩对hz市的官员很生气。

    见安得利如此一说,随意的点了点头,他不想去劝解。安得利很少生气,他都生气了,自己还说什么。

    王浩知道自己一来动静不会小了,如此的偏远山区。恐怕一定会惊动乡长,和乡里的领导吧。

    既然如此,还没有出s省的范畴。那我就替你们的上级教育教育你。一个乡级干部,不为人民做主,还当的什么官。

    十里八乡,十里八乡。十几里的事你都办不好,何谈其他。坐在这个位置上不是要你混吃等升迁的,是要你为乡民服务的。

    安得利见王浩不知声,就知道王浩也在生气。他顾不得休息,转身来到了门口,他知道如此的来到老鸦屯,必有‘高官’到访。

    安得利正琢磨着,好吗,村长来了。村长是个小人物,安得利不肖与他一般见识。他知道村长能来,后面肯定还有更厉害的主。

    得了,一村之长,我罚你个立正吧。作为少将身份的安得利,想罚个立正那太简单了。

    正罚着乡党委书记来了,安得利这才迎了上去。不是说他有多么重视乡党委书记,一个党委书记还真如不得法眼。

    但是安得利不想让党委书记感觉到自己是党委书记。他明白这些基层的官员的心态,特别是如此不办实事官员的心态。

    “你们是干什么的,站住。在这等着,这里现在戒严。”

    安得利也是真生气了,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话。说完还漏了一下自己腰间的手枪。

    党委书记莫向年的汗瞬间就下来了,便衣警卫,还是外国人。自己来时也围着外面的豪车转了一圈,确定了是省委的通行证,已经把证件号牌告诉了县长。

    乡党委书记不傻,外国警卫他倒是听说过。那可是副国级以上的国家领导人才配备的警卫人员呀。

    这些人都是有特别的特技功能,本领高强的高级警卫人员。自己闲暇时没事还研究了一下z男孩保镖。

    能被选为部级领导干部的保镖的都不是一般人,随着z国的国力日渐强盛,很多外国友人都加入了z国国籍。

    身怀特殊技能的大有人在,如此一来莫向年大气不敢出小气不敢喘。低着头看都不敢看安得利一眼。

    “报、报告,领导,我是乡党委书记莫向年。不知道领导前来,没有前去迎接,还请领导不要责怪,我们赖继波县长正在途中,马上就到,马上就到。”

    莫向年也是自己被自己吓怕了,说话哆哆嗦嗦,还好表达了自己的意思。安得利冷哼了一声。

    “县长,县长有什么大不了的,见得多了,你在这给我站好,立正站好。”

    赖继波还真不敢矫情,三十七岁的赖继波当乡党委书记已经七年了。这么多的年头还真没见识过大官,也就见过自己的副市长,连市长都没见过。

    乡里穷,地方小。市长根本不下来,那还是前几年市里评选hz市十前著名乡镇的时间,自己前去市里开会见了一次副市长。

    那次可是汗流浃背呀,副市长也没和自己说过话。只听得大会上的讲话,他就出了一身的汗。

    他隐隐的感觉市里会有大动静,可是开完会就完了,还号召发展种植牡丹和大力饲养小西南羊。

    没什么其他的措施与动向,回来后莫向年不禁笑了。紧张个屁,这一亩三分地还不是我说了算,发展什么牡丹,能卖几个钱。

    开会就是这么开的,回来传达会议精神他也是这么传达的。得过且过,一过就是七年,还不是这样过来了。

    正站着,外面传来了怨天哭地的喊冤声。村长看看和自己一样站在身侧的乡党委书记暗暗叫苦。

    你不是平时很能耐吗,我见了你头都不敢抬。今天这是怎么了,你也不敢抬头了。外面一定是疯婆子徐。

    徐氏两儿一女,前些年响应乡里号召种了一亩多的牡丹,还和牡丹收购公司签了约了,本想指望牡丹上市时卖个好价钱。

    怎奈收购公司买完了牡丹苗,等到要收购的时间一去无踪影了。这下可是害苦了一大批种植牡丹的乡民。

    去市里牡丹收购公司一问,这是好几年前的老品种了,现在都淘汰了,根本买不上大价钱,一亩地下来收成也就几百块。

    如此一来可时吭了一大批人,无奈上高无门,只能吃哑巴亏。听说人家这个公司是和县里有协议的,具体怎么回事,县里也没个解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