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286章 都是牡丹惹得祸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也许冥冥中总有定律,就在疯婆子徐氏赶到老晴家门口喊冤的时候,县长赖继波乘坐着一辆新式奥迪a4赶了过来。

    赖继波祖籍dz市,也是贫苦的农家孩子出身,现年48岁。长得相当具有北方汉子的特点,大脸阔口,浓眉朗目,足足一米九的身高,给人一种威势逼人的感觉。

    他也一样,虽然没有围着王浩的沃尔沃转圈。但是也认真的看了一眼车右上角的省委通行证。

    看完了不由的内心咯噔了一下,还真是s省省委的车。接到乡党委书记莫向年的电话,赖继波第一时间把通行证号码汇报给了市委书记宫芳。

    宫芳想了半天,还是拨通了冯岳泽的电话。这下倒好,不拨不知道,拨完吓一跳。传说中的官场新贵王浩,引资小财神到了hz市。

    冯岳泽在电话里千叮嘱,万吩咐。一定要好生招待,比自己到hz市的招待规格都要高。

    放下电话的宫芳不由得惊出一身细汗。老师的话她听明白了,隐隐约约中她感觉出了点什么,好像这个年轻的市委书记秘书竟然比自己的老师都厉害。

    作为一名女市委书记,宫芳全力得运用着自己作为一名女性的敏感。同时她也发挥着不同男人的优势。

    她的第一感觉就是自己有可能会与这个叫做王浩的年轻市委秘书发生点什么,这种感觉很强烈,强烈到她竟然有些期盼。

    赖继波走到门口时,正好碰到了告状的疯婆子徐氏。徐氏响应乡政府号召,足足种植了一亩地的牡丹。

    那是因为孩子他爹老徐身患肝疾多年,肝病对于这种贫困家庭来说犹如雪上添霜。本想靠牡丹卖点钱,好好治治病,没想到钱没拿到,最后人一气之下也没了。

    牡丹仙子没有垂涎老徐,隔着老徐的门冷漠的离开了。但是人间的牡丹仙子也没有照顾老徐的亡妻,一亩地的牡丹只给了六百块钱。

    赖继波是明白这件事的来龙去脉的,不禁赖继波明白,县里的很多常委都明白。这事是县委书记的小舅子一手操办的。

    他小舅子开了个牡丹进出口公司,利用当姐夫的县委书记的威势,私自与各乡镇签署了牡丹种植协议。

    他发出的牡丹苗都是过期了卖不上价钱的低略品种,也就是说他只管卖苗,协议都是废纸,管卖不管回收。

    架不住买的人多,实实在在的坑了一大笔钱。坑的人多了,事就越闹越大。最后没办法他姐夫一句话严厉追查。

    但是牡丹进出口公司已经宣布破产,作为小舅子的负责人早就携款潜逃了。具体去哪了众说纷纭,当然不了了之。

    谁闲的没事去抓县委书记的小舅子,那不是嫌自己官当得久了——蛋疼吗。这下倒好,县里指示各乡镇自己处理,想办法拟补村民的损失。

    如此一来烂摊子就交给了个乡镇,作为一个出了名的贫困县。下面的乡镇更不用说了,年gd能有百万就不错了。

    试想还不如一个企业,如此一来只能村民自认倒霉。大多数家里有壮劳力的,都出门打工赚了点钱,还能凑合着过上日子。

    和政府掰手腕,想想也就算了。干吃哑巴亏不讨好,但是疯婆子徐可是不行呀。丈夫一气之下走了,孩子才十几岁,是一点指望也没有了。

    她到处闹,到处告,告来告去竟然被抓进去好几回。也是办事的看他实在可怜,抓她也没意思,还有孩子没人管。

    把她一抓起来,三个孩子就天天蹲在看守所门口。那可怜劲没法说了,疯婆子有饭吃了,三个孩子没饭吃呀。

    最后一研究给她定了个精神失常,放了,也是为了让她回来照顾孩子。但是一个女人,怎么养的起三个孩子,疯婆子还是带着孩子四处告,讨饭也告。

    最起码去告状,信访部也好,其他部门也好都会给她点饭吃。闹的没办法了,只要信访部门一看见疯婆子到了。

    赶紧卖点馒头咸菜的打发他离开,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办法。年前疯婆子又去了信访部,信访部几个办事员东筹西凑竟然凑了三百元钱给了疯婆子。

    让她回来过了个年,疯婆子不疯,她也是没办法。孩子一饿,家里没吃的了她就得想办法。

    一听村里来了大官,疯婆子也不犹豫,这是个机会,自己一定要去告,说不定还能要点钱回来,给孩子们吃顿饱饭。

    告了这么长时间的状,疯婆子徐明白了一个道理。越是大官越讲道理,他们不会打人骂人,只会指使手下给钱打发人。

    走到门口的赖继波就感到一阵牙疼,疼的切入骨髓。他不由得恨恨的骂着县委书记周亚生。

    你舅子惹的祸,让我们给你搽屁股。赖继波忍了很久了,凭这一件事还不能扳倒周亚生,周亚生和自己一样市里也有人。

    他暗暗地嘱咐自己的秘书,看情况。实在不行的话直接拖到车上,先带回县里关起来,就说拉回去解决问题,千万不要引起省委领导的注意。

    赖继波其实还在考虑一个问题,我是不是看热闹不管。事闹大了领导生气了,那么倒霉的一定是周亚生。

    但是又一想市委书记宫芳已经在路上了,那可是自己的大靠山。说不定十几二十几分钟就到了,千万不能在宫书记面前出事呀,那样连累了宫书记,自己就是千古罪人。

    所以他选择了先想办法把人弄走,只要弄走了什么话都好说。由不得自己捉摸,既然是周亚生的屁股,还是你自己擦吧。

    他收回了想法,一个电话打给了周亚生。周亚生一听省委领导到了老鸦屯,疯婆子又去告状,暗暗叫苦。

    说什么也说不过去了,要是自己进了省委领导的法眼,这一生就到头了。他把自己的小舅子在心里骂了个狗死千遍。

    气的照着客厅的玻璃大茶几就是一脚,大茶几翻了个个。啪嗒一声摔在地上,质量真好,竟然没碎。

    他老婆从里屋急急忙忙的跑了出来,刚骂了一句,竟然被周亚生扇了个大嘴巴子。听周亚夫骂骂咧咧的说明白了原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