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287章 管中窥豹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听周亚生说完,他老婆这才害了怕了,进里屋拿出五千块钱。

    “你个混球,不就这么点事吗,你去给她,一户怎么都好说。给她不就完了吗,你可要记住,那人间天堂的房子是谁给你买的。”

    周亚生拿着钱摇了摇头,他没得选择。自己一次和老婆去人间天堂sz市旅游,还真看好了那处地方,为了买那套房子,他也下了血本了。

    他给牛王乡派出所所长牛大柱打了个电话,让他马上带着民警先把疯婆子控制起来,带到派出所再说,自己随后就到。

    牛大柱二话不说,叫上两个人就来到了老鸦屯。到了正看见县长赖继波在问疯婆子话,党委书记莫向年也站在一旁。

    旁边还有个外国人,也听得津津有味。他走上前先和赖继波认真的交代了一番,说是书记指示要他带疯婆子去派出所谈赔偿问题。

    赖继波乐的撒手不管,没发话。牛大柱只好求助的看向自己的乡党委书记莫向年。莫向年暗暗地摇头,你看我干什么呀,我现在管不了呀。

    牛大柱只当书记是默许了,走上前严厉的对疯婆子吼道。

    “说了你多少次了,这个问题开年就解决。你倒好,净添乱。走吧,跟我走,我带你去解决问题。”

    疯婆子徐哪敢就范,她最讨厌警察。这些警察哪次抓她都得折磨她一顿。不是打就是骂,要不就是不给吃的,还不让睡觉。

    “我不去,我不去,你们这些狗官,去了就是打我,我不去呀。”

    牛大柱哪能等疯婆子乱喊,抓起她的胳膊就往警车上拖。

    疯婆子挣扎着不肯起身,依然坐在地上。他的三个孩子一见警察又要抓自己的妈妈,不管不顾的冲了上来。

    两个十一二岁的小子,上来扑到牛大柱身上就开始撕扯。岁数稍大一点的竟然张嘴狠狠地咬向了牛大柱的胳膊。

    牛大柱哎呀一声,虽然被咬的生疼。也不敢怎么样,只能大叫着,威吓像狗一样的孩子不准咬。

    县长书记都在身前,身旁还有个外国友人。牛大柱不傻,自己坚决不能动手,动手就会出问题。

    哪怕把这两个小子骗回去,只要到了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就是拔了他的皮,那还不是自己一句话。

    他带过来的两名干警一看自己的所长被小孩咬住了胳膊,所长还不好意思下手。快步的冲了过来,对着孩子就是一脚。

    这一脚踢得很不是地方,正好踢在小孩的肚子上。也没个轻重,一下竟然把小孩给踢晕了。

    如此一来事就大了,安得利心里一阵心酸。他没想到一个大人下手这么狠,更没想到警察会打一个孩子。

    刚想出手,却不料四周看眼的村民们不愿意了。怎么说都是一个村的,人穷但是心齐。

    村民们有不少种牡丹的,都吃了亏。本来想看看,听说坐着奥迪来得是县长,心想,有省里的领导,还有县长,那么疯婆子徐这下也许真能闹出点名堂。

    没想到来了派出所的了,竟然还敢当面打人。这是欺负我们老鸦屯呀,村民们不怕什么警察不警察的,他们只认老理。

    来我们村了,好说好谈,打人不行。出去打工,他们都是一帮子一伙的,遇上点什么事大家都有个照应。

    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嗓子。

    as   “贪官打人了,打死他们。还我们的牡丹钱。”

    “对!打死他们。”

    “打死这些王八蛋,喝人血的家伙。”

    赵老六急急忙忙的站在了莫向年与赖继波的身前。大声的骂着,跳着脚用手指着渐渐围了上来的村民们。

    “放你娘的臭屁,看清楚了,这是乡党委书记和我们的县长。在这里他们就是我们的天,我们牡丹县最大的官。

    你们都给我老实点,老实点,别说我修理你们,我收了你们家的地。”

    赵老六的威望还是有的,他这个收地的威胁论还有些力量。一家一户每人二分地,对于这些山区的农民来说,产的粮食连吃饱都是问题。

    王浩默默的站在晴雪家破败不堪的木门前,严肃的看着面前的一切。来的一路之上,他细细的观察着道路两边的民生状况。

    低矮的的土房,零落的村庄、坑坑洼洼的国道,还有那可怜的一身花花绿绿的村民。

    一切的一切,让王浩感觉心里沉甸甸的,同时也感觉到了一种严肃的责任感和使命感。

    作为一名党员干部,如何使自己的辖区摆脱贫困落后的面貌,这应该是每个干部最先想到的问题。

    王浩一直在旁边观察着赖继波的表情,他早就知道赖继波肯定会对疯婆子采取办法。但是没有想到他的反应如此不肖,居然看着民警打人无动于衷。

    虽然民警的一脚是踢在一个孩子的身上,但是王浩心中却十分的痛,想想那是个仅仅十几岁的孩子,这让他心中的怒火万分的高涨。

    看着赵老六大声的咆哮,看着围上前来又想要退缩的村民。王浩不禁感觉一丝苦涩,心内五味杂陈。

    以民为本,何谈以民为本。事情的大概他有些明白了,就是县里某人打着政府的旗号把老百姓骗了。

    如此的以民为本,如此的不做实事。完全是沽名钓誉,推卸责任,现在看来这个县还真是有大问题。

    这些人来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来见自己,完全是为了名和利,以及升官发财。

    有几个会真正的做实事呢?至少这个赖继波让王浩觉得,他完全没有负起一个县长的责任。

    这一点无需置疑,虽然看样子他没有参与牡丹事件。但最少他是清楚这个事情的实际原因的。

    王浩对于牡丹县的形势非常的不了解,更不清楚问题的所在,他隐隐的感觉这里面的事情盘根错节,仅凭一个疯婆子徐氏完全可以管中窥豹。

    在赵老六厉声呵斥的过程中,王浩更是沉默的站在门边。一句话都没有说,动不动你们就是天,就要没收土地,是谁给你的权利。

    这句话他在屋里听了一遍了,现在已经是第二遍。作为一个基层干部,一名村支部书记,竟然兼职村长达十几年。

    虽然感觉这一定是乡党委的临时决定,但是王浩对这个决定是极其反感的,尤其是如此不堪的贫困县——贫困乡——贫困村!

    越是贫穷越是混乱,越是混乱越是党政不分。在一些领导干部的眼里,还有没有纪律原则,还有没有组织程序。

    社会的问题和弊端越来越多,而其实这些问题早就存在已久。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