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288章 群众铐警察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牛大柱一看乡民们踌躇不前,不禁心中暗叹。愣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你们村长吓唬一下就把你们吓唬住了。

    还真是不经吓,得,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

    “我告诉你们,暴力抗法可是要被抓去坐大牢的。我们现在执行公务,这两个小兔崽子咬我你们都看见了。

    我可以不抓他们,但是我请徐大姐去派出所解决问题总可以吧。你们也不要炸翅,还真以为我会怕了你们不成。

    我是所长,我就是法律,我说什么就是什么。说你们违法你们就是违法,说抓你们你们谁也别想跑。”

    记得什么时候自己遇到过一次如此狂妄的人,王浩深深的摇了摇头。又一列狂徒,又一位把自己凌驾在国家与法律之上牛人。

    但是乡党委书记莫向年与牡丹县县长赖继波竟然莫不做声。王浩实在是不想说话,这不是自己的管辖范畴呀。

    自己充其量就是个y市的市委书记秘书,大了说是市委副秘书长。赖继波身为牡丹县的县长都不发话,自己算哪根葱呀。

    论身份地位自己和赖继波平级,只是y市在不久的将来马上将划为二级市。但是即使是二级市,现在在人家的地域,也没自己开口的必要。

    牛大柱说完对自己的两个警员一挥手,两名民警上前拽着疯婆子徐就往警车上拖。疯婆子徐是真吓傻了,被他们再次抓去还不得又挨一顿打。

    上次在派出所里就有个满脸乱胡子茬的,身披着没有肩章衣服的人,大吼着说要拿电棍把自己扒光了衣服好好地电一顿。

    说什么那样电流通畅,会有快感。疯婆子徐知道,那是大胡子茬变态,他想电自己光着的身子。

    在看守所的那十几天里,疯婆子徐听同监室的女犯人们说过。大胡子茬不是个警察,但是他是所里帮忙的。

    他一直都想当警察当不上,所以他就要发泄。他最喜欢的审案方式就是扒光了女犯的上身,就那样拿着电棍电她们的葡萄。

    听说被电棍电过的女犯人绝对受不了那种刺激的。那种刺激是瞬间的酸麻,还有钻心的刺痛。

    一生的刻骨铭心,会让人有般的感觉,很适合用在那些坐台女身上。很多女人都受不了只有交代问题。

    疯婆子怕了,疯婆子不想被电。她不想要那种感觉,那种感觉她听起来就害怕。疯婆子猛的站起身扑向了拖着自己胳膊的警察。

    她手脚并用的厮打拉扯着那个警察,伸出自己没被抓住的右手,狠狠的挠向了警察的脸。

    可怜的人民干警,躲避的同时帽子也掉了,衣服扣子也被拽开了。脸上那滋滋冒着血的抓痕,恐怖的宣泄着自己狼狈的形象。

    “我草泥马了,我打死你个疯婆子。打不死你我今天这个警察不当了。”

    两个警察真火了,抡起巴掌拳头的开打了。一个妇女哪是他们的对手,三拳两脚就被打趴在地。

    疯婆子倒地了还不算完,警察竟然抬起自己那崭新的三接头皮鞋,向疯婆子的手指踩去。

    村民们怒了,几个半大小伙子嗷嗷叫着冲到警察面前。几个对照就把两个警察撂翻在地,乡民们七手八脚的指着警察大骂他们不是个东西。

    赵老六慌里慌张的吆喝着,乡长也不住的吼着。但是淳朴厚重的村民们,那还管得了那么多,他们依然不听不饶的打着警察。

    牛大柱慌了,看见自己的队员鼻子嘴里都被打出了血。看样子赵老六是镇不住了,他原地不住的转着圈,掏出了自己随身的手枪。

    赖继波也有些慌乱,也随着赵老六在劝解吆喝村民们不要打了,不要激动。他大声地喊着,嗓子一时竟有些哑。

    “乡亲们,不要打了,你们这是犯罪呀。这是违法的,乡亲们!请冷静,请、、、、、、”

    ‘砰’的一声枪响,吓坏了正在喊话的赖继波。他原地呆愣愣的转回了头,有些不相信的看着牛大柱那还在冒烟的枪口。

    王浩对安得利点了点头,他在等这个机会已经很久了。早就暗示安得利不要轻举妄动,要等待最佳的出手时机。

    “放肆!胡闹!都给我住手,安得利。”

    “到!”

    “下了他的配枪,以免引发群众流血性冲突。”

    “是!”

    安得利疾步上前,对牛大柱严肃的一瞪眼,牛大柱竟然傻啦吧唧的就把枪交给了安得利。

    安得利随身装好,严厉的警卫在王浩身前半米的距离。王浩扯开嗓子,痛恨的说。

    “乡亲们,同志们!请不要激动,你们这样做是不对的,是违法的。

    但是!身为警务人员,身为国家的法制人员,竟然暴力执法,引发全体村民们的不满,在此我深表遗憾。

    请问县长赖继波同志,乡党委书记莫向年同志。难道你们就这样冷漠的面对吗?

    身为一个党员干部,身为群众们的当家人。你们在干什么,你们做了什么。这本来是一件很简单,很容易处理的事情。

    可是现在呢?你们拍拍自己的良心,你们想一想,你们在做什么,你们干了什么。你们还配做一个领导干部吗?

    试想一下同志们,这是什么,你们扪心自问一下,你们算是群众的主心骨吗?还配吗?”

    王浩这些话说得不可谓不严厉,说的不可谓不激愤。莫向年只觉得自己浑身发冷,只觉得自己有些站不得住。

    ‘噗通’一下,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赖继波心内大吓,这难道就是省委领导?怎么会如此年轻,刚刚一直在门口站着,还以为是领导的秘书。

    但是现在看来不是,绝对不是秘书。看这摸样,看这威风与气势。那是久居官场之上的大领导才具备的,自己也就见过以前的市委书记有如此的气势。

    赖继波看出了王浩眼中的那丝轻视,他久居县长之位,那会看不出领导的真实意图。看来这位省领导对自己实在不满意。

    他暗暗后悔,我来干什么,我究竟跑过来干什么,真是闲的蛋疼。这下倒好,一下进了领导的法眼,这下可是被记住了。

    但是由于王浩实是有些在太年轻,大吼一阵,气势一过,赖继波就感觉到身上的压力没有刚才那么大了。

    转念一想,我没做什么呀。我不是一直在劝解吗?心思一转,自然知道如何应对眼前情况,他严厉的挥了挥手,对着身前的两名小伙子看了看。

    “你们两个,过去,把这些暴力执法的警务人员先给我拷起来。岂有此理,还真没了纪律了,回去等候严肃处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