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290章 靓丽的女书记(中)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女友?既然是女友,那么说就是没有结婚。我是不是需要寻找点机会呢?想我宫芳也不失为一朵怒放的牡丹,为什么就找不到喜欢为自己守护的园丁呢?

    宫芳看着王浩,仿佛看到了一头初出茅庐锋芒毕露的小牛犊。有胆识有魄力,同时又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年轻人。

    如此年纪轻轻地就能够得到自己老师的百般夸奖,还让众多的省委领导们敬为上宾。

    听说了他风光的引资事迹,还有力斗z石化老总的精明与头脑。以她市委书记的眼光,宫芳立刻意识到了此人的前途,绝对不容小视。

    本想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哪怕使出自己的杀手锏一搏欢心,与之交好,也绝对不能让这个机会就这么流失了。

    但是一进这间低矮、散发着一股不知名的味道的土胚民房时。

    宫芳的心瞬间的跌落、跌落,仿佛那怒放的牡丹即将耗尽自己炫彩的生命,无奈的凋零、凋零。

    对于晴雪的热情招呼,宫芳可以解释为自己还有机会。那么面对为自己倒水的寒雨蝶宫芳已无斗志。

    偏偏还有一位让自己都会眼前不禁一亮的美眉。她衣装胜雪,浑然不可方物,端庄贤淑,一看就是大家闺秀。

    玲珑聪慧,眼神是隐隐的可以洞穿自己的内心,一颦一笑,无不让她感叹——人间竟还会有如此的容颜。

    莫不是七仙临凡,莫不是瑶池的叛逆,莫不是此生的宿敌,莫不是一世的哀叹。

    此时,正是下午三点多钟,二月的太阳宣示着是白天的存在,没有一丝热度。几个人龟缩在土胚的小屋子里面,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

    晴雪的爸爸不知从哪借来了一个火盆,让这个低矮潮湿的土屋隐隐的泛出温暖的痕迹。王浩和安得利干脆移走小木桌子,与宫书记围着火盆取暖。

    北方的二月风大而寒凉,天气太冷了,宫芳将自己套装的衣襟往下拉了拉,双腿使劲的并了并。

    她两条秀美的玉腿稍微一动,便轻巧的吸引了坐在对面的王浩。从王浩的角度,正好可以看到宫书记那妖娆的曼妙。

    真是没有办法,跟这样一个浑身上下充满了诱惑性的女人在一起,这不是在挑战自己的忍耐极限吗?

    感觉到宫芳很冷,一双玉腿仅仅穿着紧身的打底裤。由于气温的原因,似乎在慢慢的颤抖。

    迷人隆起的胸部更加明显,原因是合体的套装被她拉的很紧。王浩忍不住干咳一声,轻声道。

    “那,那个龚书记,你喝点水吧,咱们北方就是冷,喝点水暖暖身子。”

    “是呀,我最不喜欢过冬天,冬天不是我的季节。王秘书长,听说你年前去y国引资取得了丰硕的成果,我可得向你取取经呀!

    我们牡丹市太穷了,外商别说来了,听名字都会回避三舍。也就是夏天在牡丹节的时候会出口一些牡丹,除此以外,没有任何经济项目呀。”

    宫芳说的哀怨神伤,王浩不禁深深地感怀。一个革命的老区,一个贫困的边远城市。想要有所发展还真没有多大的优势。

    如此一来就不能不仔细的分析下一牡丹市的情况。作为z国华东地区的一个内陆市。

    牡丹市作为一个内陆地级市,一没资源,二没大企业,三没可发展的旅游环境,凭什么可以发展。

    来的时候王浩不得不感叹,路都破的跟什么似的,国道牡丹市至yc段车都走不起来,路面跟龟壳似的。

    出城必有收费站,而且不止一个,好比牡丹市至jn市要路过两个收费站,全在牡丹市境内,听说牡丹市至d方向也是两个。

    牡丹市属于温带季风型大陆性气候,辖八县一区,另有一开发区,人口八百多万,面积一万两千多平方公里。

    这么大的地域,只有一个牡丹还算有名,但花期太短。如此一来就不得不分析一下具体原因。

    大体来说可分为思想方面、政府方面、人才方面和群众的意识方面。

    思想方面不得不说一下,牡丹市穷,人的思想境界不高。不仅是穷,位于山区的牡丹市,根本就没有粮基地。

    群众连基本的温饱问题都是仅仅可以解决,就不要谈其他的了。现在国家进入了改革开放时期,副业的兴起使温饱不再是一个难题。

    但是长久以来的懒散与不懂创业,牡丹市的群众们形成了一种极为可怕的思想。他们宁愿在家里闲坐着,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聊天打屁,也不愿意出去找点活干。

    政府方面明知道这种现象的存在,但是作为本地官员,竟然习以为常。只要你能吃饱,吃饱了不闹事什么都好说。

    至于你干不干活,能不能有更大的发展,那存属乡民们的个人意识,与当官的无关。反正我自己吃喝不愁,还有工资拿,不出现错误,就是政绩。

    人才方面就不用说了,来了干什么,一没大型企业,二没发展方向,城市环境更不用说了,一个国家四级市,能147有什么吸引的。

    群众意识还处在吃饱了喝足了一切就好了的原则上。开放的早期的确有一部分人出去打过工,但是大多数农民工辛辛苦苦干了一年活,到了年底竟然拿不到钱。

    如此一来老实诚恳的,没什么想法也没什么要求的牡丹市群众,还真成了s省的一大特色群体。

    对于教育他们更不看好,认为孩子认识几个字能知道自己名字怎么写就得了。学的多了也没用。

    现在还别说大学生,研究生毕业了都找不到工作。辛辛苦苦拿出从肚子里扣出的那几个钱交学费不说,还得的东借西筹欠一屁股债。

    学完了在牡丹市找不到活,还得去外地。弄个孩子不在身边,养儿防老,养儿吃饭。这算怎么回事,去了外地就是给人家养的。

    自己需要的时间还摸不着看不见的,说不定一辈子就留在外地不回来了。

    如此一来,更加剧了教育的低迷与萎缩。全市无论城里还是乡下,到处可见半大的孩子,满山放羊,丢石子玩。

    宫芳仔细的听着王浩的分析,她不仅相当的震撼,在震撼的同时心内感到深深的自责。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