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292章 宫芳之福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王浩心里捉摸了一阵,觉得还是先不要提出自己的看法。既然打定主意要来牡丹市,那就探探宫芳的打算再说也不迟。

    腐败与奢侈在哪里都会有,豪华的别墅区对一个大城市来说算不得什么,只是在这里显得突兀而已。

    宫芳看了一眼坐在后座的王浩,不禁有些疑惑。这人怎么现在这么严肃,他会想什么呢?

    “王秘书长,我们先找个地方吃些东西吧。牡丹市也没什么好地方,你可不要见笑呀。”

    王浩点头应是,去牡丹市市委以自己现在的身份是没什么意思的。既然要来,还是事先了解一下才好。

    看也看了,破破烂烂的百废待兴。一时还真找不到地方下手,吃饭正好能借机知道点什么。

    王浩笑了笑。

    “宫书记不要客气,我们简单点就行。”

    宫芳拢了拢自己的秀发,转头看着王浩。

    “这话说得,怕我请不起呀。牡丹市虽然有些破旧了,但是吃饭的地方还是有的。这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啊,咱们还是先吃饭吧。”

    王浩也不再客气。

    “好的,既然宫书记有心,那就客随主变吧。”

    宫芳优雅的一笑。

    “那就牡丹大酒店吧,这实在没什么好地方。只可惜我没准备,要是时间允许的话,真想我回家自己做。”

    王浩刚想说话,感觉自己的胳膊被许薇轻轻地桶了一下,转身看去,方想起中午的吃饭经历,哎!看来我的小可爱是吓怕了。

    “这个,宫书记,这里有大超市吗?我们去买点东西还是借你的贵宝地自己做吧,对于外面的饭菜我实在不敢恭维。”

    宫芳求之不得与王浩接触的机会,听他这么一说正合心意。

    “超市还是有的,现在正是新春佳节之际。我想东西也不会少,那我就露一手给你们看看。”

    王浩感觉这个宫芳有些热情的异常,但是自己一伙还真找不到好地方。再说许薇现在情况特殊,去酒店还真不是首选。

    “那就麻烦宫书记了,只是如此打扰真不好意思。”

    宫芳指挥着安得利一边开车一边说。

    “这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我老师说韵寒是他的女儿,我也是一尽地主之谊,请我的小师妹,和你们这些好朋友吃个便饭而已。”

    晴雪(韵寒)看了一眼这个有些妩媚的市委书记,自己与冯岳泽的父女情缘还要追踪到桃花街事件。

    这个宫芳不但了解自己的情况,看来对王浩也是摸排了不少呀。

    王浩一愣,宫芳借此刻抛出晴雪与冯岳泽的关系,那就是想进一步表明她是冯岳泽的人,就是对自己说,我是你的人。

    几个人下车后在超市认真的挑了不少东西。宫芳还买了条鱼和一只跑山鸡。看来是准备好好的发挥一下了。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想不到四个女人就是一个连续剧。许薇唧唧咋咋的说着鸡汤的褒法,她可是煲出来经验了。

    宫芳竟然认真地听着,还不时地插上几句。寒雨蝶也不失时机的说着其他菜肴的做法,晴雪实在没办法,只能说自己摘菜洗菜。

    她和王浩合租期间都是王浩做饭,无论是原则还是理论,晴雪对做饭一窍不通。天生对做饭就有一种厌恶的情绪。

    买完菜随着宫芳的指挥,竟来到了牡丹河边的一排普通的平房。不过看起来还是比村里的那些土胚房好点,最起码是砖瓦房。

    当街一个宽阔的院子,进门是个大照壁。照壁上一个巨大的福字龙147飞凤舞,一看就是有心人用心书写的。

    王浩认真的端详着福字照壁,不禁连连称赞。他的观点就是为官必须要打平棱角,磨得圆了才能左右逢源。

    一个福字,可以看出宫芳的内心思维,可以读到她的行为原则。作为女性官员,作为一市的市委书记。

    能身居高位达到正厅的层次,王浩不禁感叹。这需要多大的毅力,需要多么坚强的信念。是什么让她如此的努力与拼搏?

    王浩不得其解,作为一位政坛精英,作为一位如此靓丽的女市委书记。她如何在常委会上取得话语权,如何推行自己的施政方针,这又是王浩所不能释疑的。

    所有的人都进屋了,王浩还在默默的端详着这个福字。

    福字写的很圆滑,偏偏下面的‘田’字最后一横,好似突兀的超出几许。没了那丝圆润的感觉,又好像一个小蝌蚪,想要挣脱浩瀚的水域。

    难道这是一抹思想的流漏,难道会是她内心真实的希翼?她想凭借这超出的一横改变些什么?

    王浩正驻足在福字照壁前看得出神,却不觉身边一声哀叹。

    “怎么,你也懂书法?外面不冷吗?进屋坐吧。”

    王浩回头看着端庄秀丽的女书记,典型的机关女干部形象,稳重的脸笑容和蔼,竟然换了一套衣服。

    上身穿着一件粉红色鸡心领短袖小羊毛衫,搭配这一条深灰色西裤,浑身透着大方与庄重之气。

    “这是出自宫书记的手笔?”

    宫芳莞尔的一笑,轻漏两颗贝齿。夸张的伸展了一下胳膊,王浩就觉得她那隆起的胸在自己眼中突兀的跳跃。

    “听说康熙在和珅府里留下御笔,大书一个‘福’字。去年我去京城仔细的看了半天,拍了照,回来仿写的。”

    王浩点了点头。

    “其实不然,那是康熙为自己母亲写的福字,作为生日礼物献给太后的。只是后来被和珅挪到了和珅府。”

    宫芳有些惊讶王浩的博学。

    “是呀,当年康熙为老母亲的生日写下这个大大的福字时,深感惊讶,因为福蕴涵着才、子、寿、田等老百姓常求而不达的东西。

    整个一个福字就表达了国人对多子、多财、多寿、多福气的祈求。

    而后来康熙考虑到这个写绝了的福字无法再次写出,便用雕刻的方法刻在一个长石上,摆在了皇宫大院内。”

    王浩认真地听着,有些疑惑的看了看宫芳。

    “但是宫书记的福字无端的突出了一笔,是否是现实中的宫书记想要励精图治,改变点什么呢?”

    宫芳心内大吓,不禁眼光闪烁。内心中那久沉的泥封仿佛被瞬间剥落,自己的心思竟被此人无端的看穿。

    她感觉自己像一个一丝不挂的女孩,很无助的完全展现在王浩的面前。多年了,经久的一个梦境,自己的那心底最深的封印。

    在此刻被轻轻地剥离,让她感觉体无完肤。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