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294章 县委书记跳楼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不知不觉中,天色黑了下来。窗外慢慢飘起了了鹅毛大雪,热闹非凡的屋内,谁也没有注意到雪的落下。

    几个人说说笑笑,气氛非常的融洽。也许是年岁基本相同的缘故吧,大伙开心地说着笑话,还有一些过往见闻。

    宫芳心中迫切的希望王浩能来牡丹市助自己一臂之力,想了想端起了酒杯。

    “根据王秘书长的提议,来年我们牡丹市将会有惊人的发展。我是迫切的希望能与王秘书长诚恳的合作呀,不知道王秘书长打算什么时间来牡丹市呢?”

    王浩很随意的与宫芳碰了一杯,刚要说话,却觉出了现场的气氛有些诡异。

    安得利自己端着个酒杯,摇晃着杯里的红酒,好像在研究着酒是怎么酿出来的。

    许薇面色沉冷不想说话,寒雨蝶拿着筷子夹了一块鱼肉也没往嘴里放,认真地用手拔着鱼肉上面的小刺。

    只有晴雪仰着头一脸希翼的看着王浩,好像很期待王浩来牡丹市。

    “怎么,不开心。我来牡丹不正可以证明一下我自己吗,男子汉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

    我希望得到你们得支持,我更希望你们会开心,而不是像这样很生气。”

    许薇好像憋不住了,哀叹一声。

    “王浩,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来牡丹市。你要是来牡丹市,那么我们辛辛苦苦的引资怎么办,交给别人吗?那岂不是为他人做嫁衣?”

    寒雨蝶也放下了筷子,终于没有吃掉那一块她认真挑了好久的鱼肉。

    “我也不明白,很不理解,不会是因为宫书记是个漂亮的美女书记吧。”

    安得利优雅的放下酒杯。

    “不,绝不可以这么说,宫书记是个美女书记,可是我们的王浩绝不是个骚骚猪。”

    宫芳没想到一句话把自己引到了绝对尴尬的地步。没见到王浩以前,她几乎想要放弃,大不了自己再熬一届而已。

    自己这么年轻,坐到了市委书记已经很不容易了,像自己这样的女同志,能达到这个水平的,相比之下真可谓凤毛麟角。

    但是见到王浩之后,她的心活了,不仅激荡而是在燃烧。

    王浩在她的眼前展现出一副精彩的画面,那是一个欣欣向荣,冉冉升起的新牡丹市,也正是自己朝思暮想的牡丹。

    对于宫芳来说,王浩的加入,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关系着自己所主政的牡丹市能不能打破旧俗,改革发展从而一飞冲天。

    能不能开创辉煌青史留名,成为全省的一个奇迹,命运就在此一举!就在于自己能不能敏锐地抓住眼前的时机,果断地出手。

    “我是为了牡丹市,对于我自己,我有自知之明。王浩是你们的,我不会做什么,我没有资格。”

    宫芳的话说的有些哀怨,一时让几个女孩很感叹。都是市委书记了,竟然说自己没资格,晴雨细想一下这里面没资格的也就是自己吧。

    许薇自不必说,寒雨蝶人家有个商业帝国的老妈,自己才是实实在在的农家儿女。王浩要是来牡丹市,其实自己是最为期待的。

    牡丹是自己的家乡,夫君来建设自己的家乡,为家乡的父老造福。这是件多么荣耀的事情,是件多么令人兴奋的事情。

    至于纷杂的关系斗争,与什么引资,晴雪不懂,她也不想懂。她只知道王浩要干一定会干好,她相信他。

    许薇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她竟然一霎那想到了宫保山——国务院第一副总理。

    “宫姐是哪的人?bj的?”

    宫芳心里一震,许薇自己绝对不认识。但是轻易地说出了自己的出身地,还是令她一愣。

    自己隐藏的够深了,就连老师也不会知道自己是宫保山的孙女。对,一定是口音,是口音让自己漏了一丝马脚。

    面前的许薇也是京城口音,但是她绝对不是个普通的女孩,这一点宫芳很清楚。

    因为隐隐的感觉出自己和这个漂亮的有些异常的女孩,在某一点上很相似,究竟是哪一点的?

    “自负、大气、高傲、对一切的不屑、很有涵养、不与寻常的口味与风格,遇事不慌不忙,懂得心计和利用。你是宫爷爷的孙女?”

    宫芳手里的酒杯轻轻的放下,王浩瞪大了眼睛,安得利也抬起了头。只有寒雨蝶和晴雪默默的疑惑的对视着。

    “你是?”

    宫芳听完许薇的话无奈的发出了询问?

    “宫姐姐,你好歹毒,算了,以后你会知道的。我没意见了,就当帮你一次,但是我有个条件,你不可以挑逗我的王浩,这是我的底线,他是我的,可不要怪我生气。”

    许薇说完拿起自己面前的酒杯一干而尽,无奈的坐在椅子上。她知道自己无法劝阻王浩,更何况感觉王浩的决心已下。

    叮铃铃、、、、、、

    一阵清脆的电话铃声响起。

    “宫书记,漕县发生一起严重的跳楼事件,自杀者是县委书记周亚生,听说跳楼时死死地抓着一个房产证。

    房产证上是hz市人间天堂的尊贵地产,价值达五百多万。”

    宫芳一时有些发愣,王浩在跟前听得明白,接过电话。

    “你带人马上封锁现场,这个,立刻指示纪委人员介入调查。还有控制与安抚家属,尽最大的能力向群众作出解释,禁止一切媒体的介入,暂时先这样。”

    打电话的人呆呆的拿着自己的手机,疑惑的看看了手机拨出去的号码,小声的嘀咕147着。

    “没错呀,难道感冒了?声音都变了?”

    旁边的纪委书记马仁奎,看着有些发呆自言自语的秘书长冯旭忠,不禁冷哼一声。

    “说什么呢,啊!你这样可不好呀!在我身旁也敢背后诋毁领导,没大没小。哎!”

    冯旭忠,摇晃了一下电话,装进兜里。

    “不是呀,马书记,我哪敢呀。但是先前是宫书记接的电话,后来指示说让纪委介入,严格控制现场,安抚群众并且阻止一切媒体的介入。

    但是、但是、但是。”

    秘书长冯旭忠一连三个但是,也没但是出个所以然。纪委书记马仁奎生气的拍了一下桌子。

    “你倒是说呀,但是个什么劲呀。”

    冯旭忠就是一个哆嗦,心内暗叹‘黑脸驴’呀,我也得敢说出来呀,我是怀疑龚书记身边的人是个男的呀。

    不但是个男的,看样子他们的关系还很密切,不但密切,想来这个男的身份还不一般,难道比宫书记都厉害?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