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295章 网上爆料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宫芳不得不对大家说声抱歉,她需要去了解一下具体的情况。虽然以前隐隐的听说过周亚夫的一些事情,但也仅是捕风捉影而已。

    王浩也站起了身。

    “宫书记,我和你一块去吧。你也没车,再说已经这么晚了。”

    王浩说完又遭到几个女人的一片白眼,王浩笑了小,解释道。

    “要不一起去?”

    许薇狠狠地瞪了一眼王浩。

    “神经病,大过年的,去什么去,那是死人。你愿意去你去吧,我们都不去。”

    宫芳也感到有些无奈,自己坐着王浩的车回来的。现在已经快八点了,恐怕自己的司机也要休息了。

    宫芳的司机是市委专门给安排的一名退伍女兵,宫芳私下里很少用车,一下班回到家,基本上就不再叫她。

    安得利起身潇洒的一挥手,王浩也不再说话,站起身就往外走。宫芳也站了起来,看了看许薇。

    “许薇妹妹,你们今晚就住在这里吧。这里有两铺炕,我们几个女的挤一下,我马上就回来,我还有很多话和你说,行吗?”

    许薇本想回绝,刚认识,哪好意思住在人家。又一想,宫芳说回头有话对自己说,能有什么话呢,还不是想找理由留下我们。

    “宫姐姐,还是不要了吧。我们去住宾馆吧,难道牡丹市没有宾馆。我想,以后有机会我们还会见面的,不是吗?”

    宫芳潜意识里就是想留下许薇,冥冥之中有一种想法,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出许薇对她很重要,具体有多重要她也说不出来。

    “怎么,担心我的屋里有贪污受贿的资料?那算了,我先帮你们找宾馆。”

    宫芳有些失落无奈的说。

    许薇抬起头,很认真的说。

    “宫姐姐,主要是我们几个自己不太适应。还是麻烦你呢,不要这么说好吗?”

    王浩很认真地看了看宫芳。

    “他们会睡不着觉的,还是住宾馆吧。”

    宫芳叹了口气。

    “要不就住市招待所吧,上次冯叔叔来就是住在那里的,还有几个好房间,我都定下。”

    宫芳说完开始打电话,把几个人安排好了之后,与王浩一起赶到了事发现场周亚生的楼下。

    楼下围了一大圈群众,还在唧唧咋咋的议论着。那一滩鲜红的血迹像盛开的罂粟花一样的璀璨,正被几个干警拿沙土在掩盖着。

    已经是九点十分了,王浩阻止了宫芳下车。他敏感地意识到了有问题,并且问题很大。

    第一点、北方寒冷还在飘雪的夜里,哪来的这么多群众。

    第二点、警察少得可怜,只有两个人。

    第三点、竟然找不到处理相关问题的责任官员。

    王浩立刻用手机登陆了相关的网站,打开后大吃一惊。一片巨幅的红字号外,醒目的出现在各大网站的头版

    县委书记跳楼

    我是在周亚正跳楼后大约40多分钟接到朋友的电话才知道这个消息的。因我的这位朋友,也是通过其在现场的朋友给他打电话才知道的。

    晚7时30分许,我从海外再次打电话给老友,终于确证牡丹市漕现县委书记周亚生手持豪宅地产证件跳楼。

    牡丹市漕现何许地方?它就是海内外驰名的牡丹之乡、被称为全世界的牡丹圣地,被誉为“牡丹的海洋、花的世界、仙子的净土。”

    更是整个华北地区硕果仅存的一片“人间净土”,《牡丹大地》、《牡丹仙子》、《根据地的牡丹》等许多经典电影、电视剧外景就是在这个地方拍摄的。

    历史上代表着当时最广大的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革命先驱坚决抵抗外来侵略,就曾在这个地方把‘日自己国’的侵略者打得落花流水,一举收复了被占领的大好河山。

    漕现是个极具历史纪念意义的地方。明清朝时期的皇权御花园、王公贵族的庭院装饰多选用此地的上好牡丹。

    但是,半个多世纪以来,尤其是最近二、三十年来,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这片硕果仅存的“人间净土”也遭到了肆意践踏。

    在毫无章法、寅吃卯粮、断子绝孙式的掠夺性开发中,一个“人人种牡丹,家家留仙子”的权利号召被当权者推陈出新。

    一批又一批的牡丹市民和牡丹市农民,尤其那些一心想靠牡丹发财的投机客们,用他们的三寸不烂之舌,蛊惑了广大的群众参与到牡丹种植之中。

    怎奈温饱都得不到解决的牡丹市民们百孔千疮。在当地政府的大力号召之下,以他们口口声声是为了发展经济、造福百姓的冠冕理论支持之下。

    农民们种植出来的牡丹,一亩地仅可卖出三四百元钱。直到如今,还有大批的百姓不顾饿肚子的危险,冒然的种植牡丹。

    如此一来,富得当然是当权的官员,与联合官员们卖牡丹苗的牡丹收购公司。高价的苗木,长成后竟不值个苗钱,倒霉的自然是广大的百姓。

    如此一来百姓的生活依然像几十年前一样贫穷,甚至更穷。现在的漕现依然还是国家级五十个贫困县之一。

    更有甚者,这几年,连我们伟大的书记大人也获知卖牡丹苗是块丰腴味美“唐僧肉”时,可想而知大大小小的妖魔鬼怪纷纷闻腥出洞、蜂拥而至。

    可怜的牡丹之乡竟然成了他们吸食百姓骨髓的栽培基地、你卖我也卖,在这片牡丹大地上,牡丹苗如雨后春笋般地崛地而起。

    那以次充好,高出几倍价格的苗木收入便是财源滚滚、衣满钵满。那么,这么巨大的苗木收入都到哪里去了呢?

    总之,害的还是当地的老百姓。他们的生活竟然比几十年前更加贫困、可怜与无助。

    孩子们的失学、辍学现象居高不下。衣不裹体,食不饱腹。(图画老鸦屯的疯婆子徐,拖儿带女多次上访睡在街头路边。)试问当地的当权者们

    你们到底需要一个什么样的未来?一个以掠夺百姓裹腹的粮食发展而人为虚构出来的经济能持续吗?

    一个用假苗换取群众吃食的钱财能花的心安理得吗?你们只有自食恶果,终究逃脱不了自己的责任!

    须知,没有什么人可以敢牛谬天下之大不为。可以说在牡丹市这片土地上生活的人民就没有未来。

    今天,周亚生这个县太爷之死真是一个笑话,究竟是同僚间政敌的残酷谋杀?是上头保护伞的黑心灭口?还是江湖义士的挺身锄奸?

    在信息不透明的现行体制下,当地百姓议论纷纷、一番猜测是免不了的。但愿当地警方尽快给出一个“标准答案”来,以熄灭天下的汹汹众口。

    呜呼,周亚生,死就死吧,但愿你的死是老天爷对那些“吃群众肉、喝群众血”的当政者们的一个警示。

    我虽然极不情愿用此等尖酸刻薄的话来调侃死者,但笼罩在他周围并且无处不在的那些实事,实实在在的摆在我们每个国人面前,并且是不得不让我们面对的痛。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