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296章 想当爸爸的女书记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宫芳大吃一惊,好像个小女孩似得无助的抓了一把王浩,王浩看了看抓住自己胳膊的宫芳。

    “怎么了,没必要这么紧张。”

    “啊,不是,不是,我觉得,觉得这件事太古怪了,对不起。”

    宫芳有些羞涩的松开了自己的手,一抹绯红挂在了腮间,圆圆的俏摸样顿时像极了一个小苹果,只想让王浩咬一口。

    自己对政府事务不插手不可能。插手过多,就会引起肖金成的不满。宫芳很清楚她和肖金成之间的分歧。

    周亚生级别不高,只是处级,但在市里来说不能不被重视。作为一县的县委书记,必须要站队。

    想左右逢源,没有点实际能力对于他的职务和权力来说就是一个挑战。因此周亚生选择了肖金成。

    这无可厚非,肖金成代表的是老土的本地势力。周亚生更是土生土长的牡丹市人。如此一来与宫芳之间微妙关系就没有平衡可言。

    他们之间也没有什么桥梁与纽带,所以周亚生出事了,作为市委书记宫芳来说,心里即使不愿意,实际上还是很振奋的,正好腾出了位置,给了自己一个机会。

    但是现在看到了网络上的报道,宫芳意识到出事了,有人要大做文章,苗头对准的完全是自己。

    有人拿漕现说事,利用周亚生的跳楼直指牡丹市。自己是市委书记,身当其冲,不可退缩。

    还是直指施政方针和施政策略的问题,如果省里追究责任,自己是第一个要接受处理的,轻则调离,重则有可能降职。

    所以一时情急她抓住了王浩的胳膊,其实也是女人的自认心里,这是她们天生的对自己信任的男人的一种思维上的依赖。

    宫芳的眼睛很性感,嘴唇微翘。说话的时候眼睛如荡漾的秋水一样,她微微惊诧地盯了王浩片刻,说道。

    “你竟然如此沉稳,真是少年老成,你说我应该怎么办,我估计这是一个局,他们在借势。”

    王浩摇了摇头,深叹了一口气。

    “斗争无处不在,他们要利用的不仅是周亚生的跳楼。他们的目的是年后的人代会,你想过吗,谁主政s省?”

    “老师?”

    “对!真是个才女。”

    宫芳轻轻地捶打了一下王浩。

    “不许胡说,只能马上查清周亚生的死因,这样无论是对我的老师,还是我,都是一个最好的交代。”

    王浩点了点头。

    “恐怕不那么容易,充其量也就是卖牡丹苗而已。幕后的黑手,恐怕早就推得一干二净了。”

    宫芳不信服的眨了眨眼睛,一拢秀发。

    “我要是能查出来呢?”

    “那还不快点?等什么呢?还有两天就要上班了。”

    “也是,不早说。”

    宫芳说完拿起电话,看也不看王浩的开始拨号。王浩很无奈的摸了摸鼻子,上不上班你不知道吗,又不是我说了算,女人还真奇怪。

    “冯秘书长,我是宫芳,有消息了吗?好的,你把电话给马书记。”

    市委秘书长和纪委书记马仁奎正在纪委办公室内,仔细的查找着从周亚生家里搜出来的一些物证。

    可惜一无所获,仅有的地产证上面是周亚生老婆的名字。马仁奎调来以前的群众揭发检举材料,也只能看到周亚生小舅子的身影。

    前去拿人,早已人去楼空,一打听,房子已经闲置了半年了,还是租的。

    听到马仁奎的报告,宫芳的心一点点的低落。只能原原本本的向王浩说了一遍,王浩哈哈大笑。

    “你就是这样展开调查的?”

    宫芳毫不示弱的还击,他可不想被王浩看低。

    “谁说的,这是基本情况。等一下还会有电话进来的,我们是不是先离开这里。”

    王浩一想也是,人多眼杂的,去市委招待所更不好,那里更复杂,试想哪个政府的招待所,实际上都是一个变相的‘包打听’。

    正想着电话响了,是许薇打来的。说是外面风传周亚生的死,是因为省委领导突然到老鸦屯去检查。碰上了告状的疯婆子徐,周亚生感到事情败漏才无奈的自杀了。

    如此一说,那有什么省领导,那就是指的王浩了。

    “宫书记,我可是扮演了一个省委领导的角色,现在该怎么办?”

    宫芳下意识的拽了一下上衣,反而无意中让胸前的波涛汹涌了几下,不由脸微微一红,好象是她有意引诱王浩一样。

    抬头看了王浩一眼,不料王浩脸上的表情丝毫未变,目不斜视,似乎对她的举动视而不见。

    宫芳不禁有些失望,暗叹难道自己的魅力不够?只好拢了拢秀发,让自己的一些小心思一闪而过。

    慢慢的理了一下思路,口齿清晰地说道,

    “先应该召集相关领导开一个会,就即将出现的形势做出相应的部署。具体来说就是如何应对,把一切控制在我们自己可以掌握的范围之内。

    对外应该及时做出反应,其次as,就是马上上报省委,看领导的意思。具体上面怎么安排,有什么指示,就照着指示去做。”

    王浩笑了笑,摇了摇头。

    “说得很好,基本上都切入要点了,但是我觉得,这是你们牡丹市自己的问题,还是应该自己先处理,上报是对的,至于上面的指示下来时可能会是严厉的。”

    宫芳仰着脸,认真的看着王浩,王浩与宫芳对视着,很认真的说。

    “你是市委书记,牡丹市还有市长,不要什么事都等指示,省里安排你们做事,不是希望你们哄孩子的。”

    宫芳有些生气的转过了头,这个人真是的,把我看成什么了。仔细一想看王浩也不和自己道歉,琢磨了半天才想明白。

    对呀,自己是牡丹市最大的领导,这么点事都处理不好,难道还等着省里下来处理不成。但是究竟要怎么处理呢,如何下手?

    “我懂了,请你最好不要说我是看孩子的,我还没结婚呢。”

    王浩不由的摸了摸鼻子。

    “你当然没结婚了,不结婚可以做保姆吗,难道你就没点女性的爱心。至于孩子,谁的都可以看呀,更不要说你还是女的。”

    宫芳很生气的吼了一声,面色严峻,并且很气愤。

    “你胡说,我哪来的孩子。”

    王浩赶紧摆了摆手,紧张的把两手挡在自己的身前,他可不想被这个女书记打一下。

    “你就当是领养的好了,父母官,父母官,你不是牡丹市的妈妈吗?难道你想当爸爸?”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