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299章 上门女婿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王浩的一番感慨,终究没有得到三女的一致认同。车里的气氛越来越低沉,还好,半个小时的时间他们就回到了老鸦屯。

    老晴早就琢磨着女儿还能回来,和晴雪的妈妈忙的不亦乐乎。屋内里里外外收拾得干干净净,一看就是刚撒的水扫的地。

    几个人都坐到了小小的炕沿上,也就是在这里还有一丝暖和的热气。晴雪的爸爸不住的解释着家里环境的不富裕,对王浩再次送来的一大堆礼物表示感谢。

    热热闹闹的气氛终于迎来了,村长和有关老晴家的七大姑八大姨都来了。大家聚在一起欢欢喜喜的,开始准备吃了一顿家宴。

    村民门可不傻,沾亲带故的跑来凑个人气。不仅如此,左邻右舍的也跑来占个喜气。

    人就是这样,昨天见识到了风风光光的老晴家出了个大官,竟然市委书记都来了,看出来了,人家家里的晴雪现在可真是成了皇娘娘。

    一来二去群民们闲着没事,又正值新春佳节之际。消息传得飞快,十里八乡都在议论老晴家的突变。

    可了不得了,老晴的女婿听说是省里的高官。据说和省长一个级别,训县太爷人家都不说话,家丁就把县太爷训的一愣一愣的。

    俗话说宰相门前七品官呀,县太爷算个屁呀,那个训他的还是个洋奴。怎么看也得是五品大员。

    这样一来王浩简直就是二品的顶戴花翎了,不能说村民们迂腐。他们还是按照前朝的品级看待官员。

    如此一来可了不得了,人多没办法,昨天刚下了雪,即使下了雪好像也无关紧要似的,好多人主动的在院中清理着积雪。

    最后看看这个实在有些拘束的小院子,乡民们终于放弃了。直接开始清扫老晴家门口的大街,把个空旷整齐的大街扫得一干二净。

    也幸好,老晴家住在村东口。门前有一大片空地,如此一来,村民们不光把空地打扫干净了。

    还用拖拉机拉来了几车沙土,填得整整齐齐,又拉来了个碾子压的平平整整。方才摆上了一流的小圆桌,整整二十几桌。

    竖起了杆子,挂起了红的绿的绸缎灯笼。这下一打扮可不得了了,就像老晴家要张灯结彩的娶媳妇似的。

    很可惜的是老晴家没个男丁,要不估计这时,说不上那三寸不乱十里八村的媒婆,也要把老晴家的门槛踏平了。

    正忙碌着,乡里的小汽车又到了。这下不光是小汽车,还有一辆福田加长轻卡。车一停,莫向年第一个跳了下来。

    指挥着围上来的村民们开始往下搬东西,什么好吃的用的喝的,这家伙,一看就是把乡里小旅店的东西全套的给征用了。

    小面包车里下来了六名一色的套装服务员。我那个奶奶呀,一时看的村民们眼都直了。

    如此一来桌子上被围上了桌布,整洁干净的的餐具一摆。旁边直接架了起了临时的一溜大锅罩,三个厨师紧张的开始了忙碌。

    莫向年这才满意的点点头,看是随意,其实提心吊胆的走进了老晴家的院中。进去了却不敢进屋,就和几个乡民随意的聊着家常收入打工的话题。

    村民们都知道他是乡党委书记,起先都唯唯诺诺的小声说着话。没一会时间聊开了,大大咧咧粗犷的老百姓们也不害怕了。

    纷纷谴责乡里的举措不对,不但误导了农民们的投资种植,还引发了无数的后患。莫向年连连的道歉,他是真怕了。

    大神就在里屋坐着呢,要是被听见了,自己这小帽子完全不保呀。可又不能不让说,只能一个劲的表态,表示来年一切从乡民的实际上出发。

    乡里不再干涉,并且建学校,规划投资建厂。请没事的乡民去厂里赚几个零花。其实王浩早就听到外屋那乱纷纷的声音。

    只是晴雪的妈妈在不停地叮嘱晴雪和自己注意这个注意那个的,交代个没完,一时之间别说晴雪,王浩都听得头大了。

    更让他郁闷的是晴雪妈丁嘱完晴雪。一转头开始询问王浩,问的这个详细呀。不仅问他是干什么的,祖坟都被刨出来了。

    一听王浩真是个当官的,可了不得了。老妈妈那是一篓筐一篓筐的话往外倒呀,由老百姓的疾苦,说道社会的不管不顾。

    以自己的亲身体会,教训王浩凡事要为百姓做主。王浩听得不禁有些心酸,这是真实的情感表达呀,要是自己不是她的女婿,那会知道的这么详细。

    王浩只能坚决的表态,把‘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的大纲,深情地向老妈妈隆重的承诺了一番。

    这才得到了老妈妈的夸奖,刚想找个机会出逃,到门口吸支烟,没想到老岳父得了理了,向他讲起了包龙图与海瑞。

    晴雪早就看出了王浩的无奈,自己七年没回家了,也实在不忍心打断爸爸的叙述。最后还是站在一边的村长忍不住发了话了。

    “老晴呀,你看看你,147就知道包老爷,人家是神仙一般的星宿,那是千古的传奇。快别说了,都响午了,看看怎么安排。”

    老晴一拍脑门,这才有些清醒,看了看晴雪他妈。张了张嘴,半天没说出话。

    “哎!你看看我这脑子,真是老糊涂了,老糊涂了。村长呀,啥也不说了,都在这,都在这,你来,你来。”

    说着拉着村长走到了外屋,刚想开口借粮置办些酒席,就被门口的莫向年一把拖着往外走。

    走到了街门口的老晴不禁大惊失色,我那个奶奶呀。他现在才明白了什么是大官,什么是贵胄。

    如此一来乡党委书记和村长在自己的眼中瞬间的渺小、渺小、仿佛都成了他的家奴,他一时感觉到了自己就像一个身价不菲的大员外。

    不由得摸了一把脸,揉了揉眼睛。

    “这都是你准备的?”

    村长赵老六还没接上话,乡党委书记莫向年赶紧低媚的说。

    “老晴大哥,您看还满意吗,不满意您说,我马上换,马上换,要不我叫几个大客车来,咱们去乡里的酒馆吃一顿?”

    老晴威势大发,摇了摇头,暗想,去什么乡里伢,那里谁认识我老晴。他不禁感叹祖宗积德,老晴家的祖坟上冒了青烟了。

    自己也有这一天,这风风光光的,看着不住和自己找借口打招呼的村民,看着好几年见了自己都躲着走的本家亲戚,老晴大手一挥。

    “开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