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305章 老庙古井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胡闹了一晚上,太阳都照到屁股了,几个人才爬了起来。安得利早就没影了,王浩走到正屋一看,锅里烧着一大锅热水。

    呼呼地冒着热气,看来是给自己这伙准备好洗脸的。也不客气呼呼地舀了几瓢,倒在盆里才摇了摇头。

    安得利也是个年轻男子,论年纪大不了自己几岁。看来需要帮他留意一下了,脑子一转弯,哈哈的大笑,昨天这小子一定没睡好。

    自己那么闹腾,任凭百年的老僧也坐不住禅呀。招呼三个美女刚洗完脸,门恰到好处的被推开了。

    安得利手中提着一个大食盒,这食盒看起来可是有了年岁了。一看就是高档老木头的八角食盒,上面是漂亮的金漆,山水雕刻。

    雕工古朴、自然。而且所有山川丘陵处都为凸起雕法,真是难得的技艺,打开一看,分上下三层。

    第一层放着当下年时的枣糕,二层是精美的两盘鱼和一盘子炒鸡、一碟牛肉,还有几碟精美的自制小咸菜。

    最下面是一小罐粘粥,还扑扑的冒着清香的热气,让人一看就食欲大振。

    安得利一边往外端着饭菜,一边嘟嘟囔囔的用他那地道的y国普通话念叨着。

    “一人一块糕,步步要高升,一人一块鱼,年年都有余,一人吃块鸡肉,大吉又大利,一人喝碗粥,吃完赶紧走。”

    王浩和许薇正高兴呢,一听最后一句,相互看了一眼。

    “是呀,吃完了我们赶紧走人吧,真是太麻烦人了。还有好多事要办呢。”

    许薇拧了王浩耳朵一把,小嘴一撅。

    “亏你还有自知之明,我以为你就是个没皮脸呢。”

    安得利哈哈大笑,摆好碗筷,晴雪赶紧给大家盛上粘粥。

    “那后面的吃完赶紧走,是我加上去的,你们不是要去看什么神秘的古井吗?我可是听得很明白的,现在都要八点了。”

    这话一出口,王浩瞪大了眼睛,几个美女的脸蛋顿时一片通红。安得利摆了摆手,站起身。

    “快吃吧,要不可就凉了。我在赵老六家里已经吃过了,我可是喝了整整三碗粥,这个可香了,的确是好喝。”

    说完直接向门外走去,几个美女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起向王浩打去,王浩赶紧伸手招架着,大声地喊着。

    “停,停,不想吃饭可以说一声。你们不吃我可都吃了,要明白你们的身份。

    要知道安得利是我们的哥哥,你们真有心,赶紧给他物色个美女吧,我怕这样下去,他会憋坏了的。”

    这一番话可是逃脱了被打的命运,几个人有滋有味的吃完了早饭。晴雪招呼着,一起向古井的方向走去。

    距离上次去古井,可是历历在目,差不多有七147年半了,跟上次的到来,一路上几乎没有什么变化。

    临近观音庙首先入目的是大殿门口朱红色的木柱,那苍老古朴的雕刻纹花,依然是鲜艳夺目。

    大殿的正上方悬挂着“普济众生”的牌匾,四个大字苍劲有力,证明着老鸦屯的年代历史。

    大殿的最深处,供奉着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身形那么高大、面相端庄和蔼,不由的让人肃然起敬。

    岸台上燃烧着两根鲜红的蜡烛,中间的香炉中,轻烟袅袅。从里到外,透着神秘和。

    对于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王浩是非常尊敬的,毕竟这是世世代代千古的信仰,菩萨可以让人逢凶化吉,躲避了灾祸。

    对有难的人,对需要帮助的人有求必应。所以王浩赶紧走到菩萨的近前,噗通一下跪倒在蒲团上,对着观世音菩萨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头。

    刚磕完头,就听得一声清脆的钟响。身前不知何时多出位身披大红袈裟,后面跟着两名小和尚的老和尚。

    老和尚就这么站在旁边看着,也没有阻拦的意思。一直等到王浩磕完头,爬起来,他才郑重说道。

    “阿弥陀佛,施主远来此地,乃命中注定,老衲见礼了。”

    说完也不等王浩回话,直接拉起王浩的胳膊拖到自己的近前,上下左右认真的打量着。足足看了半天,方才放手。

    又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

    牡丹花开不是花

    层层叠叠不是雾

    端是一心为黎民

    怎奈妖水不识君

    说完摇头感叹,随身取下一个锦囊,递于王浩。

    “请施主记住老僧的话,此物你只需拿上一拿。不必随身佩戴,也就是个落记而已。烙在了身上,这牡丹上下,方圆百里的小鬼就不敢找你的麻烦了。”

    老和尚说完哈哈大笑,转身做出了请的姿势。王浩疑惑的跟随着老和尚向大殿外走去,几女和安得利随后跟着。

    走过大殿向东直行大约百十来步,是一口四周被花岗岩雕砌的老古井,看那井沿就有了年岁了,四周被磨的精光刮亮。

    井上的老撸顶端,一尊神鸦栩栩如生,竟是乌黑的尤铁打造,泛着铮铮亮光。正双眼怒睁着直直的看着王浩的走近。

    王浩不禁心中有些发愣,狠狠的瞪了这个老鸦一眼,说来也怪,再仔细看时,就觉得老鸦的眼神好像对自己有些躲闪,不禁心中暗暗发笑。

    这时老和尚却又说话了。

    “幻由心生,心由幻度。此也就是守井的神鸦,怎敢和明君较真。”

    王浩看了看老和尚,摇了摇头,这些人一天到晚神神秘秘的,还真能看懂我的心思?

    方想到这里,已然走到了井台之上。大家就围着这口古井细看,也没什么特别之处,唯一特别的就是水深,深不见底。

    黑幽幽的,什么也看不见。

    “大师,不知道这么深的水,看都看不见,那老鸦们如何下的去?”

    老和尚又是双手合十,念念有词。猛然间双目精光四射,大吼一声,如古暮晨钟,震慑心魄。

    “阿弥陀佛!”

    就见古井中一股热气,急速的腾起,在井壁上空盈盈绕绕,一会时间竟变成沥沥小雨,真是奇怪之极。

    老和尚把自己手中的佛珠扯碎,大手一挥郑入井中一颗。还是高宣佛号,不理王浩。

    王浩不禁有些生气,转身就走。一边走,一边嘟噜着。

    “装神弄鬼的,骗人骗己,还不是想要些香火钱。走了,看着大庙建的确实不错,薇儿,多给些修缮款,保护好文化古迹才是正事。”

    却不知道如此一来,此井还真惹出了一桩大事,差点夺去了王浩的小命。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