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306章 噬心之痛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离开古井已是中午时分,许薇还真舍得下本钱,一捐就是十万块钱。老和尚好像还不怎么领情,许薇想了想,又追加了十万,这才换了和尚一个笑摸样。

    回到了村里,和晴雪父母道了个别。刚要离开,就看到莫向年和赵老六一起走了过来,原来是看已近中午了,要请王浩去吃饭。

    王浩急忙拒绝,刚才费了老半天事,才说通了晴雪爸妈不在这里吃饭了,可不敢再留在村长家吃饭。

    一来二去还不知道要耽误多少工夫,王浩有很多事要办。假期只剩下两天了,还要赶着去jn市,好说歹说婉拒了莫向年的好意,才得以脱身。

    不想刚上车,又被急急忙忙跑过来的莫向年拦住了。

    “王团长,您放心,我们乡里一致研究通过。为了表彰有为青年,为了树立学习的好榜样。

    决定为晴雪的父母建一套好的住宅,并且奖励两万块钱。也请晴大夫在您身边安心的工作,不必记挂家里,家中我们政府会安排好一切的。”

    王浩没有说话,建房他没有意见,上学本就应该国家出钱,王浩在心里一直都这么想。

    自己上学时要是没有爷爷给自己的那张卡,要是没有爸爸的扶血金。恐怕自己也上不了大学吧,真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样的后果。

    “房子是应该的,国家有义务帮助贫寒学子。信用社收房子还贷款是不正确的,这事就这样吧,钱就不必了,我知道你们乡里也不富裕。”

    王浩说完,莫向年连连点头,其实心中正暗暗发愁,这两万块钱上哪凑呢。

    牛王乡是真穷呀,穷的不要说两万块钱,就是两千块钱也当着宝使唤呀。一听说不用出钱了,心中别提有多麽爽快了。

    就是盖个房子,还是有着落的。召集各单位收刮点材料那还不成问题,利用开春没大事之际,出点工钱就完事了。

    安得利好不容易等王浩打发了莫向年,一加油门开动了车子。晴雪在车上不住的摇手,向自己的父母和乡亲们告别。

    还别说老鸦屯的村民实在是热情,也许是期盼着春天的引资吧,一传十十传百,一听说大官要走。

    一个个急急忙忙的从家里跑了出来,跑出来才发现车子已经在村路上了。又追着车子跑,一边跑一边喊。

    “领导慢走,要记着老鸦屯呀,一定要记着呀。”

    喊的人一多,开出两里多地的王浩早就听见了,本想不管了。却架不住人越来越多,还在追着自己的车。

    “回去,告个别!”

    又是一番忙碌,王浩心中突然一亮,反身上车,写了一张百万的支票。对走向前的莫向年招了招手。

    “你是个党委书记,是乡民们的主心骨,这钱是一个老华侨的,你给我用好了,给乡里建一所好学校。

    从小学一直到高中,吃住都得要有,按照最高级别的给我设计建造。本来这事我想回头自己办的,现在就交给你来办吧。”

    这下可了不得了,村民们又是一阵激动与千恩万谢,一百万呀,不要说没见过,听都没听过。

    王浩又对村民们下了保证一定把引资拉来,好半天才得以脱身,在众多老鸦屯乡亲们的泪眼婆娑中离开了。

    这样一耽搁,中午简单的在高速休息区吃了点东西,赶到jn市时已经是傍晚七点多了。

    安德里问了问王浩,直接把车开到了省委大院,进了陈兵的小别墅。

    由于是过年期间,陈兵把保姆打发回家了。自己正在动手做菜,拿着锅铲子乐呵呵的打开了门。

    “你小子,还知道回来呀,是不是玩疯了?”

    王浩刚和露出个脑袋的陈兵笑了一下,赶紧不好意思的闭上了嘴。

    “爸,过年好,我这不是回来了吗?你先让我进去,累死我了。腰都直不起来了,快点。”

    陈兵一听,还真不忍心。坐车累他可是知道,一边往里让着,一边接过许薇和韵寒手里的东西。

    三个美女和安得利,正儿八经的给陈兵拜了个年。寒雨蝶早接过铲子走进了厨房,许薇也要去,被王浩叫住了。

    “拉着许薇去了楼上自己的房间,让许薇在里面休息一会。”

    许薇也没客气,安然的躺在床上休息起来,有了小宝宝,就会感到累,这才刚开始,真不知道往后怎么办。

    王浩下楼之时,在对面陈小欣的房前站了半天。不自觉的眼泪就下来了,刚想推门进去看看,手就被一双大手握住了。

    “看你这没出气的样子,走、走吧,和我下去,你走不走。”

    王浩只能擦了擦眼泪,看了一眼陈兵,他知道,其实陈兵比自己都苦。多么坚强的男人呀,还好他有着自己的信念,至始至终都没有倒下与放弃。

    陈兵威严的使劲拽了王浩一把,哀叹一声。

    “过年了,小欣肯定在屋里,别去打扰她。她知道你回来了,一定知道的。第一年,等过了今年,你再去她的屋,煞气太重,对你不好。”

    王浩忍了半天了,还是没忍住。刚抹去的眼泪又下来了,不管不顾的推了推小欣的房间。

    没想到,门是锁着的,进不去。

    “给我钥匙,你给我。”

    陈兵生气的打了王浩一下,跺了跺脚。

    “你这孩子怎么不听话呢,她现在是鬼,阴魂不散,你进去了,她就会跟着你的,你走到哪她就跟到哪?难到你不想让她安生点,早些投胎!”

    王浩依然要强的伸着手,钱沐瑾不知道何时已经走到了楼上。

    “你爸爸说的对,不让你进就是不让你进。这不是迷信,是对小欣的尊重,还不下去,你这孩子,也替你爸爸想想。”

    王浩这才抹了一把眼泪,快步的跑到了楼下。冲进洗手间,拧开水龙头就洗着头脸,任凭凉水冲醒着自己的头脑。

    “小欣,小欣,我回来了,我回来看你了。小欣、你还好吗?你还好吗?”

    王浩无法摆脱自己不去想陈小欣的影子,模糊中自己在桃花街派出所审讯室的走廊上,伤痕累累,憔悴万分的倒在地上。

    模糊中他又听到了枪声,恍惚间一个靓丽而甜美的身影扑到了自己的怀中。

    血、血、血、、、、、、

    血像飞舞的花瓣,正从陈小欣的胸口泉涌般的喷出,陈小欣就这么走了,走的没有一丝遗憾,没有一丝回头的余地。

    卫生间的门被打开了,许薇严肃而认真的站在门口。转身轻轻地关上了门,拉着坐在地上的王浩。

    “浩,你起来,你就是要去看,我陪你一起去,我欠小欣的,她保护了我们孩子的父亲,保护了你,我们一起去。”

    王浩这才有些清醒,随势站起了身,许薇拿起毛巾,心疼的为王浩搽着满头满脸的水,拿梳子帮他梳理着头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