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308章 惊诧(上)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王浩差一点没嗰屁了,我那个娘呀,随便说句话就会要人命呀。他就是死也想不到钱沐瑾和陈兵现在就能回来。

    这可是中央委员s省的大佬们呀,瞬间王浩的后背就被冷汗浸透了。无论怎么说,无论你身份如何,这是在官场,虽然是私人聚会,但是也要讲究尊卑不是。

    “钱伯伯,我错了,你打我吧,我说话没遮拦,啊,不是的,我神经有毛病,我错了。”

    钱沐瑾哈哈大笑,眼睛一瞪。他听得明明白白,王浩说他和陈兵老冯是神经病。根本就没放在心上,其实是在内心中早把王浩当成了自己的小辈来看待。

    试想那个爷爷会生自己孙子的气,童言无忌吗。这就是王浩好运,并且真实的介入到了他们这些大佬的内心之中了。

    钱沐瑾严肃的看着王浩,冯岳泽拎着瓶特供嘴角都笑歪了,扯开那破锣嗓子就说。

    “怎么的,你心疼这瓶酒呀,拿王浩出气,骂就骂了,你能怎么样,不过王浩呀,哈哈哈,你真的有特供?还不赶紧拿出来哄哄你钱伯伯?”

    刚说完,陈兵一个猛子扒拉开钱沐瑾与冯岳泽。

    “我说扯什么呢,有好东西也是我儿子孝敬我的,老冯呀,不能不讲良心呀,这不老钱刚给你一瓶不是。”

    王浩是看明白了,对于特供烟酒来说,这帮人就像苍蝇见到血了,没了命的哄抢呀。看着面前的三位大员嘿嘿干笑,那胃口,绝对能把自己给噎死。

    “还真拿了点,爸,我都准备下了,不过没多少,每人两条烟,两瓶酒。”

    王浩声音小的不能再小了,他现在明白了,这特供的烟酒简直就是神奇宝贝,怎么舍得贡献出去?

    王浩还打算着每人四条烟四瓶酒, 现在一看这些人毫不感觉自己脸皮厚,直捅捅地逼问了地来,一机灵立马减半,好东西可得派上大用场。

    王浩其实不知道,那好酒好烟,一年的总产量下来也就几百斤,哪里够分呀。

    许薇赶紧上前解围,声音和百灵奶鸟的地说。

    “伯伯,酒菜都准备好了,是不是边说边谈呀,菜都要凉了,我可是又开了一瓶好酒呀。”

    陈兵当时就有些急,大吼一声,差点没吓到许薇。

    “什么,你又开了一瓶?我那个乖乖呀,破产了,破产了,唉喓外!”

    一听许薇这样说,陈兵真急眼了。三个大佬不顾形象的走到了饭桌旁,急急忙忙坐好。

    钱沐瑾对许薇他们招了招手。

    “来,安得利,你也是个少将,就不是少将,这也是家宴,一起来,我还没和你们y国人喝过酒呢,我试试你酒量,薇儿,韵寒,雨蝶,你们也来陪我们这几个老家伙喝点。”

    话是这么说,不过许薇她们吃了一点,赶紧借口闪开了。不但拘束,还没话题。离开后许薇又拿了六条烟六瓶酒上来,分成三份。

    放到了餐桌旁边,几个大佬看到东西这才瞪起了眼,心里歪歪道:这还是真的呀!

    说归说,闹归闹,东西拿到手了,不禁都思绪万千,感叹回想着自己当初在领导家喝的那杯酒,抽的那支烟。一时竟然唏嘘不已。

    人到了这般程度,官坐到如此的级别,早就看开了,什么烟呀酒的,只是个虚头的形式而已,他们现在看的其实都是各自的内心之策。

    凡事攻心为上。

    王浩站起来为三位大佬斟满酒,一起身又来到外屋,捣鼓了一会,拿了两瓶特供两条烟,往冯岳泽怀里一放。

    “冯叔叔,你的事as老爷子们都同意了,不过说得明白,你是李老爷子点头应许的,这是李老爷子特地让我交代捎给您的。

    任爷爷也没阻拦,我把z石油交给他了,让他们捣鼓去吧。”

    冯岳泽起初听得很开心,一听王浩是用z石油做的交换,不禁心中一愣。这是下了血本了,亏大发了。

    z石油如果成功了,那其本身的地位并不亚如一个gd省的省委书记呀。他把烟酒往桌上一放,大吼一声。

    “胡闹!你就不知道商量一下,这,这办的什么事呀,凭空就损失了一个绝好的位置。”

    冯岳泽说的没错,话也是出自真心,现在的冯岳泽早看透了。王浩可以说是他们三位老家伙的开山童子,对童子说话无需拐弯抹角。

    钱沐瑾端着酒杯泯了一口,摇头叹息,陈兵惶惶然的随了一口。

    “王浩呀,这事,这事是否?”

    陈兵不好说什么,王浩在给冯岳泽办事,自己不好说什么,更不要谈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他感到自己实在是无力可为。

    钱沐瑾摇完头,突然精光四射,心里想笑,表面依然严肃的看着王浩。

    王浩真感觉到了冯岳泽的不开心,也意识到了冯岳泽是真心的生气了,看来现在他考虑问题出发点完全在自己的一方面。

    如此自己的一番苦心也不算白费,既然这样,那就不如说开了,省的心里是个疙瘩。

    “钱伯伯、爸、冯叔叔,其实,其实就是z石油被通过了,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建立起来的,你们想想,现在我们国家能源部是谁当家呀。”

    王浩如此一说,钱沐瑾忍不住的一拍大腿。

    “好小子,哈哈哈哈,好计策呀。人家就看不出来,只是不要做了实实在在的嫁衣才好,就怕送出去容易,拿回来难呀。”

    陈兵眨了眨眼,一口干了自己的杯中酒。手指着王浩,指了老半天才说。

    “你、你、你、这是耍了个花枪,借力使力?”

    冯岳泽仿佛回过了味道,瞪大了眼睛。自己要真去了gd省,那就是中央委员了,再加上钱沐瑾,怎么说自己这方也是实力大增。

    如此一来,不要说什么z石油,就是整个能源部又如何,两个经济大省在手里紧紧地握着,何况背地里还有李家和姚家的支撑。

    现在就是要玩空手道呀,就看玩的怎么样了。烟酒一定不会是李老爷子给自己的,李老爷子人精似的人物,怎么会给自己烟酒。

    看来自己有必要前往京里一趟,当面向两家表个姿态了。但是先去那一家好呢?他不由得看向了王浩。

    “我明白了,我明天一早就走。只是你和我说说,老钱你也说说,我该去哪报到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