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311章 跃进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王浩知道,这个时候只能软蛋一下。大事就的交给领导去办,你都办了还要领导干嘛。

    自己一番心思下来,就是帮了领导的大忙了。目前的规划与方案落实了,是实实在在的成绩。

    钱沐瑾一听王浩这么说,抬头看了看陈兵。陈兵紧邹着眉头,这事难办呀,听说国家正准备重新规划南北的立体大动脉。

    如此一来想再添条路,一是不好立项,二还怕被说成重复建设。要是顶上个如此般的帽子,那可就闹了笑话了。

    这事应该归省长管,怎么说冯岳泽也没走不是,不如就将他一军。

    “老冯呀,你是省长,你先说说吧。”

    冯岳泽一个脑袋两个大,都是人精般的人物,谁不明白谁呀。看了看王浩,笑了。

    “其实这事不难,难就难在钱的方面。只要钱到位了,再加把火,的确是地区发展的实际需要,马上就能立项,并且通过审核。

    关键问题一句话,没钱,还指望着国家拨款,(摇了摇头)我看这计划不错,等实现恐怕就要十年二十年以后了吧。

    你小子在y市干出的成绩,以你的名头在咱们s省那可是引资小财神呀。凭这样的能力,如此的实力你完全有办法解决。

    现在去牡丹市,那里有着近八百万的老百姓等着你去带领他们脱贫致富。现在最要紧的就是要迅速转变角色。

    以前你是个秘书,市委秘书长还只是一个副职。眼光要放的长远呀,可不能局限在一市的中心。”

    冯岳泽说完,看了看钱沐瑾,很认真的说。

    “想叫马儿跑,就的给马吃草,光吃草也不行,他的前期引资,我们可以给他留一点吗。”

    钱沐瑾瞪着眼,严肃的看着冯岳泽。

    “你说留多少呀?不是留不留的问题,而是给他的什么职位,市长?”

    钱沐瑾的话刚出口,还没落地冯岳泽立马接口。

    “好!还是书记厉害,我同意,就是市长。”

    说完看了一眼陈兵,用脚在桌子下面狠狠地踢了陈兵一脚,陈兵才反过味来。

    “啊,那什么,啊!我没意见!”

    钱沐瑾可是瞪眼了,自己哪是这个意思呀。赶紧申辩,摆着手。

    “我是在问你们,我还没说完话呢,啊,怎么了这是,哼!”

    冯岳泽赶紧接上话。

    “是呀,你问我们,我们说没意见呀,市长就市长,你说了算,你是书记。”

    陈兵赶紧打圆场,要是让这两个人争下去,真不知道能争到什么时候。

    “这个,这个吗,哎!这个事,不可能啊。一个市委书记秘书,就是个二级大市下去也不能直接就是市长呀。啊,说不通呀,历史上就没有这一说吗。”

    陈兵说完了三人都默不作声,钱沐瑾不放心呀。光听这小子说,谁知道结果会怎么样?

    他在引资方面工作干得很有成绩,但能不能抓起全面工作,这个还真没个数。一市之长,开不得半点玩笑呀。

    毕竟太年轻了,年岁就是经历呀。一个才27岁的小毛孩,怎么能担任一市之长这么重要的职务。

    陈兵作为省委组织部长,心中实在是想法颇多。这简直有些视党的重要岗位为儿戏嘛!

    当然,这句话他并不能说出来,不过,钱沐瑾和冯岳泽还是从他的眼中看到了这层意思。

    冯岳泽真怕这个有点死板的陈兵坏了大事,三个人在这坐着,其实也就是个临时书记碰头会议呀。

    顶着居大风险,冯岳泽看了一眼王浩,王浩赶紧聪明的离开了餐厅,走到了客厅,还故意把电视的声音调大了。

    冯岳泽这才开了口了。

    “我们就是达成个意见,这事上不得常委会。大家都明白,现在省委副书记宁成业也没回来,其实管他回不回来,我们先统一下口径。

    我的意思,陈部长你要是就是觉得不合适,可以是代市长吗。代理考核期限为时一年怎么样?

    这事我们定了就定了,直接发文宣布就行。大家都明白,反正要是出了事,我们三个都得兜着,谁也跑不了。”

    没想到话说得这么明白,陈兵还是摇头。不仅仅是摇头而且反对的意见相当的强烈。

    “一个27岁的乳臭小子,怎么能担当牡丹市的市长?牡丹虽穷,但那里有着万老百姓,何况,真实的数目还不止这个数,估计实际上有着近900万人口。

    咱们s省是个人口大省,多万人口,如果处理不好,出了什么乱了,我们怎么向上面交待,儿戏不得呀!”

    钱沐瑾猛的干了自己的杯中酒,任凭辛辣的感觉,就这样毫不留情的刺激着自己的味蕾。

    “嗯,是有点欠妥老冯,王浩虽说作出了不小的成绩,但y市的情况跟牡丹市可是天差地别。

    y市是一个沿海的地级市,而且,经济相当的发达。人民的文化与政治水平,已经被改革开放的春风完全洗礼。

    y市经济的发展离不开改革的作用,他们那里便利的交通,与日自己国、汉国、曹国都非常近。

    人民思想开化,也便于领导,讲道理,懂的追求发展,人人希望拆迁,人人都希望得到房屋改造。

    而牡丹市完全不一样,说是一潭死荒之地也不为过。咱们都知道,那里可是好汉之地呀,话说不上三句半,凭武力就开始解决,谁的拳头硬,谁就说了算。

    蛮横无理的荒蛮之风一度盛行呀,什么哥们义气,可是历史原因呀。

    再说车程,从我们jn市到牡丹市需要十个小时,如果去y市仅仅需要4个小时。y市真是发生了什么事,省里能照看得到,也能作出快速反应。

    而jn到牡丹市就不行了,如果真发生什么重大事件,估计等咱们赶过去时为时已晚呀,这不得不引起我们的重视呀。”

    钱沐瑾有点苦口婆心的劝慰冯岳泽的味道,一时之间冯岳泽反而有些为难。他斟酌了一下话语,很肯定地说。

    “钱书记,王浩同志所干出的成绩这个我不想说什么了,我们就需要这样的年轻干将,不要说我认识他,他帮过我,就是不认识我也是同意的。

    要发展,就得担责任,我是党的干部,我不怕。想要成绩,我们就需要想到风险,完全可以考虑怎么规避风险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