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317章 权财美色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我告诉你,想也是白想,照着我的条件去做,否则你就别怪我,我知道你很利害,可是我不怕,小子,我告诉你,老子就是死,也要先爽一爽。”

    王浩傻了,他不喜欢这种方式的较量。他对于小人的争斗很是鄙视,他喜欢明目张胆的对抗,血与火的搏杀。

    他认为男人和男人之间的战斗就是明明白白的。哪怕互相捅刀子,你捅我一刀我也捅你一刀。我再捅你一刀你再还我一刀。

    等到双方都捅得差不多了,数数各自身上的口子,谁身上的口子多、谁身上的口子深谁就是失败者。

    但是现在这小子和自己玩阴的,这是王浩所不允许的痛,是他认为最操蛋的下作方式,他火了,火得很彻底。

    他紧咬着牙关,几乎是在牙缝里崩出来了两个字。

    “找死。”

    电话那头哈哈大笑,笑的更加狂妄。

    “不、不、不,你错了。你听话我就不会死,你不听话那就等着一块死吧。我就是死也要好好的,慢慢的欣赏欣赏这个美人儿。

    你看看这个皮肤,多麽的水灵呀,你再看看这小嘴,要是把嘴里的牙全扒光了,是不是可以很好地,当做一个美丽的一个小洞洞来用呢?

    可爱的孩子,嗷!我的天,不知道被一排人,不!是几百个人轮干的感觉是不是很爽。”

    as说到这里,卢德江暴怒了,他不想废话,也不想等待。他的心里不是害怕,而是焦急。哥哥被纪委带走了这么长的时间了。

    听风声是要往死里整呀,哥哥就是他的一切,就是他们卢家的整体支柱。决不能倒下,一定不能。

    这才刚抓起来,自己的场子就被封了,被封了不说,连自己都抓。还好他家里最终求到了任老爷子。

    让老爷子给卢家留条后,这才让老爷子松了口。既然出来了,他就得报仇。他明白这一切都是源于王浩,这一切都是托王浩的福,赐给他们家的。

    所以他疯了,他疯得很彻底。他甚至想到了再次被抓,想到了鱼死网破,死就死,活着没了金钱没了地位还有什么意思。

    他什么也不会干,一没技术,二没脑子。活着就是靠自己的哥哥,哥哥倒了一切都倒了,没钱没权就没朋友,没美女。

    这样的日子他没办法过下去,这样的生活还不如死了。他花了大价钱了,利用以前哥哥的老关系,找了几个人。

    这些人可不简单呀,其实是国际上出了名的黑鹰集团。无论是倒卖原油,还是走私贩私,什么都干。

    但是他不知道,正是他这次混蛋的出手。从而为王浩带来了不尽的麻烦。

    “我告诉你,你马上去做,马上去,给我滚,现在,立刻!”

    王浩听着电话里的怒吼声,反而平静了下来。是他,就是他——卢德江。这小子现在心情很急躁,心情急躁就有空子可钻。

    “好的、好的,你别急,你不要激动,不就是这么点事吗。你先别急,我马上去求人保释你的哥哥,你别急,千万别急。

    你也知道,这事办起来不容易,是不是,你得给我时间,给我点时间。”

    王浩说到这,看了看对自己做着手势的安得利,很是疑惑,这么半天了,还追查不出位置?

    于是他又紧张的说道。

    “你给我时间,给我、、、、、、”

    没想到对方却挂了电话,王浩生气的把电话往沙发上一放,紧张的问着安得利。

    “安哥?”

    “我们出去,这里已经被监视了,快。”

    王浩大吃一惊,听着安得利小声的劝告,只能拉着许薇他们一起往门外走。安得利随即跑到地下室,小心的放出四名被绑的死死地近卫。

    四人也没来得及解释,就被安得利指挥着去解除监听与监控设备。半个小时后,王浩又走了回来。

    他焦急万分的看着安德里,安得利很无奈的摆了摆手。

    “最新跟踪情况显示,刚才的电话是从海上打过来的,对方在海里,所以无法定位,即使定位也不容易采取措施。”

    听完安得利的话,王浩差点要疯了,急得团团转。

    “你是说在海上?在海里?在海里?海里,海、、、、、、海军!”

    王浩瞪大了眼睛,原地一蹦三尺高。

    “安哥,找,找海军,海军呀,高速路上的海军。”

    安得利也很兴奋,两个人对视了一眼,相互点了点头。许薇很小心的走了过来,看着王浩急躁的表情。

    轻轻地抓住王浩的大手,不住的抚摸着,很是怜惜与心痛的看着王浩。

    “不要担心好吗,总会有办法的,一定会有办法的。我们回家,我们都去姑姑家,相信姑父会有办法的,他是可以指挥军队的不是吗!”

    面对着王浩,许薇只能安慰,这个男人,他的一生究竟会有多少崎岖坎坷,为什么什么样的事情都能经历到?

    难道这就是考验?这就是锻炼?或许吧,非要这样才能造就他的伟大和不凡吧?想要名垂青史,想要万古流芳。

    就只能与必须接受下去吗?许薇不相信,可是残酷的现实由不得她不相信。他不由得想起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若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王浩只好无奈的苦笑,他也知道担心没用,可是袁小艺下落不明生死未卜,他怎么可能放的下心来。

    “能不担心吗?我想想办法,想想办法!”

    王浩无法解释自己与袁小艺的感情,也没有人能够理解他和袁小艺的感情。

    他们邂逅与赵誉刚的危难入院,相识于董家沟的辛苦历程,熟悉与陈小欣那浪漫的酒店,徘徊在双的温柔花海。

    一切的一切,王浩不能阻止自己的回忆,不能不去想。小欣和小艺是一起把身子献给了自己,可惜的是小欣已经离开了,无怨无悔的为自己挡了一颗夺命的子弹。

    而现在小艺也出了事了,还是出了大事了。事情也是因为自己引起来的,她竟然被带到了海里,一想到那忙忙的大海,王浩更加恐惧。

    自己的两次被人扔到海里的经历,自己那些九死一生的罪,这都是怎么挺过来的。他不能等了,绝对不能等了。

    “走吧,安哥,我们马上去肖伯伯那里,走吧,马上就走,就是死,我也要救出我的小艺,一定要救出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