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329章 一个棒槌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虎鲨很生气,一听说让自己带上两个高级指挥官协同作战,他就很生气,再一听把指挥官当兵用,他立刻明白了首长的意思。

    这意思明摆着的,首长掰不开面子了,送了两个孩子给自己。孩子吗,既然是孩子,那就不用说了,照顾孩子天经地义。

    可现在是在执行重要军事命令呀,还是实打实的与国蛙人对抗。

    潜意识里虎鲨就是这么想的,他把这些匪徒,当成了真正地国蛙人。因为接到上级领导的命令就是

    无论如何,要想尽一切办法,尽一切可能,消灭籍蛙人,解救出被劫持的女孩的安全,并且要不惜一切代价的保证人质的生命安全。

    现在倒好,这个所谓的高级指挥官,从飞机上跳入海中就再也找不到了。这下身为‘鸬鹚’最高指挥官的虎鲨,感觉自己的肺都要气炸了。

    没有三两三,你装的什么大尾巴狼,不是金刚钻,你揽得什么瓷器活。生气归生气,救人要紧。

    海面上风高浪急,虽然离海岸只有二百来米,但是要说点背的话,不是一个马蹄涡也能呛死人吗?

    他大手一挥,对纷警戒着的鸬鹚队员们说。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找呀,就是死了,也得把他从海底给我拖上来。”

    话声刚落,立刻意识到了,自己被红外瞄准锁定了。在这种形象之下被锁定,即使他的身手再好,也不可能想不受任何伤害的闪开。

    他的第一反应让他大吼一声。

    “散开,深潜。”

    只一声,鸬鹚队员瞬间消失在了波涛汹涌的海面上。

    早就游到了海岸上的王浩,摆弄着自己的破95式步枪、一边用自己的衣袖擦拭着,一边用力甩了甩。

    他担心呀,这破枪进水后还能用吗,也不给把好的,正嘟哝着,后背就被干了一脚,一个倒栽葱,‘噗通’一下又跌回了海里。

    原来虎鲨深潜以后,马上意识到问题不对,一个手势,召集队员们围了过来。一点头纷纷向海岸靠拢,越来越近才发现王浩在岸边擦枪。

    这傻逼还把瞄准镜的红外打开了,远远地看着特别的耀眼。

    虎鲨又是一个手势,队员们小心的警戒着。上岸后的虎鲨对着王浩就是一脚,他真的生气了,这就是个棒槌呀,啥也不懂的棒槌。

    王浩拖着自己的枪,爬了回来,生气的看着自己面前的中将。

    “你干什么,我等了你们半天了,你们还是特战队员,速度没我快,啊”

    话说了一半又被踢到了海里。海军干看着没办法,人家是首长,王浩绝对犯了不听指挥的大忌,或许刚才的红外锁定,也是这小子干的。

    王浩这下真生气了,嗷嗷叫着向中将冲了过来。

    “你丫丫个巴拉,我不是不尊重你,你老踢我干嘛,我刚擦的枪,又掉水里了,还能用吗?”

    虎鲨,低吼一声,浑身的怒气迸发,一时间王浩就觉得冷,阴冷。他感觉自己像是被罩在一团冷气之中,浑身上下本来就湿透了的身子,禁不住连连打了几个哆嗦。

    虎鲨没说话,上前抓住王浩的枪,轻轻一抖,就从王浩的手中抢了过来。关闭了红外瞄准器,随手一丢说道。

    “所有人注意,出发。”

    王浩狼狈的跟着,他想去捡回他的枪,刚往前迈了一步,就被机灵的海军拉了回来,随着队员们快速的向前追击。

    “你丫的傻呀,不会用吗?乱开什么瞄准器,再说你怎么会有那个破玩意,那会要了你的命的,没等你瞄准,你就会被对方发现,第一个死的就是你。

    还有,你刚才打开瞄准器的时候,正好锁定了海面上的虎鲨,你小子真是找死,给以前他绝对会对你开一枪的,你还真命大。”

    王浩这才明白过来,不由得看了跑在前面的虎鲨一眼,暗暗心惊。

    “虎鲨真有那么神?”

    “废话,我说,你怎么游过来的?速度挺快的?”

    王浩一咧嘴,笑了一下。

    “我全国大学生跳台冠军。好几年了,早不练了。”

    刚说完,就被身后的班长轻推了一下。

    “行进中仔细观察,不许说话,一切看手势命令,再说一句话,老子毙了你。”

    王浩紧握着自己手中的qnb91式匕首枪,对身后的班长点了点头,转身就看见海军向自己吐舌头,于是很无奈的伴了个鬼脸。

    海军摇了摇头,十几个人悄无声息的靠近了海岛中心某地的最高点。

    高点是一处休整的比较平坦的平台,一看就是作为直升机的停机坪使用的。

    四周还有简单的战壕、防御工事,六名匪徒小心的警戒着,没有发现匪首与袁小艺的任何踪迹。

    虎鲨一挥手,大家立刻做好了隐蔽。根据最新的情报显示,匪首与袁小艺一定会在旁边的小屋内。

    队员们正在观察之际,‘只影’突击队派过来一名联络官。一阵低声耳语,虎鲨点了点头。

    其实心中吓了一跳,只影的联络官告诉他们,刚才已经解决了两名暗哨。这样虎鲨不禁连连暗叹不如。

    人家安排了暗哨,自己一伙竟没发现。这无形之中就是输了一筹呀。不过又一想,有什么呀,你只影还不是我们z国培育出来的苗子。

    人有时候就这样,往往会给自己找借口。自己安慰自己,其实也是对自己的一种无力的欺骗而已。

    对面的停机坪四角各有一人,相互成犄角之势。小屋的门口还有另个人在严密的警戒着。

    如此一来想要轻而易举的攻进屋内几乎就不可能。通过红外透视仪,监测到屋内还有六个人,其中包括匪首兰庭与袁小艺。

    annie亲自潜伏到了虎鲨的身边,王浩看了一眼面前熟悉的身影,还真没认出来这人是自己的妈妈。

    只觉得这个特战队员绝对是个美女,如果卸了脸上的油彩,假如再脱了这身难看的迷彩,一定会是个绝世美人。

    只影对虎鲨打了个手势,这个手势是让一切行动听指挥。虎鲨机械地点着头,他不敢相信眼前的女人会是只影。

    这个女人即使穿着迷彩,即使脸上涂满了油彩也是那么的出众,那么的荡人心魄。只看一眼就不想再放弃,还想看一眼。

    从她的身上不光散发着一种靓丽的清丽之气,还有一种绝对的气势,那是主宰一切的气势,好像无时无刻不在向别人述说着

    臣服于我吧,请匍匐在我的脚下。我是女王,我是只影!我可以主宰一切,我是你们绝对的统帅!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