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340章 吧嗒嘴的女孩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按门铃也不开,打电话也不接。门外的郝军生气的踢了一下车间的大铁门,转动着自己肥胖的身体,对生产经理说。

    “去后门,我看看他们到底在里面干什么。”

    大家一起跟着郝军向车间后门走去。

    按道理来说,作为一个工厂,是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根本不现实。可是作为hy市的肉联集团,今天的这种事还真是实实在在的。

    一是、生产车间是无菌操作车间,绝对不允许外人进入。

    二是、先前还真有装卸工捣乱,已经被处理了好几个了。

    三是、工人们的确没时间,都在认真地抢时间,他们争先夺秒的和时间赛跑,加班加点的进行工作。

    哪怕仅仅是渴了喝点水,也是急急忙忙而去,匆匆忙忙而回。

    随郝军走向后门,还好,车间后面的小门只是虚掩着。拧开门把手,郝军生气的一脚迈进了车间。

    随后才意思到了身后的领导,赶紧一闪身,把王浩和郑书强让了进来。

    进门后的王浩第一眼就看到一个,宽大整洁的大玻璃隔断,隔离出来的生产车间。

    地面一尘不染,玻璃更是没话说,擦拭的洁净如镜,就连苍蝇落上去都会劈叉。可惜苍蝇是别想进来了,上面的一排消毒灯证明了是不可能进来苍蝇的。

    工人们低着头,井然有序的进行着流水线的操作。没一个说话的,没一个乱溜达的,就没一个装作没事偷懒的。

    唯一,唯一的两个人,在玻璃隔离段外面,一人拿着根火腿肠,面色很是犹豫的,仿佛下了多大决心似得终于咬了一口。

    艰难的嚼了几口,又艰难的吞了下去。两个胖乎乎的女孩相互痛苦地对视了一眼。

    “好像少了点,口感不太好。”

    “嗯,没粒感,粗点才有口感。”

    “是呀,没嚼头,舌头没感觉。”

    “哎!”

    “得了吧,反应这么大,不会是妊宸反应吧?”

    “我打死你,小妮子,越来越坏,走吧,赶紧干活去。”

    “好吧,这个给你吧!”

    “好吧,一会给装卸工吃了吧。”

    两人说完呢,抬走向车间走去。

    看到两个小姑娘偷吃,人家都在那干活,她们两个好像没事人似的,吃的光明正大不说,还又吃又笑的,吃完了不说,还得拿出去给装卸工尝尝。

    王浩很是疑惑不解的看着郝军和身后的肉联集团的高层领导们。

    没想到这些大胖子,竟然配合着小姑娘们的动作,也表情丰富的做着吞咽动作。更有甚者,有的人还唔着嘴,好像很回味丝的‘吧嗒’着嘴。

    说实话,王浩生气了,很生气。这就是一群猪呀,上行下效呀,看看这一个个吃得这么胖,看着人家吃一口就馋的受不了了。

    一个个都这德行,就差没流哈喇子了。他厉喝一声。

    “胡闹,简直瞎胡闹。你看看你们在干什么,你看看你们这些摸样,还像个领导干部吗?不像话,太不像话了。”

    说完就想往外走,没想到两个刚迈步走进玻璃车间的小姑娘又退了出来。两人竟然异口同声的说。

    “干什么的?谁让你、啊!领、领导,要穿隔离衣呀。”

    郝军看了两位女孩一眼,点了点头。

    “还不去拿,每人一套,一会再和你们算账。”

    说完猛的一跺脚,对王浩解释说。

    “王秘书长,这,哎,这怎么说是好呀。”

    王浩很惊讶的看着这个郝军?

    “怎么说?这还用考虑怎么说?这不是明摆着吗?你看看人家都在工作,你看看这两个胖女孩在干什么?啊,这就是偷吃。

    你再看看你们,想想你们刚才的样子,好像一时吃不到,亏了多大的嘴似得。同志,你们是厂领导,要明确思想,要认识到自己的缺点。

    要时时刻刻的加强思想教育,要记住自己是名党员干部。啊!这可不行呀!不要就想着吃,天天吃!

    多少好企业,多少好单位都是被吃垮的,教育深刻呀同志们!

    为了吃,为了穿,吃好的喝好的,你们想过没有,我们把钱都用在吃喝上,哪还有心思干别的。

    更有甚者,时下流行什么

    革命的小酒天天醉,喝坏了党风喝坏了胃,喝的单位没经费,喝的老婆背靠背,老婆告到纪检委,领导说该喝的不喝也不对!

    下班以后事不多,革命小酒天天喝,喝得直减退,回家睡觉背对背,计划生育指标全作废。

    如此一来他的妻子就有意见了,劝丈夫以后少喝酒,可丈夫就是不听,照喝不误。

    他妻子一怒之下就找有关部门告状。 首先告到纪委会,纪委的同志说,‘纪委的大事一大堆,吃喝都抓实在难。’

    妻子没有得到支持,就去找市长,市长说得更干脆,‘吃喝本是为工作,一会儿我就有宴会。’说完一甩手走了。

    她妻子很无奈又去找人大,人大的同志说,‘吃喝政府有预算,我们经常也喝醉。’

    实在没办法了,他妻子在人大也没讨到理儿,最后只好去找政协,因为政协经常能替老百姓呼喊,提些意见、建议什么的。

    可政协的同志听了妻子的叙述以后,只好无奈的说,‘既然大家没意见,我们提不提建议也无所谓。’

    告了一圈的状,没有得到支持,十分憋气窝火,伤心落泪之余,她妻子只好改变了主意。

    回家仿着那几个部门的答复也弄了两句对她丈夫说‘吃喝玩乐谁不会,明天我就跟着别人睡。’

    同志们,我说这个故事,不是要逗你们玩,逗你们笑。肉联集团刚刚起步,经不起我们折腾呀同志们。

    我们要时时刻刻为老百姓在着想,国家现在大力提倡反腐倡廉,提倡节俭,提倡精简,提倡节约反对浪费。你们想想吧,好好想想!”

    车间经理从车间里匆匆忙忙跑了出来,小心地站在王浩对面。一看就知道王浩误会了自己的老总。

    也不知道王浩是干什么的,只知道他是个领导吧,但是看摸样这么年轻,肯定不是个什么大官。

    也许就是质监或是食品监督局的哪个年轻小伙吧。算什么东西呀,有什么了不起,还不是想磕我们点油水?可不能误会我们的老总呀,他不由得很生气的说。

    “这位领导,你误会了,刚才的两位女孩不是在偷吃,她们是在检验产品,就是质检员。哎!怎么说呢,至于我们的董事长,就是您身边的领导们。

    哎!你是不知道呀,我这怎么说好呢!”

    王浩皱了下眉头,严肃的说。

    “质检员?说!怎么不能说,说给我听听,我到底要看看,你能说出个什么一二三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