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344章 哥!咬我好吗?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饶是再有心理准备,王浩也想不到刘丽丽会逃婚。为的就是小时候的那句戏言,为的就是青梅竹马!

    还真是海枯石烂,此志不渝。王浩不禁暗问自己,爱情是什么?

    能为自己所爱的人付出一切,哪怕生命;永不背叛,即使海枯石烂也永不变心!这就是爱情,这就是真爱!

    as

    可是我会吗?我会为丽丽付出生命吗?眼前最先浮现出自己妈妈的身影,妈妈是那么的渴望自己不要离去。

    转而是许薇、寒雨蝶、许文静、袁小艺等等。每个人对王浩的离去都是那么的心痛;同样,如果让王浩舍弃他们,自己也只会痛不欲生。

    所有的人都换成了丽丽,开始是一个可爱的、蹦蹦跳跳的小女孩,不一会时间就长大了。

    他们背着书包去上学,放学后一起在外面玩,荷塘边,山包上,小树林。无忧无虑的童年,一片欢声笑语的童真!

    眨眼间又长大了,长高了。懂得了羞涩与避讳,却依然不管不顾,依然如影随形。

    一起温习,一起散步,一起练武,一起喂小羊。

    一篇篇、一幕幕,总是那么的难以割舍,那么的不能放弃!

    王浩抱着躺在荒草地上的丽丽,照着她的脑门儿就是一个爆栗,厉声道。

    “再作践自己,我把你卖到非洲去,结婚这么大的事,也不和我说,你把我当什么?

    我警告你,非洲那地方本来就挺穷的,你还那么能吃,你要是把他们的粮食吃了,非洲人不知道会饿死多少。

    所以,你最好不要再惹我,你替我积点儿阴德。老人说阴德都是给我们的儿子积得,我可不想我们的孩子有什么不好,你听见了吗?”

    刘丽丽被王浩紧紧地抱着,毫无挣扎,毫无希翼的身子,就那样软绵绵的依偎在王浩的怀中。

    甚至被王浩狠狠地弹了个脑锛,也不像以前那样跳起来就反抗。

    只是听到王浩说什么我们的孩子的时候,身体才略微的动了一下。

    寂静无语,那么的静,那么的沉寂,唯有山林里不时传来几声鸟儿的鸣叫。一时显得那么的落寞,那么的悲戚。

    刘丽丽已经傻了,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真的不知道。这个世上怎么还有自己这样命苦的女人。

    估计在整个hy市也找不出来第二个,明明答应了和别人结婚,关键的时候却逃了出来,糊里糊涂的走到了这里。

    温暖的的阳光洒满整个身躯,他的怀抱是那么的温馨,那么的熟悉,那么的让她天天怀念,那么的舍不得放弃!

    当迷迷糊糊地跑到这个山顶平台的那一刻起,刘丽丽就明白了明白了自己心里的那份不能割舍,明白了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可是哥哥已经有了别的女人,还不止一个女人。每一个都是那么的漂亮,每一个都是那么的身世不凡!

    我有什么,我究竟有什么,我有一个奶奶,有一个病的不能再病了的奶奶,有一个每天都要花费哥哥好几万块钱的奶奶。

    我的爱情呢?我的真心呢?我的幸福呢?刘丽丽摇了摇头。都没有了?一切的一切,只能是痴心妄想。

    难道就这么人间蒸发了?不会再回来了?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现实是这么的残酷,何必再自欺欺人!刘丽丽不想再争了,不想再去自己骗自己。

    看着这个荒芜一片的山顶平台,看着这曾经绿草茵茵的习武之地。回想着那一招一式,刘丽丽愈加的悲痛不已。

    自己的胳膊儿伸伸,哥哥的认真教导,它曾拉着自己的手,还抱着自己把自己推到在这片绿茵的地毯上。

    他坏坏的咬自己,咬的那么疼,那么疼!

    也是这样的午时,只不过是山花烂漫的时节。不知名的野花迎着太阳拼命地怒放。

    那轻轻地草儿随风慢慢的摇曳!

    阳光照映在自己的脸蛋上,哥哥说怎么看她都像个大苹果。

    于是他就发坏,他是那么的狠,上去就是残暴地咬了一口。还记得自己大声尖叫着,却怎么也挣不脱他那有力的怀抱。

    等到被松开的时候,自己脸上已经被咬出了两排牙印,她疼得眼泪都下来了。

    嘴角却是挂着笑,笑的那么欢,那么的心花怒放!

    “哥,能在咬我一口吗?能吗?”

    抽出一根烟叼在嘴上,还没等点燃,耳边便传来了丽丽那细微的叹音。

    他不禁一哆嗦,香烟随之滑落在了草地上。

    曾几何时,自己是那么的疯狂,那么的不懂怜惜。

    曾几何时,自己是那么的自傲,那么的不知到疼爱。

    “丽丽,哥不会再咬你了,哥怕你疼,那时候好傻,傻得你顶着两排大牙印痕的脸蛋儿,不敢回家。

    丽丽,从此以后哥只会好好的疼爱你,绝对不再逗你玩,不会再不珍惜你,绝对不会!”

    自己的小手被王浩紧紧地握着,有些痛了,丽丽微蹙黛眉,痛苦地道。

    “哥、我想要你咬一下,只一下,最后一下好吗?我记得有一个女生,她傻傻的站在这里被你咬。

    那是她、最幸福、最幸福的时刻!哥!咬我好吗?”

    那个女生现在依然在自己的怀抱里,那个女生现在依然是那么的可爱那么的娇媚!王浩低头与丽丽默默的对视着。

    一行清泪慢慢的滴落在她的脸上,晶莹、剔透、闪亮而璀璨的与怀里玉人儿的泪水慢慢的交集融合,最终混为了一体、、、、、、

    在这个冬日的正午,在这片荒草依依的山顶平台 ,在这个充满无数两小无猜、青梅竹马之记忆的山顶平台上。

    王浩动情的俯下了身,只是他早已改变了自己,他把那狠狠的一咬,变成了狠狠地一吻。

    这一吻、一时三川失色,大地无声;这一吻、一时心神激荡,百转千回;这一吻、天神合一,旖旎万分。

    吻得丽丽的面色剧变,身体剧烈的摇晃,哭得是撕心裂肺,人儿快要晕厥。

    那相互紧咬着嘴唇,渗出了丝丝的血水、、、、、

    阳光如一双温暖的手,是那么和蔼慈祥的抚摸着一对人儿。又好似给这个山顶平台披上了一层薄薄的暖被。

    平台好似无边的大床,荒草早已摇身变成了厚厚的毛毯。一片浮云飘来,太阳公公无奈的躲在云儿的身后。

    悉悉索索的宽衣解带,旖旎委婉的嘤嘤嘢嘢,一时那般仿佛等待了千年的吃痛,让她不禁轻吐出唇。

    淡淡的粉儿,胜雪的肌肤,不时的羞叹,不时的轻哼。那一浅一深。那一琢一放,那一紧一缩,那一转一磨、、、、、、

    等待了千年的磨,今儿才被推;期待了万日的柔情,今儿才知道。任凭那身子像风儿一般飘荡,任凭那无度的撞击像山雨一样激烈。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