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345章 野合余露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此时的丽丽全身粉嘟嘟、嫩乎乎的,爱浪袭来媚态可掬,小脸蛋像极了熟透了的大红苹果儿。

    微闭着眼睛,脑袋枕在王浩的臂弯处,摸样儿愈发的惹人怜爱。王浩上下翻转,看了几遍,不禁心中撒了欢般的喜欢。

    可兴奋过后的丽丽发现自己不着片缕的身体,脑袋不禁嗡的一下,这个事实太残酷了、、、、、、

    本是自己的新婚之日,却是逃婚出来,竟然还与哥哥做出了野合之事。任她再年轻,任她再愿意。

    也是不能接受的,从小家教就是相当严厉的。更何况还是身处乡村,封建的老思想愈加的浓烈。

    她幽怨的看了一眼王浩,扑在他的怀中无声的哭泣。

    她只能哭泣,没有任何办法,她是爱着王浩的,不仅爱,是深爱。不要说王浩要了她,就是王浩杀了她,她也心甘情愿。

    她不能接受的只是自己的思想,as只是自己那禁锢在心底的封建残留意识。

    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在哭泣中,王浩默默地帮她擦拭干净身体。慢慢的为她穿好了衣服,然后右手一托她的下颚,与她对视着。

    “我全弄到里面去了,一点没留。我们的宝宝马上就要开始孕育了,再哭可是要伤身子的,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嫁给我这条飞龙,你就得跟着我一起飞!

    你既然逃婚,还没登记,那就只能嫁给我了。因为你是我的,从小就是,这是上天注定的缘分,别想太多,跟我回家吧。”

    丽丽傻乎乎的点着头,揉了揉哭得发红的双眼,疑惑地看着王浩。

    “哥,我怎么见人呀,我没脸回村了。”

    “胡说八道,为什么没有脸回去?婚姻自由,爱干什么干什么,我倒要看看,谁敢说什么,走,跟我回去,奶奶在y市,你给我回去照顾奶奶。”

    许薇坐在副驾驶位上,气鼓鼓的也不说话。寒雨蝶小心的开着车,一路向y市驶去。

    刚出青云平,还不到大溪镇就碰到了郑书强和跟在他身后的一溜轿车。

    郑书强一看是王浩的车,远远地就停了下来、下车等着。寒雨蝶没办发,人家大小是个市委书记,只好也停了车。

    就见郑书强快跑几步走到车前,雨蝶放下了车窗。

    “郑书记,你们怎么来了?”

    郑书强漏出一个笑脸,小声说。

    “听说王哥妹妹结婚,过来看看,过来看看,你们这是去买东西?”

    许薇一听更生气,直接转过身靠在右车窗上不说话,雨蝶赶紧说。

    “没有呀,误会了,我们回家,我许薇姐姐身体不太舒服,先回去。那什么你们也回去吧。

    啊,要不,郑书记你要是没事的话,就自己去青云平吧,哥哥还在那,正好快到了,一会可以坐你的车回来。”

    郑书强隐隐的感觉有点什么事,却是不好说破,一听寒雨蝶让自己去接王浩,赶紧答应,他巴不得能在王浩身边多呆一会。

    哪次在这个财神身边不是赚得盆满钵满的,真是上天助我呀。

    “好的、好的,那我让他们回去,你路上慢点呀,路不好走,我正琢磨着怎么修一下,可惜市里没钱呀。

    哎!难呀,到处都用钱,实在打不开点啊,按理说领导家乡的路,那是应该早就修的,早就修的。”

    许薇气愤地坐正了身子,对郑树强吼道。

    “什么领导不领导的,一个狗屁官,领导家乡的路就要先修,其他人得路,就是颠死人了,也不用着急是吗?”

    郑书强心里嘎登一下,暗暗地一跺脚,小祖宗呀,我可得罪不起你呀。

    “不是、不是,绝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这条路走的人多,这不是上面还有个烈士陵墓吗?

    是要提前修的,要提前修的。”

    说完不禁搽了搽汗,他是真出汗了。这小丫头片子脾气真不是盖的,得罪不起呀,人家可是正宫娘娘,比开车这个厉害多了。

    许薇叹了一口气,也不想再计较下去,心里正烦着呢,对寒雨蝶点了点头。寒雨蝶寒雨蝶掏出本支票,认真地写好,递给了郑书强。

    郑书强疑惑的接过来一看,顿时吓了一跳。

    “这?这个?”

    “我哥说,让你把这条路修修,要好好修,不够你再给我打电话。”

    郑书强眼睛瞪的溜圆,说实话,他还真不敢拿。这是谁的钱呀?这是王浩的钱,谁敢拿呀?

    “这个,这个,我、我!”

    “怎么,你办不好?那我是不是需要换个人呀。”

    郑书强全身都在冒汗,一想一会要去接王浩,不跟这些小丫头们玩,根本就玩不过她们呀。

    “那什么,那倒不是,够了,一定够了,实在不够,我自己想办法。那什么,我一定会修好的,保证和飞机场一样的平整。”

    寒雨蝶点了点头,发动车子就走了。郑书强呆呆的拿着支票,愣了好一会,对站在远处的几个人说。

    “你们先回去吧,啊!这里条件不好,什么时候办再说,回去吧,我去接领导。”

    说完,让自己的司机上了郝军的车,跟着一块回去了。自己亲自开着车向青云平方向驶去。

    刚走到村口,自己电话响了,一看是李国安打过来的,赶紧接了起来。今这事不太对,弄得郑书强心里别别愣愣的,正好看看李国安怎么说。

    “郑书记,那、那什么,我儿子的婚事办不成了,我,我和您打个招呼啊,哎!”

    郑书强一听这话,虽然自己有点什么想法,心中还是不禁咯噔了一下。

    好好地,无缘无故,怎么就办不成了呢?这事一定有原因,再说,两个娘娘开车走了,不对劲呀。

    想着,就听电话里又说。

    “郑书记,您、您能救救我吗?我、我可能把王秘书长给得罪了。娶他的妹子,不和他打招呼,他一准是生气了。

    可这事真不怨我呀,是老刘奶奶主动托人找的我,我知道我高攀了,高攀了。可是您看我现在该怎么办呢?”

    原本郑书强对李国安非常有好感,一听这话,不禁一愣。哎吆喂!这是王浩不愿意了,再仔细一想,人家本就是邻居。

    对呀,郑书强一拍脑袋,两小无猜呀。你儿子娶人家的青梅,你这不是没事找抽吗?

    想到这,郑书强立马看低了李国安,这人纯属没脑子。这都看不明白,还如何主持大局?

    本来也是,一个小村长,突然之间迈步成了一镇之长,眼阔还是没放得开呀。缺乏锻炼呀,多锻炼几年吧。

    在来的路上,郑书强还在算计着。这李国安和王浩联姻了,是否该给他换个好位置,现在直接被自己给否决了。

    想那么多白想了,这人心计太窄了,有些死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