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348章 思维中的女性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王浩话声刚落,郑书强手里的酒杯咣当一声掉到了地上。身子一个趔趄差点没摔倒了,张着大嘴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王浩。

    王浩微微一笑。

    “怎么了,吓着了?我这和你说规划呢,你这是干什么?”

    郑书强还是没说话,依然一动不动的看着王浩。

    王浩不由得皱了皱眉头,站起身一巴掌拍在郑书强脑门上。郑书强这才回过神来,嘴角很不利索的支吾着。

    “这、这、这、、、、、、”

    王浩对着郑书强的脑袋又是一巴掌,大吼一声。

    “这你个脑袋,你能不能清醒点。”

    郑书强这才‘这’出个所以然来,反过了神。

    “这是胡说八道,你骗鬼呢。那可是正厅!可你也总不能老打我脑袋吧,会打傻了得!”

    王浩嘿嘿一笑,看着郑书强认真的说。

    “郑哥!你坐,你先坐下。是真的,我只是代理市长,代理知道不!代理期限一年,干不好,我还不知道以后去哪呢。”

    郑书强很认真的说。

    “老大,说点真的,我是你的人,我们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我可没骗过你呀。”

    王浩笑着摆摆手。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了?不说了,再过几天就公布了。作为一个hy市人,我希望hy的明天会越来越好。

    我们hy市位于s省东南部崎岖的丘陵地带,与qd市接边,这是优势也是劣势。

    优势是,正好处于y市地区的中心位置可以立足于整个y市,将y市的资源化为hy市的资源。

    如此一来,你可以把hy市打造成一个货物集散地,成为整个y市地区的中转枢纽,无论是西进qd市,还是东进h市,这里都是必经之地。

    也就是说将hy市发展成为y市的中心窗口,让hy市成为其他城市进出y市的前沿阵地。”

    郑书强听的连连点头,不住的叫好。

    “这个想法非常不错,真是开创了历史的先河。这样就会把hy市变成了一个物流基地呀,回头我就让有关部门具体好好算计算计。”

    说着,他又看了王浩一眼,很是无奈的说。

    “可是我们hy市虽然占据有力的地理位置,但一个大缺陷就是,东西交通发达,南北交通几乎没有呀!”

    王浩仔细的想着,其实不止是hy市交通发展不快,放眼看去,国内大多数小县城的现状都是一样的。

    还好各地基本上都有国家级的公路建设,否则要想靠当地的财政,或是省市的拨款来修建公路,恐怕老百姓们只能翻山越岭了。

    国道发展迟缓,高速更不用说了。从某种程度上来讲,相当大的制约了hy市和兄弟城市的交流。

    他想到此,认真的说。

    “交通问题历来不好解决,自古就没有一蹴而就的办法,只能慢慢来。

    而且想要发展交通投入巨大,不单纯是我们hy市的事情,这就需要动动脑筋,想想办法吗!

    现在不正是个好时机吗,只要你的规划方案真的好,能一举打动牛建晨,那么我想省里通过应该没有问题。

    问题是,想要大力的改善hy市的交通,做成物流的集散地。这完全不是一个县级市能做成的事情。

    至于我们s省,我看也够呛,也许还要动数省之力甚至举全国之力才行。”

    郑书强认真地想了想,接话道。

    “hy市位于我们省的最东南,城市也位于国家东西大动脉的尽头。

    一路东来的货物经此出海,我打造一个大型的存储基地还是完全有必要的。

    我想,现在的主打问题,就是能否打开南北的大通道。这样南下与北上的货物就能更加的集中到此。”

    王浩一拍大腿,站了起来。

    “大溪镇的铜矿全国也算有名,为什么只产而不提炼。天天往外运,能赚几个钱。你完全可以打打铜矿的主意吗。”

    郑书强使劲的点了点头,他请王浩坐下,继续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hy市本就是y市的粮食基地,地处温带,靠近海岸,属于温带海洋季风性气候。土地肥沃,其实最适合种植优质蔬菜。

    现下粮食不值钱,如果改行种植蔬菜。建起蔬菜大棚的种植基地,相信不出几年,就能成为147整个s省的重要蔬菜生产大市。

    菜篮子工程关系到国计民生,物价飞涨不可怕,你涨房价,涨油价,都无所谓,不是说无所谓。

    这些对老百姓来说不能马上就感觉到,虽然心里慌,可是天天买房,天天买车买油的毕竟是少数。

    菜价就不同了,如果菜价、粮价一路飞涨的话,恐怕国家就坐不住了,一定会采取行政力量压制的。

    人人都要吃饭,菜价一涨,不客气的说,绝对会引发国民的恐慌。

    不要小看一棵青菜,它的涨价所引起的连锁反应,是非常恐怖的,甚至能危害到国民经济。

    郑书强的想法是,加大规模,大力发展蔬菜种植业,做大做强。不但要向y市和s省供应,最好能有办法打到京里去。

    如此一来南上的路程,就会提上日程。那时就不用自己着急了,恐怕s省与京里的领导们也会开始主动的考虑这个问题。

    如此深谋远虑,还真看出来郑书强确实想得很长恨远。不禁使王浩感叹他的担当与责任感。

    为官一任,就要造福一方。如若不能,那还要你干什么!

    两个人又喝了几杯,牛犇来电话,说奶奶快要到y市了。却突然病情严重,好像马上就挺不住了。

    这可吓了王浩一跳,赶紧坐上郑书强的车。安得利发挥出他特有的驾驶技术,一个半小时的路程,仅仅用了五十分钟。

    赶到医院,便愣住了。刘奶奶全身都在监护仪的监测下躺在监护室里。其实各项身体指症早已显示出、宣告出了结果。

    一张病危通知书无力的从牛犇的手中滑落,这个膀大腰圆的小伙子目光呆泄的看着王浩,就那么看着。

    王浩捡起通知书,‘噌噌’两下撕了,一扬手丢向空中。他抬起头目光严肃而认真地看着刘奶奶。

    刘丽丽早已痛哭失声,跪在奶奶床前大声地哭着。哭的撕心裂肺,哀嚎不已。

    王浩也想哭,她想起了奶奶对她的好,想起了奶奶那慈祥和蔼的目光,想起了小时候依偎在刘奶奶怀里的时光。

    其实刘奶奶对于王浩来说,根本就不是一个奶奶。小时候没有妈妈,没有亲奶奶的王浩,唯一接触到的女性长辈就是刘奶奶。

    所以刘奶奶对于王浩,不仅仅是个奶奶,在王浩的内心中,其实那就是一个母亲,自己意识思维里的母亲!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