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354章 死谏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白进起想到这里,认真的看看了看王浩,没想到王浩却假装视而不见,端起茶杯轻轻地打了打自己杯中的茶。

    白进起不禁略皱眉头,一咬牙,心想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赵书记,恕我冒昧了。这话我本不该说,但是我忍不住,我说完了不求您原谅,只求您能让我继续在质监局干下去。哪怕一辈子只干个职员,我也心满意足了!”

    赵誉刚没说话,很不屑地看了一眼白进起。这个表情落在白进起的眼中,令他更加的忧郁,更加的矛盾。

    “我是个质检员,还是个小组长。赵书记,也许在您的眼中,我不屑一顾。但是我很佩服我自己,我对自己很认同。

    我知道在您面前这样说话,是为不敬。但是我不能不说!因为您是位好书记,是我们y市八百万市民的骄傲。

    我认为质检很重要,质量决定着一个企业的生命,也关系着老百姓的切身利益。这次酒厂以次充好,以假乱真,被我碰到了。

    既然碰到了我就要查,不要说碰到了,就是听说了,我也要去检查。监督检查,质量监督,既然我身为一名党员干部。

    我就有责任,有义务监督下去。为了我自己,还是为了我自己。我是一名小科员,终于走上了仕途。

    也许你认为我很傻,但是我想我不傻。我努力了,也正在不懈的追求与奋斗。我希望凭借自己的一颗心,做到公平与公正。

    所以酒厂那个单子,我考虑了一下,我认为不应该去收回来。因为我得对得起自己身上的这身衣服,我需要对得起自己头上顶着的闪闪国徽!”

    白进起越说越激动,竟然把自己头戴的质检帽摘了下来,小心的放在还没有上菜的桌子上。

    说完盯着赵誉刚看了一眼,很无奈的低下了头。

    好久,好久,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白进起就那么站着,连王浩都感觉到了时间有些长,感觉到了赵誉刚的故意拿捏。

    就在王浩疑惑,并且在想,难道赵哥真的不愿意白进起查酒厂的时刻,竟听到‘哐当’一声响。

    一个茶杯被狠狠的放在桌子上,赵誉刚威严肃穆的站起了身。

    “很好!很好!很好嘛!威胁我,还凭借头顶的国徽来威胁我。你以为你是谁,啊!你真以为我拿你没办法了?

    小侧漏,我告诉你,为人臣子,不要总想着死谏。死谏对我来说虽然可以证明你的决心与正直,但也是官场大忌。

    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李世民,可是他已经死了。他没留下什么好东西,只留下了一个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典故。

    你的做法是对的,我承认,但是你的态度是不对的。你就不知道怎么替自己打算一下,替自己想想?

    竟然还在这里口口声声的说什么为了自己。

    为了你自己,为了你能继续干个质检员,你就可以滑天下之大忌,冒天下而不违?”

    本来站的早已双腿发酸的白进起,心中更是惧怕。不但惧怕,还很沮丧。看来自己赌错了,正好碰在钉子上呀。

    你说我干点什么不好,非得去顶撞这个大佬,人家是市委书记呀,一市的最高之人。

    没想到正当白进起胡思乱想、全身无力,脸上大汗淋漓之时。赵誉刚却改了口气,一伸手,和声细语地说。

    “怎么,你不会坐?叫你来是吃饭的,不是罚站的。”

    白进起只觉得头脑发晕,脑海里一片空白。他感觉自己的眼前白茫茫的一片,赵誉刚的形象是那么的飘渺。

    ‘叫你来是吃饭的——吃饭的!’

    这句话一个劲的在自己面前回荡,好像有一个耀眼的巨大电子屏幕,而赵誉刚就身在屏幕中,还不断的重复着这句话。

    他腾地一下拉开了自己身前的座椅,对赵誉刚深深地鞠了一躬。又看了一眼,赵誉身旁偷偷直乐的王浩。

    这才明白了过来,领导这是在考验和教导自己。

    “赵书记,我懂了,我太狂了,我明白了,如果不是您的教导,恐怕我干不了多久的,也经不住诱惑。

    现在我明白了,我真明白了,请领导放心,您看我日后的表现吧。”

    牛建晨慢悠悠的走进了包间,刚进门时吓了一跳。不是因为别的,是因为这个房间很奇特。

    包间的装修别具风格,一眼望去,是仿水泊梁山聚义厅的设计。迎门面对的是一副颇有气势的山水人物画卷。

    画面上是八百里水泊、众多好汉栩栩如生的依次排列。而且还龙飞凤舞地题了“水泊梁山一百单八将”九个大字。

    牛建晨由画面想到了大碗喝酒,大块吃肉,想到了替天行道聚义分金。耳边又正好传来了白进起那不住的表态之声。

    “这是干什么呀?山大王力训小头目,小头目诚表忠心?”

    话音刚落,门被敲响了。

    “进来!”

    牛建晨说完,抽出烟来给三人依次发了一根。白进起不敢接,却又不能不接,这可是市长敬烟呀,他能不认识牛建晨!

    接过来自己没点,反而急忙小心地为赵誉刚、牛建晨点烟,却不料人家都掏出了火机,没用他。李勇和张婷婷随即走了进来

    李勇不太拘束,市长是自己以前的老领导,赵誉刚的性子,李勇也了解。王浩他可以说天天见,只是张亭亭还多少有些放不开。

    面对两位市委大佬,一时有些拘束。牛建晨对张亭亭一摆手。

    “你是服务员?还不赶紧倒茶?这业务相当的不熟练呀。”

    一句话缓解了张亭亭紧张的感觉,她还真端起了茶壶要为大家斟茶。不过被白进起抢去了,一边抢,一边说。

    “我来我来,我比你先到,我知道水在哪。”

    赵誉刚看了一眼白进起,不禁点了点头。其实水就在墙角,一眼就能看到,白进起这么说就是个借口而已。

    充好茶,门直接被拧开了。不用说,就这进门不打招呼的方式,王浩知道一定是邓立化来了。

    “哎,我说,不等我呀,你看看你们这些人,一见了吃喝就没命。我没来你们也不知道给我打个电话,这万一我在路上因公殉职了怎么办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