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364章 小女子的疑惑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车中的王浩笑也笑了,唱也唱了。对于警员好心的提醒依然不屑一顾,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旅行与稀里糊涂的打斗。

    他竟然感觉有些力乏犯困,不禁斜靠在赵誉刚的肩头昏昏欲睡。赵誉刚只觉得王浩好像是刚才被打了的后遗症,不禁挺直了肩膀,想让王浩很好的休息一会。

    只是很无奈,牡丹市的路太难走了不说,到处坑坑洼洼的,就像雨后的乡间土路、被老牛踩出了无数的印蹄。

    这辆看来有些年头了的破普桑,即使关闭了警笛与狼嚎般的音响。还是一路叮叮当当响着,犹如海面上风浪中的小船,使三个人受尽了颠簸之苦。

    王浩无法入睡,本就心中生气,坐在这破车里更加生气,不禁自言自语地说。

    “这路是要修的,想要发展经济一定要先修路。警车也要换了,这样的车怎么能顺利的出警,为老百姓解决警事纠纷。”

    赵誉刚微叹一声,他真的很看好王浩,都被警察抓起来了,还被戴着手铐。此刻他的心中还想着牡丹市的经济,与对警局的硬件配备,和众多市民的安危。

    “是呀,牡丹市百废待兴,省里让你来担任这个市长,也是希望借你的年轻冲劲,给牡丹市狠狠地注入一线活力与生机呀。”

    这两人的对话传到开车的警员耳中,不亚如一枚定时炸弹,他一脚刹车,普桑原地打了个转就停了下来。

    王浩与赵誉刚完全没有准备,身子一下碰在左车门上,差点没把车门晃开。就见坐在副驾驶位上的袁飞大叫一声,站了起来,脑袋‘咚’的一下撞在了车顶上。

    他来不及揉脑袋,赶紧回身小心地问道。

    “您,您,你,你们是?”

    赵誉刚气的坐好了身子不答话,他想看看王浩究竟要怎么处理。新官上任三把火呀,点火的由头已经有了,你就让它烧吧。

    袁飞终于想起他刚赶到现场时,被打的完全趴在地上死的不能在死的奥迪司机。那个司机在最后昏迷之时,还在无力的吼着。

    “聚众参与袭击党和国家高级领导,这是直接危害国家安全罪。你们想过后果吗,这可是省领导。”

    再联想到后面的小七兴奋地开着的那辆奥迪v6,不禁全身早已被冷汗浸湿,奥迪v6,正经的厅级高干配车呀!

    又一想原牡丹市的市长—肖金成已经调入省城教委。

    这个消息人人皆知,但是听说新任市长这几天就要下来还真有此事。大头儿好像对自己说过,他今天有大事,要去接人。

    所以不能到现场,才只能派自己来处理。要不王七和人打架,哪能轮到自己这个小股长出面。

    袁飞哭了,脸上哭了,心里也哭了,哭的一塌糊涂,不知道究竟该怎么哭才好。

    王浩就是想悄悄的走,悄悄的来。省得有场面上的迎送,他是怕麻烦y市的百姓,也不希望牡丹市的迎接。

    悄无声息地到任最好,即可以堵住悠悠众口,断了某些别有用心人的歪心思,也复合自己不愿意出风头的个性。

    他倒是给宫芳打了个电话,只是宫芳没什么表示。说了句‘随便和祝一路顺风,静候大驾。’便挂了电话。

    这让王浩还想了一会,不由得摇头苦笑。怎么听宫芳的口气就像在等待自己临幸的妃子似得,还让他暗暗地腹诽了许久。

    按道理来说,王浩的离任,y市大小应该有一个盛大的欢送会,市委市政府方面也要有人送行才对。

    不过y市市委市政府已经在全体委员会议上做了宣布调任的决定,王浩又执意低调,所以还是没有惊动任何人。

    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自认为悄悄地离开,不许有人送行。不想在y市沿途一路经过之处、看到的都是默默无声、手拿小旗的与他挥手告别的市民们。

    有了赵誉刚早他两天离开y市的经验,市民们也很后悔。比起赵誉刚的离任,王浩是兴奋的。赵玉刚走的时候,简直是人山人海。

    路上经过的车辆主动让行不说,满大街的两侧都是挥泪告别的人群。也不知道是谁带的头,竟然‘扑通、扑通’跪哭了一地。

    还记得年长的徐悌公(参阅206章)那个年迈的老教师,走在队伍的最前面,身后是清一色的学生百姓们打着万民伞,非要赵誉刚收下民心民意。

    如此一来,赵誉刚九点走出市委,直到下午两点才走到了y市高速路口。他竟然从市委市政府一直沿途走到了y市的高速收费站。

    可想而知送行的人是多么的热情,y市的民心民意怎可违!

    也不知是谁走漏了消息,王浩的专车一出市委的时候,就看到和赵誉刚离开时一样的情形。

    也不知从哪里突然涌出许多人,人民安静的排列在公路两侧,似乎早就知道王浩必需要从这里走过一样。

    只是这次后悔了的市民们,不再坚持让王浩下车,市民们也没有涌上车前,只是手中挥舞着小旗,脸上泪水纷纷的与王浩默默的告别。

    依旧是徐悌公,依旧是他老人家带着人,把万民伞打在王浩车前。只是和下车的王浩说了会话。

    又坚决地让他上车离开,绝不允许王浩和赵誉刚一样步出y市走向高速。

    王浩这才得以逃过一劫!

    临近四月的牡丹市,虽然隐隐有春的影子,可给人的感觉依旧是寒凉与冰冷。尤其是还带着手铐的王浩与赵誉刚。

    看着后悔不已满脸泪水的袁飞,看着一个劲跪坐在副驾驶上,希望能被王浩原谅的袁飞与小警员。

    王浩望眼看向车窗外一片苍凉的广阔田野,和那远处的泥巴墙的村落,实在是更加让王浩感到萧条与落寞。

    看着如此面积巨大,却经济不达的牡丹大地。想着自己的遭遇与感受,王浩只想笑,好一个好汉之乡呀!

    他不禁长叹一声。

    “坐好了,你要是不想被我追究法律责任,我也人道一回。去了你的公职,你自己好好反省吧,但是你要听从我的安排。

    现在赶紧开车,就当你不知道我们的身份,不要让后面的匪徒们知道。我可不想他们逃跑,明白吗?”

    袁飞愣了一下,真不敢相信王浩就这么轻易的放过自己。不过他既然是个市长,也该说话算话。

    于是很配合的让小警员开起了车,装作没发生任何事的样子,依旧前行。只是车内的唐可可却傻了眼了。

    这人还真是个市长,怎么会有这么年轻的市长,怎么会弄个孩子做市长,我肋了个去的,她很不信服的朝王浩说道。

    “喂!你真是市长?一个娃娃市长?我肋了个去的,那我岂不可以当市委书记了!

    我告诉你我可是名校研究生毕业的!看你这样,充其量也就是个大专生吧!要不凭你的资历,怎么可能做到市长?”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