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366章 你真是人才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发飙了的唐可可怒吼一声。

    “袁飞,好!你叫袁飞是吗。你竟敢把我铐起来。好,很好!我一定要对你秉公执法的态度做个跟踪报道!

    很不幸,你被我看上了,你这个反面教材是当定了!”

    袁飞本就冷汗直冒的身体,不禁吓得一哆嗦。他赶紧回头,哆哆嗦嗦的要给唐可可和王浩们打开手铐。

    “领导、唐记者,误会,误会!对、对不起,您看我这猪脑子,你们可千万别生气,我也是被你们吓怕了,吓怕了!”

    袁飞的姿态放的不能再低了,就差没给三个人跪下了。他现在是真明白了,明白了什么叫权利,什么叫绝对的实力。

    “是我不对,我不该鬼迷心窍,我没眼力劲,我该死,我该死!领导,我求您放我一马,我愿意戴罪立功,我立功!”

    王浩本不想让袁飞帮自己打开手铐,可又一想,自己终究要前去市委市政府报道。这带着手铐,也就太那什么了吧。

    再一听袁飞说什么戴罪立功,不禁心神一震。戴罪立功好呀,毕竟自己对整个牡丹市的恶势力不太了解。

    一个涉黑的治安大队长肯戴罪立功,那再好不过了,事半功倍呀!

    “你可想好了,想戴罪立功也行,但是你能承受得了他们的打击与报复吗?”

    袁飞挺直了身子,一脸笃定的说。

    “报告部长、报告王市长,我不怕,只是我犯了错误了,但是既然我曾经是名警察,就是我错了,我也要对得起我曾经是警察的称号。”

    说道这里,袁飞转头对开车的警员吼了一声。

    “大牛,你说,我说的对吗?你呢?”

    大牛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前方的路面,认真的说。

    “队长,我们涉黑其实也是被逼的。谁不想安稳的过日子,我们局里整个机构都烂了!你让我们怎么清白,我不怕,死就死。

    那怕死的时候,能一点,能对得起我肩上的警章,即使血染警徽,我也在所不惜。

    王市长,不要开除我们,我和队长在这里向您起誓。就是死,我们也要战死在抓捕犯罪分子的道路上!

    警察的保密原则我们还是懂的,以后我单线和队长联系,队长单线和您联系。你就成全我们吧,我们不想死后被人指指点点。”

    唐可可有些动容,王浩和赵誉刚相互对视了一眼。

    袁飞和大牛说的干吧乱脆,不由得让王浩有些皱眉。

    “难道牡丹市的黑势力竟然达到了根深蒂固的程度了吗?你们是说局里上上下下已经烂了?”

    袁飞一仰头,目光笃定而坚决地说。

    “烂、烂的不能再烂了,要是我们反水,请市长保护我们的家人!”

    赵誉刚戴着手铐的双手往座椅上一拍,怒喝一声!

    “家人?胡闹!这是胡闹!我倒要看看谁敢!就这么定了,你们给我收集证据,暗中与王浩配合。”

    赵誉刚此刻气的咬得银牙‘嘎嘣’乱响,这就是牡丹市的党员干部?这就是人民的公安干警?

    看来一场整风肃查、打黑除恶的运动是势在必行了!

    省委组织部本来就管着官员考核,说起来官员素质低下还是组织部考察的失职。想到此,赵誉刚的老脸一红,不再吱声。

    虽然自己新任部长才两天,但现在也属于他份内的工作不是。王浩也意识到了赵誉刚的气愤与感受。

    “赵哥,我们一起来,并肩战斗呀!”

    说完两人相视大笑,袁飞赶紧趁机为三人要打开手铐。不想又被王浩阻止了,他一抬手。

    “别开!要装你们就给我装得像点。我就这么去上任,我倒要看看,一会的市委欢迎会议上,有谁为你们公安机关说好话。”

    袁飞难为情的点了点头,支支吾吾的说。

    “市长,这,这事,其实最后倒霉的还是我们。我们是小虾米,肯定是个垫背的。我不能现在被开除,我、我。”

    王浩点了点头,大鱼食小鱼,小鱼吃虾,虾吃泥巴,也是自然规律。

    “我不怨你们,我会想办法为你掩饰过去的,放心好了。”

    王浩说的很认真,袁飞突然从这个年轻的市长眼中看到了一丝什么东西。这种东西让他心神一震!

    是什么呢?究竟是什么呢?直到几个月后打黑斗争结束了,被提升为警局副局长了的袁飞才真正的认识到了,那是一身正气,那是为官的责任与使命!

    唐可可虽然并不明白官场中的内幕,也能意识到个大概。

    一场打架引发事件。已经上升到了政治事件的高度,正在慢慢的演变为一场政治风暴。

    四月的牡丹市,虽然已要立春,但倒春寒的威力还是让人有些受不了,不知不觉中起风了,空调早就坏了的破普桑让车内的几人都感觉到了一丝凉意。

    即使有点暖风,也不起多大的作用。加上路况又颠来颠去,王浩心中不爽,更加上了一层烦意。

    再说王浩要到牡丹市上任的消息已经传开,市委书记宫芳早早的就接到了省委的电话。

    说是王浩今天会在新任省委组织部长赵誉刚的陪同下到牡丹市履新。

    因此牡丹市的领导班子早就做好了准备,站在了牡丹区入口处等待着省委领导和新市长的到来。

    只是一直等了差不多四五个小时,这都快中午了还没见到赵誉刚的影子,所有人都急了。

    市委书记宫芳站在队伍前列,副书记宋乐斌紧跟其后,随后下面的官员依次按照自己的党内排名散漫的等待着。

    宋乐斌虽然没见过王浩,但早把王浩调查的细的不能再细了。

    王浩的空降打乱了他所有的布局,不但让他大梦成空,而且使他威信大降。

    本以为省委挪走了肖金成,这市长之位就是自己的了,可是谁也没想到王浩一个小小的秘书竟然一跃龙门。

    登上了市长之位,虽然只是代市长,但谁都知道其实和市长是一样的。只是如此下来,的确寒了宋乐斌的心。

    这是省里瞧不上自己呀,这么说来自己还不如个毛孩子。他不就是有个做司令的老岳父吗?

    宋乐斌不服,能服吗?挡人上进,怨恨能小?

    他想要上位,其实在官场上谁都想上位。你想想那种一句话就能改变别人命运的成就感,你不想要吗?

    要上位不一定就要巴结讨好,关键是让领导舒心,用着放心,巴结领导的人多了去了。

    如果你对了领导的心思,你不善交际他可能会认为你为人沉稳,有风骨。

    看来自己还是不善于运营与操作呀,看来自己还是没有摸准领导的那根心脉。苍天呀大地,宋乐斌心中感叹不已。

    我倒要看看你能怎么个闹腾法,倒要看看你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儿如何让牡丹市的经济发展上去。

    宋乐斌在心里咕嘟着,心想你来的越晚越好,我倒要看看你怎么主持市政府的工作,何以服众!

    第一天上任就这么摆谱,王浩,你真是人才!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