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367章 可疑的警车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宋乐斌的阴险可见一斑,正午12点30许,终于来到了牡丹区的入口。

    对于这个入口王浩道不陌生,自己就是在这里和宫芳分别的,还拿了人家一大包特供烟酒。

    再次看到这个入口,王浩不禁深为感叹。这就要到了,从此后自己就要在这个泥巴城里铺路建屋了。

    想起自己豪迈的在钱沐瑾与陈兵面前大拍胸脯,保证两年内打造出一个新牡丹。

    又一想两位大佬也是被逼无奈,强迫自己立下了军令状。

    也是自己被多人看做焦点,干不出成绩肯定得灰溜溜的滚蛋,干出了成绩怎么都好说。

    王浩心中不由得冒出了“逼上梁山”四个字来。

    这牡丹市,本来就是水浒中的水泊梁山了。王浩感觉自己现在绝不是晁盖、也不是呼保义宋江,那么他该是谁呢?

    牡丹市能成为牡丹之乡,绝非浪得虚名,虽然城市不大土里土气,没有一点气派。

    但却自有一股温婉雅致的气质,恰似小家碧玉的情怀,犹有一种诗书世家的深宅大院的人文气息。

    实际上,牡丹市的由来,还真是由一个优美的典故演化而来。传说中的牡丹仙子,在清朝李汝珍《镜花缘》中有现知最为详细的出场。

    一说武则天冬季想看花,颁旨让花园中的百花在一夜之间一起开放。旨意一下御花园的百花惧怕武则天的权势,果然争先开放。

    唯独牡丹不肯媚权贵,不开花,于是武媚娘一怒之下将牡丹贬谪到此地,所以如今s省hz市就成了名符其实的牡丹市。

    牡丹市虽然经济并不十分达,但牡丹显贵却是一景。近年来牡丹市一直力争打造s省js省hn省he省交界地区的文化高地。

    凭借优美的牡丹传说,不仅获得了牡丹之乡的称号,还被国人公认为武术之乡与书画之乡。

    如此一来进出牡丹的名人学士自然不少,也多为攀附高雅之士。

    车继续往前开,就看到了以宫芳为首的一群人,悠悠闲闲地站在‘hz人民欢迎您’的牌子下面。

    袁飞指着宫芳小心的对赵誉刚和王浩说。

    “赵部长、王市长,那是我们的市委书记宫芳。看样书记带着市委的干部们来迎接你们了。”

    王浩摇了摇头,看了一眼赵誉刚,赵誉刚不禁有些牙疼。

    “就这?还来迎接,就这阵势?”

    赵誉刚差点把‘一盘散沙’给说了出来,他跟王浩交换了个莫名奇妙的眼神。不想袁飞又说。

    “牡丹市的领导们从来就是这样,我们这里穷。好衣服穿不起,有也不穿,表示廉政,市委领导大多岁数偏大,也是年轻人谁来这里。

    我们这可是全省有名的贫困市,虽然不是全省第一,还好有个ly地区在垫底。市委领导们也觉得也没什么奔头了,所以才会如此。”

    王浩皱起了眉头,知道袁飞说得很委婉,于是很不给面子的说。

    “越穷越懒,越懒越穷,看这一个个像那霜打了的茄子似得,还真是懒散惯了!”

    赵誉刚长叹一声,点了点头。

    “人性本贱,低贱懒散。你懒我也懒,既然领导都懒,可见市民也是如此。要不我怎么看这一路上全是土坯房。

    我就不信出门多打打工,就不能建成砖瓦屋。人懒工作就没人干,天长日久,一个和尚担水吃,两个和尚抬水吃,三个和尚没谁吃呀!”

    袁飞长叹一口气,认真地看了看横七竖八的或蹲或坐在地上,双手紧踹在衣袖或是衣兜里的牡丹市的市委领导们。

    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看着王浩,认真的说。

    “王市长,我替俺全牡丹市的老百姓求求您。我不知道您这么年轻为什么会来我们这里干市长。

    不过我也听到赵部长说省里需要您为我们市注入一剂新鲜血液,希望你能给我们牡丹带来一线生机。

    其实我们不是太懒,人心还是诚恳的。只是民风好斗,其实最缺乏凝聚力!

    我真心希望你会把我们牡丹市,凝聚成一个核心向上的铮铮向荣的新牡丹,那样即使我死了,也会笑在九泉。”

    王浩紧握着拳头,他不喜欢袁飞的这种表达方式。总是死呀死呀的,难道牡丹市就不是党的天下,还能被恶势力一手遮天不成。

    “你死不了的,不仅是你,只要一心向上,认真交代自己问题的,戴罪立功的,党有按照你的罪行大小,行驶免于处罚、不予追究的政策。

    你给我打开警笛,冲过去。什么烂糟糟的,不像话!直接把我送到市委,喊话让他们让开。”

    “这,这,我,我。”

    袁飞结结巴巴的、面色犹豫的看着王浩。

    “怎么,你不敢?把喊话器给我!”

    袁飞真不敢,怎么说他前方吊儿郎当的或站或坐着的也是一排市委领导,还真不是他这个区治安大队、大队长可以蔑视的。

    王浩笑着接过袁飞递过来的喊话器,大牛打开了警笛。警车啸叫着,慢慢减速靠近了一干牡丹市的市委领导们身前。

    嚣张惯了的市委领导们哪见过这样的警车!在自己一干人面前不但不停车,还敢拉响警笛,拉响警笛不说,竟然还敢喊话。

    “在场的人听着,不许聚众,不许聚众。成什么样子,站没站相,吊儿郎当的成何体统。给牡丹市丢脸,给国家丢脸!”

    ‘哄’

    人群炸了。

    “这哪的车?”

    “这不牡丹区的吗?”

    “我靠,这开车的疯了?”

    “费火,你搞什么呢?弄个神经病开警车?”

    牡丹区区长,小跑着看了一眼宫芳,情不自禁的跑到怒斥着自己的宋乐斌身前,赶紧站好,紧张的解释着。

    “宋书记,我,我马上了解一下情况,马上!”

    “了解个屁,给我追,我倒要看看这个二货为何要如此嚣张,公然无视市委领导,公然诽谤辱骂国家干部。

    真是胆子不小,都上车,都上车,给我追。”

    宋乐斌一边吼着,一边嚣张的挥舞着自己的双手。却没有看到宫芳早已接着电话上了自己的车。

    宫芳的车启动离开,纪委书记马仁奎立即跟上。

    于是副市长赵帆、市委秘书长冯旭忠,就连费火也不再搭理宋乐斌,也坐到了自己的桑塔纳里吩咐司机跟上。

    如此一来一干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们跟在破烂不堪的桑塔纳警车后,还真称得上是浩浩荡荡的向市委驶去。

    这下倒好,前面警车开道。后面市委的轿车跟成一流。

    再后面王七开着赵誉刚的奥迪v6还有那辆耀眼的红色法拉利跑车与混混们的车也跟成了一条线。

    顿时牡丹市本就不宽敞的市区马路,车子成流。细细数数竟然快过半百,路上的车辆纷纷让道,惊奇的市民们驻足相看。

    “这是干什么呀?”

    “知不道,知不道干啥。”

    “真知不到?不会是中央下来检查吧?”

    “说不上呀。”

    “真说不上!”

    牡丹市的市民们还真懂得敬让,王浩看着纷纷躲避在路边停下的车辆。无奈的唉声叹气!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