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374章 我管你就职不就职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尽管各位官员的心思想法各异,但是他们看到省委组织部长和书记带头表示认可。再加上王浩怎么说也是牡丹市的一市之长。

    这样的情形之下,这样的讲话谁不捧场,谁不鼓掌的话。

    那是一定会烙印在这个新生牛犊的心上的,秋后算账自然是免不了的。

    谁也不想和自己过不去,谁也不想和自己的官帽子作对。

    人家省委组织部长下来就是力挺王浩的,大家都不是睁眼瞎,看得明白。

    一时大厅内掌声雷动,人人争先,恨不得把自己的一双肉掌拍个稀烂,希望藉此能被赵部长看到,得到重用与提拔。

    王浩怎能看不透大家的心思,心里暗自一笑,摆了摆手,等掌声落下,接着说道。

    “我要做的第三件事情便是发展经济,我要让我们牡丹市的经济真正的发展起来,我要让牡丹市的市民们过上好日子!

    让牡丹市跻身全省前五,这是个艰巨的任务,我希望得到大家的认同,和我并肩努力,大家有没有信心!”

    “哐当!”

    王浩的话声落下,就在这无言的压抑的沉默声中,就在大家感觉王浩这小子有病的时间。

    牡丹居的大门被一群刺龙画虎的社会人士推开了。这些人不管不顾的冲了进来,嚣张的叫嚷着。

    “什么他妈的乱七八糟的,老子要吃饭,就得让我们进。”

    “对,什么领导不领导的,谁规定领导可以吃饭,我们市民就不能吃了?”

    “难道领导有特权不成?”

    “我咔!这是新社会,领导是公仆,就得给我们端盘子端菜,兄弟们说是不是呀!”

    “对!是!”

    大厅内的官员们已经纷纷站起身来,或走过去来到王浩赵誉刚身前,或是排成了一排,挡在闯进来的混混们身边。

    官员们知道,无他,王浩的第一条泄露出去了,有人来叫板了。

    来的却不是李鬼的人,而是本市号称瘢唳豹的刁旭飞及他的一干手下。

    瘢唳豹刁旭飞一进门,便有手下帮忙拉过一把椅子,刁旭飞大马金刀的坐下看着他的手下们叫嚣着。

    刁旭飞稳稳的坐着,挑衅的喝着小弟递过来的茶,眼神中却充满了玩味之色。

    他就是想要看看王浩究竟是个什么三头六臂的家伙,一来就吆喝着什么打黑除恶。

    王浩认真地听着李清的讲述,瘢唳豹—刁旭飞实在是牡丹市的一大恶势力。但是相对于李鬼来说,那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李鬼财大力大,身后还有人支持,已经发展成大企业集团。瘢唳豹—刁旭飞却是实实在在的流氓地痞。

    成天不是和这个讨点债,就是和那个要点钱花。正当职业没有,至于实体企业那更是没有。

    就是在大广场上弄了个蹦豆枪打气球的小摊子,不过生意一直都很好,说来也怪了,干哪行都饿不死人。

    一来二去,去玩枪的也多是社会小青年,时间一长手下纠结了一圈小弟。于是帮人出个气,耍个横杠什么的,混的风生水起。

    也越来越有名气,在牡丹市还真成了让人不可小嘘的一个人物。刁旭飞头上长着一个大赖疮,那鼓的脓包一整就流成个大花脸。

    加上此人打起仗来心狠手辣,见什么拿什么,拿起来往死里打。时间一长就被人送了个瘢唳豹的名号。

    其实瘢唳豹绝不是个傻子,他不会傻到明着来和这么多市委领导干部们作对。这就是老话说得好,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有人发了话了,就是要来给王浩上上眼药,什么市长不市长得,管你就职不就职。你想让我们不好过,我们也要探探路不是。

    于是有人出了一千万,找到了瘢唳豹。把瘢唳豹—刁旭飞的一家老小都安顿了,就让瘢唳豹来投石问路。

    瘢唳豹头上的癞疮其实是个癌变,这家伙本就没了几年的活路。恶势力也讲威名,即使死了,也想要个恶名声。

    和王浩作对,即换来了名声,让牡丹市的大众都知道有自己这么一号人物,又可以赚来一千万安顿好家小。

    此等好事,何乐而不为!既然流芳百世与遗臭万年是同等价值,瘢唳豹—刁旭飞真豁出去了。

    王浩抬起眼皮冷冷的看着大马金刀的瘢唳豹,淡淡一笑。

    “怎么?市委工作人员在此办公,你吃饭可以,不是有雅间吗?我劝你最好是去雅间吧。

    那里对你的身份,也不是我们这些公仆能消费得起的地方。我们是人民群众的干部,廉政建设还是要注意的。

    你既然说自己是市民,是来吃饭的,那就请便吧。我们正在开会,请你不要妨碍公务。”

    王浩很低调,虽然他知道瘢唳豹是要来对自己进行挑衅,但是人家也就是进来说了几句俏皮话,有没有进行打砸抢。

    没什么事发生,这里又是酒店,还不是市委招待酒店。是公众场所,谁都可以来。你无权干涉,即使你在这里办公。

    可是你没对酒店说你包了整个酒店呀。其实这对酒店来说,不用交代也应该明白。包不包的都不能在对外营业了。

    但是这个酒店本就是李鬼的产业,瘢唳豹能闯进来,当然知道这是什么地方。道上的规矩,小哥主动避让大哥,这是不成文的规矩。

    但是还有个规矩就是,小哥成名都是靠把大哥踩在脚底下才换来的。也就是说,小哥想出名,最好砍大哥。

    大哥都敢打,名声自然而然的就响了。却想不到瘢唳豹把茶杯往桌子之上一顿。

    “哈哈哈,笑话,你们当官的都进不起雅间,我们老百姓哪进得起?你也别说些没用的,今天我们就得在这吃。

    这地方也不是你家的,我刚问过酒店服务员,人家说你们也没包场。既然这样,这里这么多桌子,你总不会不让我们老百姓吃饭吧。

    哈哈哈,市长不让百姓吃饭,那可说不过去呀,兄弟们,大家说是不是呀。”

    一伙混混们赶紧随声附和,乱糟糟的说什么的都有。

    牡丹市公安局长李清可是出了汗了,这是干什么呀。

    挑衅市长的权威,这不仅仅是向市长挑衅呀,也完全无视我的存在,无视在场所有领导的存在,无视党和人民政府呀。

    李清走上前大吼一声。

    “瘢唳豹,别给你脸不要脸,你给我带着你的人马上滚,别说我对你不客气。今天是市委为王市长就职举办的欢迎会,你这是找死!”

    没想到瘢唳豹冷冷的一笑,毫不畏惧的看着李清。

    “我管你就职不就职,我就是要吃饭。市长不让百姓吃饭,还派局长出来吓唬人,难道公安就是专门对付我们老百姓的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