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376章 惯得毛病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瘢唳豹其实和在场的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李清之间有着很深的关系,而且在s省省委也有一些关系。

    只是今天瘢唳豹做的过了,并且不可饶恕。李清一开始虚张声势,其实希望瘢唳豹能给自己一点薄面,离开这里。

    哪怕走后王浩计较起来也有点回旋的余地,所以他站出来其实是想给瘢唳豹传递个消息,识相的赶紧走,今天不能闹事。

    瘢唳豹对李清大方着呢,什么时候都大方,这些人讲交情,当然,讲交情看的也是李清身上的那身皮。

    假如李清脱了那身老虎皮,变成了普通老百姓的话。恐怕瘢唳豹不但不会再认识李清,反而还得找找李清的麻烦了。

    瘢唳豹的心黑手辣李清最清楚,瘢唳豹不但喜欢硬碰硬,其实还最喜欢玩阴的。他阴狠起来不知不觉间就能要人命。

    所以李清怕了,几个副局长也怕了。不但他们怕了,很多领导们也怕。面对瘢唳豹的嚣张,面对流氓混混们的挑衅,大家都不由自主的看向了王浩。

    其实严格说起来,打黑除恶打得还是宫芳的脸。宫芳刚来之时也吆喝着打黑除恶为民除害。

    只是后来终究没有贯彻到底,原本轰轰烈烈的打黑除恶的147声势、最后也只抓了几个小地痞,便稀里糊涂的不了了之了。

    对于王浩和自己商讨打黑一事,其实宫芳是不太赞成的。因为宫芳知道这里面的难,难到她一听说王浩真要打黑,便为他提心吊胆。

    本来听宫芳说牡丹市的打黑工作不好干,王浩还不相信,现在看瘢唳豹竟敢无视这么多的市委领导,还把刀枪亮出来了。

    王浩笑了,是的他笑了。

    俗话说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对着这么多市委领导动刀动枪,真是笑话,不仅是笑话,简直是滑稽,滑天下之大稽!

    如今看来,这个瘢唳豹就是个亡命徒。这般年岁,还是做大哥的,绝不会是没脑子的人。

    他既然敢如此嚣张,那就是心中笃定要破釜沉舟了。

    王浩微眯双眼,嘲讽的看着端坐在椅子上把玩着左轮手枪的瘢唳豹。

    秃脑袋顶着个赖皮疮的瘢唳豹,大约有不到四十多岁的年纪。个子不高,小眯缝眼,但是眼神却十分犀利。

    穿着一身高档的休闲服,白色的李宁运动鞋与深色的休闲服很不搭配,如此一来显得有些老土。

    不过此人尽管长得矮小,还有些土气,身上却隐隐的散发出一种令人畏惧的气场。这种气场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

    远离他,这不是个什么好东西。

    不能和他打交道,这不是个正儿八经的人。

    一看就是个带点匪气,并且匪气很张扬的天生的劳改犯形象。

    他身后那些小弟们,对瘢唳豹全都敬仰有加,无论是眼神和行动上都对他充满了尊敬。

    这还真让王浩笑了,其实做大哥也不容易,能做到这种程度,真是颇费了一番心思。

    看着面前险恶而宁静的现场气氛,王浩拍着手站起身来,他满脸含笑的让大家惊讶不已的走到瘢唳豹身前。

    看到王浩走进瘢唳豹身边,瘢唳豹周围的小弟们急忙靠了上来。王浩依然无视的一边鼓掌一边说道。

    “好,好,好一个狂恶之徒!”

    话声刚落,伸出右手对着瘢唳豹左右开弓‘啪、啪、啪’的连扇了十几个耳光。这下可把瘢唳豹给扇愣了。

    他怎么也想不到,看面相和个大学生似得王浩过来会打自己。他只当王浩过来是要说点什么,说不定会向自己服软也不一定。

    因为自己今天准备的太充分了,不光带了家伙,还带了枪。这些人打那一定打不过自己,也只能说好话让自己放了他们。

    只要王浩服软就行了,就算自己赢了。什么秋后算账,哪怕过后翻脸,瘢唳豹都不在乎。

    他要的就是王市长服软,只要这小子服软了,那就等于他说话像放屁。名声便毁了,市长的威严自然而然的就没了。

    相信不用五分钟,自己这段挟天子以令诸侯的佳话,一定会被传遍整个牡丹市区,自己也成了风云人物。

    可是现在呢?现在和瘢唳豹打算的,和他心中预计的相差太多。王浩不禁不怕自己的刀枪,还只身走到自己的身前打自己的脸。

    瘢唳豹的老脸通红通红的,这一半是被王浩打得,另一半是自己害羞羞得。丢人呀,丢了大人了。

    我堂堂的瘢唳豹—刁旭飞在干什么?在把脸伸出去,让人当尿布用了呀!自己千算万算,不但没出了名,没成就自己。

    反而成就了王浩,成就了王浩只身涉险,力扇社会大哥瘢唳豹脸蛋子的佳话。

    想到这的瘢唳豹眼睛睁开了,那本就小的不能再小了的眯缝眼,仿佛瞬间被扩大了好几倍。

    他手中扳机一扣,一颗子弹呼啸着带着啸音,扎进了大圆实木桌面中。不仅如此,就看桌面的弹孔之中冒出一股微弱的青烟。

    子弹彷如打着旋般的钻出了桌面‘嘭’的一声砸在大理石地面上。又被反弹回来击在了桌面背后,才消了余劲。

    又掉落回大理石地面上嚣张的蹦跶着。

    瘢唳豹身后的小弟们轮着刀就要上来剁王浩。王浩闪身躲过,此时紧跟在王浩身后早已换了一身便装的飞猫一扬手。

    一排细小肉眼几乎看不见的几十根细针随手而出。

    就听一阵‘噼里啪啦’的钢刀掉地之声后,随即便是不绝于耳的‘唉喓唉喓’声。

    流氓混混们手中的刀枪,几乎一把不剩的掉在地上。不仅如此,还都抱着自己的手腕不住的叫着。

    就连瘢唳豹也抱着早已丢下了枪的右手哀嚎不已。不知何时一只绣花针竟然穿透了自己的腕关节处的桡骨,连跟没入。

    这可是钢针刺骨、连根没入,就是想拔都拔不出来。只能好好的抱着手不敢活动,稍微一动就会钻心的痛。

    如此一来别说拿刀砍人,动都不能动,只能干受着剧痛等死了。

    王浩也不说话,转身往自己的主桌上走。走回座位上坐下后,拉过麦克风朗声说道。

    “我先前的讲话被狗打断了,那么狗不懂道理,哇哇乱叫,我们不能和狗一般见识,我只好再重复一遍!

    我们家养的狗,有了毛病也都是被我们这些主人惯出来的,没办法,现在想帮他们改很困难,困难也得改,就下大力改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