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383章 添把火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李宁春风满面的走着,脸上的笑容让任何见到他的人都不禁疑惑万分。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早就被坐立不安的刘曲东给分析的不能是再透切了。

    不久又传来李宁收拾好自己的一应物品,搬去了市长办公室的外间;还肯定地告诉自己,李宁正式成为了王浩的秘书。

    坐立不安的刘曲东,更加如蚂蚁般的转来转去。越是这样,他越感觉到一种紧迫的危机感。

    而且从市政府办公室下发的通知来看,王浩是新官上任想玩三把火这一套。那么说明天九点这个新任的市长,很快就要烧起第一把火了。

    让各个处室行局的领导九点整准时到达,来晚了的纪律处分。那就是对正处级干部的下马威,对各行局领导的一次见面立威。

    好吗,你想立威,我偏偏不让你得逞,你想烧火,我就给你把柴草抽走。

    牡丹市各行局的大小领导多半是肖金成和自己一手提拔起来的。肖金成刚走,这些人就投到了自己门下。

    没我刘曲东的话,我看谁敢来开会。我让你瞒着锅沿上炕,你不是厉害吗,你不是能空降吗,你不是上面关系牛吗?

    你关系再厉害,你再有能力,我让你没处使总行了吧。又一想,也不对,他怎么说也是省里指派的市长。

    就是要作对,也不能太出格,要不传到上面,那明睁眼漏不是我授意的也要说是我安排的。

    既然省里下了这么大的决心,把这个嫩雏放到我的眼珠子下面来恶心我。那么自己这段时间必须得小心了。

    等等再说,争取选个制高点,玩他个坐山观虎斗。

    只要自己找到了这个点,既可以看热闹不伤己,还可以没事加把火,何乐而不为。

    就是他们斗得热火朝天,自己也能保住目前常务副市长的位置。说不定他们斗得狠了,老子还可能趁机上位。

    刘曲东在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拿起了电话便拨给了王清冠。

    王清冠一早就在宣传部忙开了,昨晚一宿没睡好,翻来覆去的眼皮子跳个没完没了,睡得晚了起的就晚。

    都快十点了才来到自己的办公室,眼睛一扫桌面,就见办公桌上放着个文件袋。打开一看,首先入目的是个美女生活照。

    嗨!你还别说,这小女子长得,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你说说人家这个鼻子是怎么长的,闪着光,透着亮,仿佛一掐一包水!

    再一看,好吗,新闻系研究生毕业!还是z国高等名牌学府!

    王清冠一拍大腿,不由得高声叫了个好!正在给他冲茶的秘书吓了一跳,手一哆嗦,就被开水烫着了,于是跳着脚‘嗷嗷’直叫。

    王清冠抬起头哈哈大笑。

    “我说,你烫着手了,你蹦跶脚干嘛?真是头疼医脚,脚疼医脑袋。乱弹琴,这么年轻的女孩,能干主编?”

    “啊?什么?主编?哪的?”

    王清冠拿捏得看着自己的秘书,摇了摇头。

    秘书李长江也顾不得手疼,赶紧走过来拿起了王清冠桌上的资料看了一眼。只一眼,这小子乐了。

    什么年轻不年轻的,你这是老牛吃草有二心呀。

    “部长,我看也是,要不我先去了解下情况?”

    王清冠理了理自己的小分头,一摆手意志坚决的表态。

    “在任何时候都不能对党和人民的事业不负责任,我们需要拿出百分之百的努力,坚持以百分之千的认真态度干工作。

    招聘审核,党的主要、重要岗位,啊,绝对来不得半点马虎!我说小李子,你去给我问问这个电视台。

    你去问问那个什么马德华,问问他那个台长怎么干的。这姑娘是不错,但绝不能安排在主要的工作岗位。

    啊!是有经验吗?啊?还是有特长?啊!去吧,去问问。啊!把茶给我端过来,你也是,手烫伤没?毛躁!”

    李长江点头哈腰的领命而去,刘曲东看着自己秘书离去的背影,不禁哈哈大笑,坐在他的真皮大转椅子上晃荡着身姿,手敲着大腿哼起了《沙家滨》选段。

    “风声紧,雨意浓,天低云暗,不由人一阵阵坐立不安。

    亲人们粮缺药尽消息又断,芦荡内怎禁得浪激水淹!

    他们是革命的宝贵财产。十八个人和我们骨肉相连。

    联络员身负着千斤重担,程书记临行时托咐再三。

    我岂能遇危难一筹莫展,辜负了党对我培育多年、、、、、、”

    哼着《沙家滨》打着节拍,王清冠乐趣正浓,桌上的电话不合时宜的响了。王清冠气愤地抓起电话,随口说道。

    “哪里?什么事?”

    刘曲东听着电话中不善的口气,摇了摇头。

    “我说,老王呀,你大早上的吃枪药了,火气这么大?”

    王冠清这才意识到是刘曲东,不禁斜眼瞅了一下来电号码,还真是市政府刘曲东办公室的。

    “吃什么枪药了,我烦着呢,有事说事。”

    “哈哈哈,好呀,烦就说明你心急,心急可是吃不了热豆腐呀。我说老王,你听不听,不听我挂了。”

    刘曲东掌握着自己说话的语速语调,故意不紧不慢的逗着王清冠。别看王清冠岁数不小,五十多岁了,却是个急性子。

    其实刚才自己的秘书一离开,王清冠就急了。他那心中巴不得资料上的漂亮女孩现在就在自己办公室。

    哪怕不干什么,和自己说几句话,就是一问一答的走走形式,看看美女也养眼不是。

    正如刘曲东所猜测的,王清冠很急,急的心急火燎的。于是就借《沙家滨》这一选段想要给自己降降火气。

    火气不但没降下来,现在反倒升上去了。

    “你说什么?李宁搬进了王浩的外间?成了他的专职秘书,还兼任市政府秘书长办公室主任?

    那原办公室主任呢?他王浩说撤了就撤了?撤了安排哪去?”

    刘曲东长叹了一口气,故装生气的说。

    “我哪知道呀,谁不知道市政府办公室主任是你的人。可是一大早王浩故意找麻烦。

    也是你安排的那个于杰没眼力劲,这新官上任三把火也不知道?办公桌也不给人打擦,听说一摸一把灰。

    还给安排了个西屋,办公室内连个洗手间都没有,小休息室也没有。我刚才听说了。他撞枪口上了。

    没得救了,市长一怒,也得给个面子不是。其实呀,我觉得他还是拿于杰当炮放了!

    这又发了个通知,说什么明早所有行局主管领导必须要在早上九点整到市政府开会。”

    刘曲东牙尖嘴利的说的绘声绘色,王清冠这急脾气听得更是火冒三丈。

    “我开会,我开他奶奶。拿老子的人开刀,就是不把老子放在眼里,我知道了,我让他开,开吧,开吧!”

    王清冠说完也不打招呼,‘嘭’的一声挂了刘曲东的电话。直乐的刘曲东大手一拍自己的大班台,哈哈大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