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384章 专职部长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王浩在办公室直坐到十一点了,除了李宁来向自己汇报工作,被自己安排成秘书之后,他这个大市长竟然没活干。

    也不知道为什么,难道牡丹市的一切秩序井然,发展态势良好?我肋了个去的!

    好到没有什么政务需要处理,人民的素质,各项工作已经可以靠自觉自律的完善与进行下去?

    王浩正考虑着,李宁敲开门走了进来。

    “市长,组织部长罗运飞来访!”

    罗运飞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一米七八,一脸小麦色,看样子不太健康。其实他就是这种肤色,脸色有些偏黄而已。

    听说罗运飞来访,王浩愣了一下,赶紧离开他的宝座,快步走向了门口,一边走,一边笑脸迎向走向自己的罗部长。

    “哎呀!部长大人大驾光临,你看你也不提前和我说一声。”

    王浩笑着伸出手,罗运飞急忙也伸出手来和王浩紧紧地握着。

    “王市长,这是哪里话。你以后就是我们牡丹市的市长了,我来你这还要提前通知的话,那不见外了!”

    呜呼!这句话可是大有深意呀,在走廊内装模做样、走来走去的办公人员们心中不禁一紧,难道风向变了?

    “哈哈哈!罗部长,里面请,立面请。李宁呀,快把我带的那好茶给罗部长冲上。”

    罗运飞眉毛一皱,笑了笑。

    “那我可得好好品品,本来我是给你送茶来的。我们牡丹市的水好呀,你不知道呀,在这大楼的后面有口古井。

    大约有一千多年了,市委市政府用水都采自此井。要是夏天,那更没的说了。这后面本是个古县衙,这井原本就是县衙老爷的私人用井呀。”

    王浩用心的听着,还真看罗运飞从自己手包里掏出一小包茶来。

    “哈哈,这可是好东西呀,没多少的,匀你一点。我有个党校的老同学,在z省任省委秘书长。

    年时他来我这,给我留了一包。听说是什么黄山云雾啥的,也不知是真是假。品品看,这味道还真是喝过才知道呀!”

    对于罗运飞言语之间的示好,主动拉近了和自己之间的距离。王浩心中和明镜般的透亮。

    罗运飞想开了,斗什么斗,凭什么和人家斗?昨天牡丹居里王浩的强势,他是亲眼目睹了。

    这位小爷不禁敢于和牡丹市的黑道老大直接叫板,身后还有赵誉刚与省军区坚挺的支持。

    这种态势,严肃的叫嚣了牡丹市的公检法系统。罗运飞有些的纠结,刘玉峰的侧面出手,看似说来牡丹执行任务,与王浩正好碰上。

    其实谁都能看出来,刘玉峰的到来大有深意。听说走时不光留下了一些部队校官,好像还交代了些什么事。

    当然这只是听说而已,具体留没留罗运飞就不得而知了。但是军区支持王浩,那是不争的事实。

    如此看来牡丹市必将迎来满城风雨呀,恐怕作为政法委书记的王林凯,与市局局长李清的前途未卜呀。

    再一想一向和宋乐斌走得很近的杜成林,已经当众表示,紧随王浩的步伐,指哪打哪,恐怕现在宋乐斌也只好抱着被子偷着哭吧。

    端起李宁给自己充好的茶,罗运飞便乐了。他乐了,心花怒放。好茶不用品便知道什么味道。

    就是没喝过,也听说过,更何况这杯中的茶和自己袋中的茶其实如同一则。那就是说这两种茶来自同一个地方,出自同一处。

    是巧遇吗?还是这茶真的多到已经普及,成了大众化了?

    喝了一口,品过了一会,罗运飞才缓缓的抬头说道。

    “王市长呀,你是市委领导,也是我的领导。我的职责是什么我知道,但是牡丹市看似简单,其实头绪纷多呀!”

    罗运飞说完笑了笑,然后以一种开玩笑的口吻说道。

    “知道吗?我长久以来都被称为肖金成的专职部长。这说来还真是可笑呀,只是你以后便会知道了!”

    王浩也陪笑着,他现在算是听明白了罗运飞的意思了。

    “罗部长,你开玩笑了,我们是党的领导干部,是对整个牡丹市人民负责的领导,什么专职部长,这一点我非常清楚。”

    两人四目以对,哈哈大笑。罗运飞挥了挥手。

    “好了,既然王市长心中明白,那我就先回去了。”

    王浩赶紧礼送罗运飞出门,倒是没有留罗部长吃饭。两人都心知肚明,王浩初来咋到,和自己单独吃饭,对两人的影响都不好。

    坐到车里的罗运飞,手中拿着王浩给自己的两盒烟,翻来覆去的看了半天。其实他后背上的衣服,已经隐隐有些湿呼呼的了。

    无端的压抑,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他现在总算有些想明白了。

    为什么王浩会空降到牡丹市。为什么上面会派王浩来当这个市长!

    王浩除了有一种天不怕地不怕的强悍以外,这个人似乎拥有极其精细的御下之道。

    还有着与他年龄很不相符敏锐的观察力与洞察力。你的想法,他轻易地就能看出来,你想说什么,他无端的就帮你说了出来。

    不但能随时给人以台阶,还能恰到好处的让人对他表示认同。

    罗运飞清醒了,这两盒烟,与自己在王浩办公室内品的茶,都大有深意。特供罗运飞见过,但是眼前自己手中的特供,绝不是过年时他党校老同学给他抽的那根特供。

    无论是烟嘴序号,还是外包装的上方的喷码都不一样。他的瞳孔瞬间就缩小了,非常精确的锁定在那小小的烟嘴序号上。

    “喂!老同学,你说什么?好的,好的。这是真的?难道一盒烟,还能有这么大的深意?”

    听筒里传来z省省委秘书长那急切的声音。

    “我说你拆开了?你快说话呀,你到底拆没拆开?没拆开你怎么知道序号?我说,你千万别拆呀,你给我留着,我马上派人去你那取,马上就到呀,你千万给我留着!”

    罗运飞晃了晃身子,坐正了认真的说。

    “还没拆呢,我这不嘴里叼了一颗没舍得抽。你是说这真是那几个人才能抽的上的烟?”

    “你呀你,我怎么和你说呀,你就是在那个小地方呆傻了。我告诉你说,我今年上位,可全指望你手里的那两盒烟了。

    我马上就派人去取,你千万给我收好了,可别毁了我的前程呀!老同学,你的新主子绝不简单呀,你走运了!”

    春去春又来,花开花又落。

    难道我罗运飞真的找到了主子不成?主子的两盒烟,就能让身为省委秘书长的老同学顺利上位?

    罗运飞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这个问题,直让他痛苦煎熬的想了一个中午,他就那么坐在自己的车中,连午饭都忘记了去吃。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