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391章 第一次常委会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仇凡起连忙摆手,紧张的说。

    “没有没有,不过我倒有个好建议。既然你没地方去,可以住在我们市政府宾馆呀。

    你是我们牡丹市的贵人,还是投资商。我给你开个高级套间,至于吃饭,可以直接点菜,市宾馆的饭菜可是我们全牡丹但最好的呀!”

    于是一时好长一段时间之内,市宾馆之中就能见到一位靓丽的绝色美女。这个美女早上走晚上来,开豪车,住好房。

    倒是谁也不敢怎么和她说话,听说曾经有个不开眼的小伙子想上前去搭讪,竟被这个绝色美眉一脚给踢出去二十多米。

    下午两点多,牡丹市市委召开了一次常委会议,也不是正式的,其实就是一次内部的见面欢迎会。

    会议上,王浩正式与牡丹市市委的全体常委,也就是牡丹市的全体高层见了个面。

    市委书记宫芳,副书记宋乐斌,市委组织部长罗运飞,常务副市长刘曲东。以上四人王浩算是印象深刻。

    其他人虽然不太熟悉,但现在对比自己手中每个人的简历,王浩早就做到了心中有数。

    端详着市委副书记宋乐斌,圆脸双下巴,细长眼,看是一副无精打彩的样子,其实精明的和个猴似的。

    似乎对王浩大有意见,和王浩正式在会议上认识时,只是微一点头,表示欢迎,竟没了下文。

    给人的感觉好像他比王浩的官还大似的。

    纪委书记马仁奎却是非常热情,廋干干的。典型的冷面严肃的干干老头代表。给人的第一印象就像个中学数学老师。

    马仁奎冲王浩热情的点点头,语气缓慢非常高兴地说道。

    “王浩同志可真是年轻,来到我们美丽的牡丹市,正好可以大展手脚呀。不过我们牡丹市的情况特殊呀,你肩上的担子可是不轻呀。”

    马仁奎话里有话,王浩自然听得出来,意思就是牡丹市的水深,各方势力错综复杂情况特殊吗。

    无怪乎恶势力横行,人民生活贫苦不堪,牡丹市过于贫穷而已。王浩认真地点头,随即呵呵笑了笑。

    “马书记是我见过的最朴素和蔼的纪委书记,让人一见之下就心惊胆寒呀。”

    “哈哈哈,心惊胆寒,只要别伸手,伸手我就抓。别以为到了春天了,蛇和老鼠就想爬出来。”

    马仁奎这句话接的可是有些春寒俏峭的滋味,不禁让在坐众多常委们动了动身子。

    一听马仁奎这么说,宣传部部长王清冠随即咳了咳。

    按道理来说,王冠清真不该现在就出头。他也就是位宣传部的部长而已。但是看原本和自己一路的组织部长罗运飞不说话,这厮便忍不住了。

    “蛇鼠出洞,那是自然现象。凡力不可阻止,难道你想改变自然不成?”

    马仁奎很生气的摇了摇头,冷哼一声。

    “天作虐不可恕,人做虐不可活!与国家律法作对,就是天王老子,我马仁奎也要捏一捏!”

    马仁奎是纪委书记,为人本就严肃认真,说的话又义正言辞,王清冠一时不好反驳,只能闷坐着不再接话。

    王浩便有些疑惑,看来两方之间的过节还是很大的?他注意到了王冠清那一脸怒容和即将暴走的细节,就心中一动。

    积累,那是准备更大的爆发呀!

    没想到接下来组织部长罗运飞说出的话,更令大家震惊。

    “我昨天去了王市长办公室,王市长的发展思路相当清晰,理念非常明确。我想还是请我们的市长谈谈我们牡丹市以后的发展方向吧!”

    王浩当然要谈,也会向在座的大伙阐述一下自己的一些想法。但是罗运飞开口便说出和他已经有过接触的事,还是别有深意呀。

    如此一来会议室内便是一段短暂的安静,每个人都在想,尤其是副书记宋乐斌与宣传部长王清冠。

    照目前的态势发展下去,细细数数,哪怕两个人联手,在以后的常委会议上也是必输之势。

    赵誉刚一来,罗运飞的立马转向,还真是让两人大为被动。

    两个人还没想好以后该怎么办,一个声音又是当头一棒。

    这个声音不大,但却中气十足。话一出口,立刻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所有人的目光之中,尤其以宋乐斌与王清冠最为不解。

    可是说话的此人好像并不在乎他们犀利不解的目光。只是喝了口水,摆出了一副很认真的样子说。

    “我对王浩同志来我们牡丹市工作表示热烈的欢迎!而且我还要认真的对王浩同志道歉!

    王浩同志是一个负责任地好同志,也是一个值得我们牡丹市民们信赖与爱戴的好同志。”

    说到这里王林凯淡淡的咳嗽了一声,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反而抬头认真地看了在座的大伙一眼,继续说。

    没想到王林凯的这声咳嗽,竟成了他与宋乐斌之间的分崩信号。其实有不少人在讲话之前爱咳嗽,仿佛要引起别人的注意一样。

    其实不然,那多是咽炎的症状表现,也许只是一个平常的习惯。

    还有不少人,官当的久了,说话前就喜欢咳嗽几声、清清嗓子,这才是为了引人注意。似乎他不清嗓子,那就显示不出他的重要存在一样。

    “但是,我要道歉的就是。目前我们牡丹市无论是社会环境还是社会治安,尤其是刑事犯罪都让人毛骨悚然呀!”

    王林凯一说这话,大家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于是都没有表态,严肃的听着,只有宋乐斌轻轻敲了敲桌子。

    “王书记,今天是个简单的认识见面程序,不是工作会议,你在说什么呢?啊!以后说,以后说。”

    没想到一贯听话的王林凯却摇了摇头。口气认真的,严肃的回应着宋乐斌。

    “我知道这是个什么会,但是现在的情形严峻,形势不容乐观。

    王浩身为我们牡丹市的市长,不仅是他,就连赵誉刚部长来我们牡丹市都被敲诈,都在路上没劫被打。

    我不知道大家怎么看,我想要不是有个狭义的女子出手搭救的话,事情早就闹大了!

    你们想想吧,赵部长回省委会怎么说?省里又怎么看我们牡丹市?难道我们这里还真有土匪窝子,好汉山寨不成?”

    宋乐斌顿时脸色一寒,这事他怎么就疏忽了,是呀王浩被打一顿没什么,能有什么呀,打死你倒好。

    可是省委组织部的部长赵誉刚也被打了呀,这可是不争的事实,自己要是再加阻拦,那传到上面的耳朵里,恐怕,呵呵。

    “哎呀!这个事情其实我早就想过了,关于赵部长和王浩同志在路上的遭遇,其实我是想和宫书记商量一下,准备向省委作出解释。宫书记,你看呢?这事?”

    王浩看了一眼宫芳,这个宋乐斌还真有一套,强势的见风使舵不说,关键时刻还懂得找避风港。可谓人老成精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