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394章 匝出四两油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没想到四人不但不怯,反而看向王浩的目光更胜。王浩无奈的摇了摇头,收回自己的目光,看向李鬼。

    “哎呀!李总呀,你可真是财大气粗呀!我们历来对于企业家都是主张相互帮助与扶持的。

    只是你也不能一味的要帮助不是,多少也应该有些贡献吗。像今天就很好,这车我代市里收了。

    也对你的诚信和诚心表示感谢,只是李总啊!我可是听说,你承包的收费站有好几处呀,现在算算有八九年了吧?

    小站能收到几个钱呀,还得给区里财政上缴。你又是人力又是物力的,开支也不小吧。”

    李鬼一听,好吗,你还知道帮我说句人话,看来还是出点血管用呀,这才给了你点甜头,你就知足了,得了,爷也给你个面子。

    李鬼冲王浩一抱拳,仿佛有些委屈地说。

    “王市长呀!您真是大人大官,看的深看得远!想我李鬼这么多年的辛苦,总算有人理解我呀。

    这么多的领导都在,通你这句话,今晚我请了!我李鬼就再豪爽一把,也不能让你们说我赚了钱,小气不是。”

    “哈哈哈,好!冯秘书长,你可得记下了,为我证明呀。”

    王浩哈哈大笑的对市委秘书长冯旭忠说着。冯旭忠赶紧点头,说道。

    “市长放心,李总还是很豪迈的,他可不会赖一顿饭。”

    李鬼立刻陪笑着点头!疑惑的看着王浩。

    “王市长,小看我了不是,你问问身后的领导们,我李鬼可是那般的小气人?”

    “嗯!这样好呀,这样就好,喝水不忘打井人,你这样的人我愿意交!

    只是李总呀,你看你车也给了,我们心里高兴是高兴,但是这车耗油呀,比起我们的夏利和面包来说,那是相当费油的。

    你看我们牡丹市的路况也不好,我上任正打算好好地规划一下,这修路是首先考虑的问题呀。”

    王浩话音落下,李鬼不禁偷看了王浩一眼,见王浩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心中恨的牙都痒痒,却又不能表露出一点不快。

    我靠你丫的,吃人不吐骨头呀,给你车了,还不满足,这是想要油钱呀,你们这么多的车,我管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呀。

    再一看自己送来的那些崭新的桑塔纳三千,李鬼都快哭了。这都是血呀,这是要喝自己的血呀。

    他怎么看都觉得这十五辆车,就像张着十五张大嘴的喝血怪兽,都在等着喝自己身上的那点血。

    王浩见李鬼光顾傻傻的看着新车,心中只想笑。却又不能笑,强忍着轻轻咳嗽了一声。

    这一声咳,对于李鬼来说不亚如一个惊天霹雳。他暗叹一声,思索着。

    如此年纪,对于我的不表态竟然一丝不动。既不生气,也不流露出任何不快。好一个沉稳的风度,好气量呀。

    李鬼心中暗暗赞叹,一般人受到他这样的冷落,都不可能不有所表示。更可况王浩还是一市之长,还当着这么多市委领导的面,耐心的等着自己回话。

    “罢了、罢了王市长呀!我李鬼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这些车辆用油,直接去我的加油站加。

    用、用多少,加、加多少!也算我为市里做贡献了!”

    李鬼几乎是咬着牙,心疼的说出了这般话。话一出口,就见王浩身后的一干市委领导们长嘘一口气。

    用多少加多少,这车一天跑多远谁知道。都是市委领导,谁不忙,谁没事,你以为上下班用油那么简单?

    话出口,李鬼倒是轻松了,不就点油吗,多大个事。我李鬼赚得多了,能出去就能回来。

    舍不得孩子,套不得狼!不过李鬼随即又想,王浩不动声色,没什么表示。也不能说他度量大,从逼迫自己捐油就能看出来,这小子阴着呢。

    再说这小子既然算小账,未必就有真本事。牡丹市一班人,不但互相拆台还相互背后下阴手。

    自己也算买通了不少人,真不怕这个王浩会对自己怎么样。再加上自己和省里走的近,就是最上头有人支撑自己。

    再说在牡丹市,他手中掌握着牡丹市的半数经济命脉。不仅仅和市里的利益一致,也和某些人自身的利益一致。

    如此一滩深浅不一的烂泥浑水,我李鬼什么也不怕,就是你王浩再有手腕,也很难把我李鬼怎么样,更何况我身后的人,早就有了详细的计划来应对你。

    王浩哈哈大笑,又拍了拍李鬼的肩膀,这就不能不让在场的一干市委领导们震惊。

    李鬼是谁呀,那就是牡丹市暗地的老大,轮声望那不在任何人之下。谁敢拍他的肩膀把他当小弟般的看待。

    “好,李总,真是个豪爽之人,不但出手大方,脾气也与我投缘,这是真正地民营企业家呀!

    这样的作为,这样的行径,就该得到表彰与奖励。深明大义呀,你这可是起的是模范带头作用呀!

    这样吧,市政府就举办一次民营企业家表彰大会,刘市长,你说呢,我们就是要表彰这样为国为民的企业家吗!”

    刘曲东暗暗感叹,表彰李鬼他没说的,赶紧表示同意,一干市委领导们也纷纷表示认可。

    没想到王浩话锋一转,正色地说。

    “大家也许不知道吧,前番我刚来之时,受李总的邀请和赵部长、宫书记一起去李总家拜访之时,李总可是深明大义呀!”

    李鬼一听王浩提起这事,不禁心中乐了。

    “王市长,哪的话,应该的,应该的。您和领导亲自去衲宅做客,李鬼三生荣幸呀,也是我祖上有光。

    赵部长身为一省大员,在古时也是朝中大员,您也是一市之长,宫书记自不必说,那可是我们牡丹市高高在上的一枝花呀!

    不要说我深感荣幸,就怕我那祖坟里的老祖宗们都会在睡梦中笑醒呀!”

    王浩赶紧摆摆手,可不能让这个李鬼继续说下去了,再说指不定他家的老祖宗们都能从坟里爬出来,那岂不天下大乱!

    “哈哈哈,言重了,李总言重了!只是李总一颗忧国忧民的心,让我很是感动。你看我们牡丹市嗷嗷待哺。

    万事都需要从新规划,从新开创呀。这个城市已经与时代脱节脱轨了。已经不适应现代化的民众生活要求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