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399章 玉女吹箫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他为了我,竟然要得罪所有的常委。他还没站稳脚呀,他正是初来咋到之时,我绝不可以这样让他为难,绝不可以。

    忍一忍吧,为了他,我必须忍一忍。

    “哈哈,王市长的建议很不错,不过据我查资料说。这烟的确不是好东西,但却是个行为习惯。

    一时禁烟,还真不好禁。大家都抽了这么久的烟了,我还知道烟传说有点提神醒脑的作用,特别是在动脑思考,与身心疲惫之时。

    有时候吸支烟,也能起到一定的缓解作用。我看,大家喜欢抽,就克制一下,尽量少抽吧,至于会议禁烟,能做到就做吧,不必刻意强求。”

    没想到宫芳的话说完,宋乐斌到是第一个把烟给掐灭了。大手一挥,清了清嗓子。

    “宫书记,对不起了,你跟着我们受苦了。我知道你讨厌这味道,还是忍不住呀。这么多年了,我也该和你道个歉。

    整个会议室中,就你一位女同志,我们大家还偏偏不体谅你。王浩都能带头戒,我看我们也不抽了吧。

    其实我老婆早就不让我抽了,抽的成天咳嗽不说,难受呀。哎!不说题外话,我们回归正题!

    大家说会议禁烟怎么样,举手表决吧!哈哈哈,还都知道不好呀,全体通过,看来都想脱贫致富。

    为官一任,造福一方。我们自己都起不到带头的表率作用,还谈什么呢?王浩说的好呀,戒烟是个考验,也是给我们自己一个信心。

    对于修路的事,我也赞同,不过我还是那句话,王市长既然你说出、你有办法凑到资金,那我们全体市委干部们就陪你大干一番!

    希望你能带领我们牡丹市走出困境!走向辉煌!省里既然安排你下来,就不会是草率的,那一定是慎重的。

    大家有什么都说说吧,可不许走题呀。我都饿了,哎!李鬼可能还在外面等我们出去,请我们吃饭呢。

    他的饭可不能不吃呀,吃也就吃了。合作共赢,也是我们全体的一个态度,要合作就真诚吗,可不能寒了民营企业家的心呀!”

    宋乐斌再次表态,话声落地,罗运飞就接话说。

    “我同意,只等王市长安排我负责哪一段,我一定保质保量完成任务,绝不拖市里的后腿。”

    马仁奎点了点头。

    “百年大计,教育修路。我没意见,至于钱款,实在不行大家再想办法,也不能让王市长自己承担。”

    常务副市长刘曲东见宋乐斌和罗运飞都表态了,这事要真能成,那就是一个大功劳。自己是常务副市长,还说什么?

    “我也同意,回头和王市长好好商量一下,不过市里现在真没钱。我是没办法,要真出了什么事,我相信,大家的责任都不小。”

    他可不说让王浩负责,让大家负责,就能把责任推给王浩,反正风险你来担,功劳是大家的,何乐而不为。

    政法委书记也随即表态。

    “我全力配合,并且适当的做出司法安排,至于安全方面,大家不用担心,这是好事,我赞同。”

    说得如此直白,就没好意思说我只管安全,这是我的份内的职责,至于钱,我没办法。

    随后牡丹区区长费火、统战部部长张东坤、秘书长冯旭忠、警备区司令杜成林都纷纷表态,以示赞同。

    警备区司令还表示可以安排部队协助大家搞建设,作为军民共建的美好事情,大力宣扬。

    玉箫阁!

    一座五层小楼,整个建筑古朴古色。在屋顶上方是一个玉女吹箫的绝美雕像,倒真有点神女的架势。

    牡丹河与玉箫阁紧紧相邻,与我们平常天天见到的高楼大厦相比,玉箫阁的设计就显得匠心独特了。

    人工建造的玉箫阁完全是精工手打,琉璃飞瓦,惊异绝伦,飞檐镇兽,一字罗列,端的是壮观、气势非凡。

    旁边石桥流水,亭榭山峦。

    不大的小山,树木成林,遥遥望去,到是一处绝胜的桃源境地。

    天然依就山势,更加存托出玉箫阁的灵秀之美。山不算高,正好半遮半掩恰到好处的形成一种朦胧之感。

    王浩不禁暗暗一愣,这般设计其实正和天相五行之术。建造此楼的人是一个非常有修为的高人。

    这人能依托山峦水势,加上与周围环境的巧妙搭配。不光道行高深,恐怕还具有相当的设计天赋。

    几十辆车驶进玉箫阁却没有停下,而是蜿蜒随山势而上继续前行。

    王浩正疑惑间,自己的电话响了,一看是宫芳的,也就接了。

    “宫书记!什么事?”

    “怎么?没事不能打电话吗?”

    “哈哈,那倒不是,宫书记误会了!”

    “好吧,我和你说,这里往上才是玉箫阁的腹心地带。来此的多是一些高官权贵,每年牡丹市的牡丹盛会,这里便是他们的聚集之处。”

    王浩收起电话,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这里北上进京也不过三个多小时车程,如此看来也许还真能有吸引一些显贵的妙处。

    想那一方巨贾之士,或是有些身份的高人稀客。确实很适合来此干点什么,这么远的距离,既没人认识,又可以来去自如。

    这样一看,王浩哈哈大笑。他早就觉得李鬼不会是个寻常的莽夫出身。此人看相貌就不寻常,一脸官相不说,其实还深谙心理学。

    建造玉箫阁这么大的手笔,绝非偶然,一定是是经过千百般精明的算计之后,才力主打造的精心杰作。

    只不过这么看来,玉箫阁的落成如果完全出自李鬼的手笔,那绝不可能。单单从李鬼对自己手下的束缚与管教来看,他不会有这么深的算计。

    可是如此一来,难道李鬼仅仅是他人明面上安排出来的一位‘总管’?那么他的幕后老板究竟是谁,想来也绝不是等闲之辈。

    感觉车行驶了三四分钟,似乎是绕着玉箫阁来到了玉箫阁的后身,方才停下。王浩下车后不仅点了点头,还真如他所料,这里正是玉箫阁的后身。

    刚站定不久,身后的一排汽车便依次停稳,一干市委领导们纷纷下车。就见前车的李鬼与依胜雪大步的走了过来。

    依胜雪面似沉霜,不苟言笑。一举一动都像极了梦中的仙子。尤其是在这月朗星稀的夜晚款款袅袅的不觉更胜嫦娥几许!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