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404章 厉鬼之因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王浩有些后悔的紧抱着依胜雪,默默的看着怀中脸红得像桃花,娇艳欲滴的美人儿。

    此时的依胜雪,就像个可爱的小麋鹿般,温顺的依偎在王浩怀中,两人默默不语,好像都在等待着对方先开口。

    良久、良久,好像十几分钟过去了的样子。依胜雪愤怒的站了起来,对着惊愕的王浩狠狠地踩了一脚,竟然转身独自而去。

    王浩大叫一声,傻愣愣的咬着牙,哀嚎着,不住的喊痛。

    “王浩,你送我回去!”

    王浩呲牙咧嘴的喊着疼,却不想闻声一看,宫芳不知何时已经醒了。不由暗叹一声好险。

    自己这一阵子捣鼓下来,要是被这小妮子看见就麻烦了。他作势擦了一把头上的冷汗,低声说。

    “这个,要不,今晚就住这吧,他们好多人都留在这里了。走不动了,喝的太大了,那谁直接吹了一瓶好汉醇!”

    宫芳杏眼微皱,转而愤怒的瞪了一眼王浩,生气的说。

    “你送不送,不送我叫司机。难道你还想着和她进房间不成?你太让我失望了!”

    宫芳说完,抓起她的小坤包,一转身就往门外跑去。王浩大惊,我那个奶奶呀,这妮子没睡?

    奔身就追,赶到包间口,一下把宫芳拖了过来,也的确是喝得有些多了,两人都是摇晃着站不太稳,于是便抱在了一起。

    宫芳趴在王浩的肩膀上捶打着王浩的后背,幽怨的说。

    “你怎么能这样,你,放开我,我鄙视你,放开我。现在我郑重的警告你,从此以后,你当你的市长,我做我的书记,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王浩神经大条的摇了摇头,他不知道现在该怎么说,说什么。心想,我和你有什么关系呀,本来就没关系呀。

    郁闷!

    但是想归想,却不能这么说,女人的心思你不懂,更不能乱猜,何况还是在有些醉酒的情形之下。

    由她去吧!

    “走,我送你回家,都1点了,好吗?”

    王浩说的很轻,声音柔柔地,磁性十足。宫芳不禁颤了一下身子,一把推开了抱着自己的王浩。

    “不用了,王大市长,我的司机应该在外面吧,我自己能走,谢谢你的好意,再见!”

    说完也不再看王浩,随即而去。

    王浩摇了摇头,他有些累了,脑袋晕晕的,也不想去再追了。心想,你爱干什么干什么,神经病。

    你就是看见了,也不知道我干了什么,我也就是抱了抱一个美眉而已。难道我背对着你,你眼睛还带透视的不成?

    王浩也随之下了楼,飞猫一看王浩从楼上下来了。赶紧迎了上去,两人说了几句话便回到牡丹河畔的家中呼呼大睡。

    话说李鬼离开包间后,其实并不是去休息去了,而是急忙忙的奔向五楼的一处暗阁中。

    不想里面却是一排排整整齐齐的监视器,从监视器里轻轻楚楚的可以看到玉箫阁各个房间之内的任何情况。

    还好,李鬼此人疑心较重,从不轻易相信任何人。所以整个机房之内除了他以外,倒是空无一人。

    监控设置也是全自动的,他点了几下键盘。四处查看了一番,倒是没有什么情况。大多数的领导们吃饱后,并没有留在玉箫阁。

    也没有四处闲逛,而是乘车回去了。只有王清冠和宋乐斌大醉着被自己的服务员抬进了房间,不省人事的呼呼大睡。

    他正摇头叹息之际,随之点开了刚才包间的监控画面。这下倒是看得李鬼全身热血沸腾,紧张不已。

    王浩!

    好大的胆子!

    谁都敢动!

    话说李鬼今年三十七了,一直单身。他以前是电机集团的一名小干事。以前牡丹市电机厂很是红火,只是慢慢地改制后,他便下岗了。

    下岗后的李鬼脑子活泛,加上自己颇有些狐朋狗友。还是九十年代初期,李鬼凭借自己精明的头脑成立了鹞鹰公司。

    他三凑两凑凭借其原来在电机公司的老关系,找到当时农行的信贷主任,下了血本,贷了六十万块钱。

    当时正是各地建筑市场火热的大好时期。这小子舍得花钱,为人大方,做起了建材生意,狠狠地赚到了第一桶金。

    与此之后,李鬼开始慢慢的涉足股票和期货。这人胆大,看准了就敢下手,股票期货又让他大赚了一笔。

    于是买房买地,扩大自己的公司,由原来的鹞鹰公司,一撅而就,成为了声震牡丹的鹞鹰集团。

    集团也从此走进了地产业。其实李鬼涉足地产行业,也是因为一个说不出口的原因,实属逼不得已。

    当时他入军股市,看是表面风光,狠赚了一笔。其实后来便被慢慢地套牢了,加上他前期的盈利已经还给了银行。

    又大面积的买房买地,所以手头实际上不但没钱了,反而很拮据。

    正当他左右为难之际,前几年他买的房子和地却翻着翻的往上涨。原来仅仅几万块钱一亩的土地,几年下来一转眼就是十几倍甚至百倍的往上翻。

    而最重要的就是当时他买的牡丹河沿岸的一片堆放建材的荒地。随着牡丹市经济的发展,牡丹市的市政规划也做出了大幅的调整。

    当时的牡丹河荒地,摇身一变划为了牡丹市区,由市郊划归了市区,那土地的价格再次翻番。

    可是当李鬼前去自己的荒地上搞实际测量,准备把地卖出去之时。他竟被当地的村民们团团围住了。

    也是因为当时李鬼买地,只和村里写了个协议。并无实际手续什么的,手中也就握了张大队的收款收据。

    李鬼是干什么?他机灵的妥协脱身,随后便调集人马对村民们大举进攻。那不听话的,闹得凶的据说不单单是断腿断脚。

    其实后来听说有七八个村民都是一直瘫痪在家,这一番下来,村民们集体失声了,因为他们都受到了威胁。

    自己解决不了,他们开始集体上诉法院,要求法院帮忙解决。这样一时间矛盾更胜。

    法院还是偏袒群众一面,居然判了个李鬼属于租赁使用。这下真惹恼了李鬼,这小子三找八找和市委的宋乐斌勾搭上了。

    于是上诉中院,没想到村里有人在市里上班。找到了当时的市长肖金成,这样反而成了拉锯战。

    ( )